第85章 鬼子母/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要不说就算了,我也不强人所难,”我接着说道:“逢缠丝为缝,丝通死,意思就是,孩子一死,会缠上你,到时候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咪咪姐嘴唇有点颤,刚要说话,忽然外面来了一个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挺壮实挺威严,一进来,直接忽视了我和陆茴,虎虎生风的就奔着咪咪姐过去了:“咪咪,你还真在这,让我这一阵好找,”

不用说,这就是跟咪咪姐搞瞎扒的老王了,

咪咪姐一见这个人,顿时就慌了,拖着笨拙的身体还想躲起来,可是被老王一把搂住了:“咪咪,你知不知道这么长时间看不到你,我有多想你……”

说到这里,老王反应过来了,惊喜的望着咪咪姐:“咱们的宝宝不是没了吗,怎么……还有一个,”

老王显然跟我最初的猜测想到一起去了,还以为咪咪姐是双胞胎,留下了一个,

咪咪姐连连摆手,狼狈的说道:“不是……这不是孩子……”

“怎么不是孩子,”老王跟马景涛一样搂住咪咪姐,深情款款的狂吼了起来:“你为什么瞒着我,难道你怕那个老女人还会伤害剩下的这一个,你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上次的事情再发生,你们娘俩就是我的命,”

我估计这个老王是从小看琼瑶剧长大的,学男主角学的真像,就在心里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琼瑶王,

咪咪姐一咬牙,才说道:“你听我说,我这一阵躲着你,就是不想让你知道我肚子的事,这里面不是孩子,是个鬼胎,我要把它弄掉,”

琼瑶王一愣,摸了摸咪咪姐的头,确定她没发烧,就说道:“咪咪,你是因为受到失去上一个孩子的打击,才会产生幻觉的,这是你精神压力太大了……”

可咪咪姐哪里能听劝,坚持要留在这里让我帮她渡过难关,琼瑶王一听,立刻把满腔怒气撒在了我身上:“就是你这个神棍骗了我老婆,她刚刚失去一个孩子,你怎么忍心让她连剩下的一个也失去,你还有没有人性,”

我叹了口气,正所谓天苍苍,野茫茫,怕死我就不姓王,这在琼瑶王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那琼瑶王看我叹气,还以为我心有羞愧,扬起手撒了一地的红票:“你不就是想骗钱吗,我给你钱,我警告你们,再也不要出现在我老婆的面前,”

你娘,你脑子是不是被狗啃了,你们俩都是自己闯进老子面前搞事情的啊,

陆茴冷笑一声:“你老婆,不好意思啊王医生,哪个老婆,是婚外的非法老婆,还是婚内的合法老婆,”

琼瑶王这一阵子肯定没少被这个丑闻所苦,一听这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拉着咪咪姐就走了,嘴里还念叨着:“别让我再看见你们这两个骗子,”

“简单,”陆茴扬声说道:“你们不来就行了,谁来谁是王八蛋,”

说着转头跟我说:“他这个王八蛋是当定了……李千树,你怎么那么没出息,王八蛋的钱你也捡,”

我早把满地的钱收起来了,数了数有一千多,够吃多少板面了:“咱们县啥时候修了鬼子母神宫啊,”

陆茴一听,倒是来了兴致,拉着我把我塞到了路虎上:“我带你去看看,”

这鬼子母神是佛教中护法二十诸天之一,也叫欢喜母或爱子母,不但护持佛法,也成为妇女、儿童的保护神,关于她的传闻也非常出名,

传说古代王舍城有佛出世,举行庆贺会,五百人在赴会途中遇一怀孕女子,女子随行,不料中途流产,而五百人皆舍她而去,女子发下毒誓,来生要投生王舍城,食尽城中小儿,

后来她果然应誓,投生王舍城后生下五百儿女,日日捕捉城中小儿食之,佛祖听说后,趁她外出,将她她其中一名儿女藏了起来,

鬼子母回来后找不到孩子,哀声痛哭,最后只好求助佛祖,佛祖劝她将心比心,果然劝化鬼子母,令其顿悟前非,成为护法诸天之一,是个关于母爱的故事,所以民间都是拿着她当做送子娘娘,

陆茴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其实这一阵子,好些年轻人也都去鬼子母神宫许愿,因为鬼子母神也会保佑姻缘,”

这就有点牵强了,难道就因为人家是管孩子的,顺带连父母咋交往也管,拜也该去姻缘庙拜月老,?烦鬼子母神干啥,

而到了鬼子母神宫前面,果然比起求子的,还是求姻缘的更多,全是年轻男女,两个人的小指头缠着红线在里面卿卿我我,

我们一下车,也来了个小孩儿,可怜巴巴的眨着眼睛:“叔叔阿姨这么般配,是来求姻缘的吧,买个红线,千里姻缘一线牵,”

我也真是服了气了,小指头缠红线那不是冥婚礼吗,这帮人也真够人云亦云,也不知道打哪传来就跟着跟风,

陆茴一听小孩儿夸我们般配倒是挺高兴的,还真买了要跟我缠上,说入乡随俗,

我说姑父和外甥女没啥好缠的,被打了一顿,还是缠上了,

你娘,我特别想问问芜菁,我是造什么孽了摊上你这个外甥女,

鬼子母神的形象是个中年妇女,一脸慈祥的坐在大殿上,身边围绕了九个小孩儿,也有个名字叫九子鬼母,九就是多的意思,

供桌上满是玩具和零食,而神像后面,放了数不清的坛子,

上面还有红纸,写着姓名和生卒年月……不跟郭洋养的那些死人差不多嘛,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里供奉着夭折的小孩,难怪能过来求子,

这个意思,就是防止早夭或者流产的孩子元神不稳,找不到轮回的路,才把它们寄存在这里,在鬼子母神的庇护下吃香火,一旦有人在这求子,那这些婴灵就可以选择喜欢的作为下一世的父母,说白了跟上孤儿院领养孤儿一样,

能弄清楚跟上咪咪姐的那个孩子是什么来头就好了,

我回想起了那个“逢”字来,丰是十二的意思,上面的反文的相反的意思,十二反过来,是二十,下面的走之是“土下”的意思,土为正,正即北,我从北边,数出了第二十个坛子,红纸上写的名字,是韦小天,

我就请庙里的居士帮我找一找那个韦小天的资料,

居士也很热情,找到资料之后给我们介绍了一下,韦小天死的时候只有五岁,是从乡下跟进城务工的父母来城里的,但是得了急病没钱治疗,毕竟城里儿童医院一化验动辄就得下去千八,这一耽误,病情恶化,孩子就没了,

居士说还记得那孩子的妈妈将骨灰奉到这里的时候,还哭着说孩子看病的时候在车上看见游乐场的摩天轮,说看电视里面的孩子坐过,自己也很想坐一坐,但是家里没钱,就答应等他病好了坐一次,结果最后也没机会让孩子坐上,是他们对不起孩子,小天跟着他们太苦了,不如换个有钱人家托生,

这种事儿总是听得人心里发酸,哎,咪咪姐倒是有钱,可惜偏偏……

等回到了门脸,还没来得及推上防盗门,忽然就被人给一把抓住了:“李大师,我们俩等了你半天了,你就救救咪咪吧,”

我回头一看,这不老王吗,咪咪姐一脸紧张的紧随其后,看来我们一上鬼子母神宫,他们俩就回来了,

陆茴冷笑:“现在不说我们是骗子啦,去医院也检查完了才知道害怕,告诉你们,晚啦,””我是王八蛋,我是王八蛋,”老王也顾不上体面了,差点磕了头:“只要你们肯帮我老婆,你们要多少钱,我给多少钱,”

我赶紧扶住他,开了门,转脸看着咪咪姐:“你现在能说实话了吗,”

咪咪姐抽噎着,犹豫了一下,目光躲闪是个心虚的样子,想偷着跟我说,陆茴却挡着她:“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你直接大声说,要不然,我们就不管了,”

咪咪姐哇的一声就哭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是自己吃了引产药之后才去找的老王他媳妇,寻思着孩子既然这么容易怀,这个就不要了,不如用个苦肉计,把黑锅推在那个老女人身上,她不是坚持不离婚吗,老王又拿不定主意,我下一剂猛药,弄掉了这个孩子,老王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你说什么,”老王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整个人跟被雷劈了一样,难以置信的盯着咪咪姐:“孩子……是你自己打掉的,”

“老王,你就原谅我吧,我也是一时糊涂,以后……以后我还给你生孩子,行不行,”咪咪姐哭的跟个泪人一样,还想去抱老王,却被老王给推开了:“这么说,这个孩子真是……”

“是鬼胎,”咪咪姐猛地点头:“那个孩子被我害了,才在我肚子里阴魂不散,想着找我报仇,要害死我啊,你们,你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害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