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七芯灯/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壹秒記住『』,。

琼瑶王一个铁汉,硬是在听了这话之后,一下栽倒在了地面上,左右开弓扇自己耳光:“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咪咪姐满脸心疼:“老王,你别太自责,我不怪你,为了跟你结婚,我什么都愿意!”

没想到琼瑶王一把将咪咪姐给掀开了:“谁他妈的跟你说话,我是在跟我冤死的孩子说话!孩子啊,爸爸没用,都说表子无情,还给你找了这么个蛇蝎心肠的妈!以后你要是愿意,你还来当我的孩子,爸爸不嫌弃你!”

说着,擦干了眼泪,站起来就走了,咪咪姐一下也慌了,拉住了琼瑶王:“老王,你上哪儿去?”

琼瑶王一把甩开了咪咪姐:“给老子滚,老子现在就回去,跟我媳妇道歉!”

“你要跟她和好?”咪咪姐一把抱住了琼瑶王的粗腰:“不行,那我怎么办,我为了你吃的这些苦算什么?”

琼瑶王掰开了咪咪姐的手指头:“你特么的都是自己活作的!我告诉你,从此以后我跟你一刀两断,别再拿着孩子跟我说事儿,你他妈的不配!带着你这个大肚子,是死是活都说你的造化,跟我再也没关系了!”

咪咪姐泪如雨下,还要去抱琼瑶王的大腿,却被琼瑶王锃亮的皮鞋一脚踹开了,肚子上挨了好大一个脚印子。

瞅着琼瑶王的车绝尘而去,咪咪姐哭的差点背过气去,转脸看向了陆茴,一脸的怨毒,陆茴梗着脖子看回去,咪咪姐一想到自己的处境还得靠着我们,只好收敛了那个神情开始大声号哭,搞得商业街上出来了不少人围观,古玩店老板最带劲,还跟别人介绍:“看见没有,这就是那个说原配弄掉自己孩子,逼原配跳楼的小三。”

“这么快就被那男的甩了?”

“这都是报应,孩子没的不清不楚,我看没准……”

“行了行了,让人听见了,就你嘴碎。”

咪咪姐确实可恨,可她现在也受到应有惩罚了,我只得把咪咪姐拉起来了,说我既然答应帮你,就会帮到底的,也别在这哭喊了,进去吧。

咪咪姐这才像是抓到一线希望,说还是我对她好,接着大骂老王那个王八蛋薄情,甚至还误会我要帮她拯救情伤,表示愿意跟我试试。

陆茴一听不像话,立马把咪咪姐给拽开了,说她就是自作自受,要不怎么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跟这么个渣男对上眼了,咪咪姐还嘴硬,说他们俩就是想寻找爱情。

琼瑶王这哪儿是追求爱情啊,这不就是给自己找个生育机器吗?翻脸不认人的速度,比电风扇叶片转的都快。

咪咪姐可怜巴巴的瞅着我:“大师,你看这实话我也都说了,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我答道:“我问你,你那天拿着镜子去鬼子母神宫的时候,是不是带了个跟摩天轮有关的玩具?”

咪咪姐没想到我会问这么一个问题,愣神想了想,才想起来:“对了,我看见玩具店里有摩天轮的玩具,就买了一个送过去了,大师你真是神机妙算,你怎么算出来的?”

我不是算出来的,我是查出来的。

瞅了瞅表,估摸着现在县城的游乐园还没关张,就跟咪咪姐交代,让她买上一盏玻璃油灯,再买七个灯芯,我们想法子,今天把那个孩子给了却心愿之后送走。

咪咪姐点头,就要出去,我拉住她,说东西我的门脸就有,不用出去找,而让咪咪姐花钱的原因,是因为这鬼胎是让咪咪姐送,所以只能自己掏钱买,以显心诚,不能是让我白送,不然等于是借花献佛,不管用。【】

咪咪姐连连点头,交了钱,我拿出了玻璃油灯,倒满了灯油,将七根灯芯插在了上面,又让咪咪姐买了孩子爱吃的东西,跟着咪咪姐一起去了摩天轮。

这个时间已经快关门了,本来门卫不让我们进,幸亏咪咪姐交友广泛,正好认出了值班经理是她的熟客,这才获取了半个小时的特权。

等上了摩天轮,我就跟把灯芯一根一根全点上了,同时将咪咪姐拿来的那些东西铺在了小桌子上,饮料里插上了吸管,汉堡盒子打开了,各种糖也铺的到处都是。

接着,我就跟咪咪姐说,只要听见了孩子的笑声,就吹灭一根灯芯,每次吹的时候说一句,韦小天,回去吧。因为母子心意相通,那个孩子的笑声,我们这些外人有可能是听不到的。

只要在下摩天轮之前,将七个灯芯全吹灭,就说明这个孩子的心愿已经了却,下了摩天轮,给他在十字路口上烧纸洒水相送,接着转身回家,一路上不要回头,再泡个艾叶澡就可以了。

而孩子一走,肚子自然就会消下去。

这个法子是从《窥天神测》上学来的,叫七星送命,帮着不甘心的死人上路用,这七个灯芯,就代表轮回路上的北斗七星,给它照亮了归程,跟《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的七星灯正好相反,人家是续命,我们这是送命。

咪咪姐连连点头,表示记住了,紧张兮兮的就把那个玻璃油灯护在了怀里。

陆茴挺高兴的挎住了我的胳膊,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说,是不是很像约会啊!以前从来没人陪我,我还是第一次坐摩天轮!等事情办完了,咱们白天再来一次!”

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坐摩天轮,随着摩天轮缓缓上升,把县城的灯火辉煌甩在了脚底下,我忽然想起来,小时候第一次跟济爷来县城,看见摩天轮是整个县城最高的地方,吵着让济爷带着我坐,结果济爷说我恐高,坐上一准尿裤,弄湿了座位还得赔钱,卖多少花圈也不够,让我等到不尿裤的岁数了再来。

我挺不高兴的说我不恐高,再说了,等我不尿裤,你岁数也大了,带着你来你还不得跟村西边小脑萎缩的杨二爷一样四处尿裤。

济爷在我脑袋上凿了一下大笑:“到了那个时候,你小子还能跟我一个死老头子坐?早带了大姑娘了!”

我咕嘟了嘴不服:“大姑娘们事儿多,看见壁虎小蛇就都吓的叫唤,我不带她们,带她们来,还叫坐摩天轮?单纯就只能听她们叫唤。”

济爷说我傻,长大就知道了。

我现在终于长大了,也终于坐上摩天轮了,可是身边的人,真的不是济爷了。

想到这里眼眶子忍不住有点发热,忍不住揉了揉,结果一低头,忽然看见眼前给韦小天准备的可乐,无声无息的就少了半杯。

我心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看向了咪咪姐,只见咪咪姐一脸惨白,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陆茴也掐了我一把,正在跟我使眼色,让我看摩天轮的窗户玻璃。

我顺陆茴的眼神一看,一下就愣住了。

现在入了夜温度下降,玻璃上因为我们的体温,蒙上了淡淡的雾气,而两个小小的手掌印,清晰的出现在了玻璃上,好像有个小孩,正在我们身边,趴在玻璃上看下面的风景一样!

正在这个时候,咪咪姐忽然像是听到了什么,立刻哆哆嗦嗦的吹灭了第一根灯芯:“韦小天,回去吧!”

孩子笑了?

我接着往桌子上看,汉堡,薯条这些,都是韦小天生前想吃却没吃到的东西,而现在在我们面前,那些东西一点一点的减少了。

一个麦当劳赠送的摩天轮模型玩具,也跟我们乘坐的摩天轮一样,诡异的自己转动着,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小手,在拨动它一样。

随着摩天轮上了最高点,我们忽然感觉出来,狭小的吊轮忽然震颤了一下,就好像有个小孩儿,在上面高兴的蹦跳了起来一样!

咪咪姐手里的七个灯芯,陆陆续续,已经吹熄了六根,这说明我们已经还了这孩子六个愿,就差最后一个了。

而最后一个愿望,应该就是等摩天轮转完了这一圈吧?

事情全办完,那我们就仁至义尽了。

随着摩天轮越来越低,我的心里也紧张了起来,死死盯着咪咪姐和灯芯,但就在摩天轮很快就要落地的时候,只听咯吱一声,随着一阵惯性和一阵难听的摩擦声,摩天轮硬生生的停了,里面的灯光,也一下全暗了下来!

在灯芯摇曳的微光里,我看到了一张惨白的小脸,靠在了咪咪姐的右肩膀上一闪而过,瞪起了黑洞洞的眼睛,像是很不高兴!

我的心陡然一沉,你娘,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而咪咪姐一张脸抽搐了起来,哆哆嗦嗦的说道:“他……他说,还没坐完,怎么停了?”

陆茴看向了摩天轮下面,也瞪大了眼睛:“该不会是下面那些值班的以为上面没人,把电闸给停了吧?

卧槽,不是这么倒霉吧?我们岂不是被困在这里了!

而与此同时,吊轮又猛地震动了起来,好像那个韦小天,生气了!

“他说……他……”咪咪姐的声音带了哭腔:“他不甘心,他还没有坐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