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求吃饭/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配有点纳闷,问我这么晚了还会有女人,

我说其实我也没把握那个女人会不会来,所以才说是你们的造化,你先把那五百个鸡蛋挡在那路上,让那女人过不去,接着,你拦下她之后,一定要请她赏脸吃你们准备的东西,当然了,那个女人未必愿意停下,所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去磨她,你老公的命就在那个女人身上,

还有,如果她身后跟着其他人,你就去求她身后的人劝她,反正什么办法都好,只要逼的她吃了你们这的东西,事情就好办了,

原配听我这么一说,显然满头雾水,大半夜强行请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吃饭,估计谁都会觉得匪夷所思,但是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原配想了想,就挺痛快的答应了,

我跟她说好了,还有最后一点,请她千万要记住了,就是如果对方问你为什么要请她吃东西,和问你这事儿是谁教给你的,你绝对不能回答,

原配忙点头说记住了,

接着,我拉起不断呻吟的琼瑶王,一下把他的手划破了,琼瑶王自己被肚子疼折磨的厉害,倒是没觉得出来这个小伤,反而原配一见我把琼瑶王的手整流血了,一脸的心疼,问我要干啥,

我直接把琼瑶王的手指头拿起来,将血抹在了原配的眼皮上,让原配别擦掉,接着我就带着陆茴躲到了一边,

原配见我们这么一走,显然心里挺忐忑,也没了主心骨,但是都到了这一步,肯定也是个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伺候琼瑶王躺下之后,自己动手将酒菜摆好了,再把鸡蛋整理的整整齐齐的,看得出来,原配对家务这方面肯定是强项,过日子还是得找这种女人,

而且,她一心惦记琼瑶王,根本没顾得上疑心,半夜三点上这里来的女人,会是什么来历,

这个时候,万籁俱寂,沉静的让人心里压得慌,只有琼瑶王痛苦的呻吟声时不时响起来,更让人心里发毛,

陆茴一开始对我这些做法都是百思不得其解的,问我我也没顾得上跟她说,她生了一肚子闷气,自己寻思了半天,像是想起啥来了,猛地戳了我一下:“你该不会是想着……你胆子真大,你就不怕把自己也搭进去,”

我赶忙捂住她的嘴:“别说出来,惊动了就坏了,”

陆茴嘴被我这么一遮,脸就红了,特别乖顺的靠在了我身边,我一想不好,赶紧缩了回去,

她忽然叹了口气,讪讪的笑了,

其实,我这个岁数的男人最血气方刚了,陆茴天天还在我身边凑,说心里不痒痒那也是骗人的,但是我不敢跟她动啥坏心思,我不能对不起芜菁——再说我们家跟他们家的渊源够乱套的了,我可别再掺和进去啥别的了,

现在正是全天最?的时候,天上也没月亮,四周围伸手不见五指,更深露重,冻的人浑身打颤,我强忍着没让自己打喷嚏,正这个时候,忽然听见南边,传来了一声很微弱的铃铛响,

我赶紧把头探过去了,果然,那边来了一个一身?衣的女人,身材很高挑,她身后带着几个人,好像也都是穿着一身?,铃铛的响声就是从他们之中传出来的,那场景诡异的要命,

你娘,我心头一震,想不到这琼瑶王跟陆茴说的一样,还真是祖坟上冒青烟,真等来了,

原配一看真在大半夜真的来了人,也振奋了起来,没往别的方面想,只是按照我教的,慌慌张张的就迎了上去,跟老鹰捉小鸡一样,张开胳膊就拦住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的身影我能看到,不过面容看不清楚,但是能觉得出来,那个女人对原配的行为很不悦,根本连看也不想看原配就要走,可是却发现,前路被鸡蛋给挡住了过不去,顿时沉下了脸,问原配想干什么,

那个气势,让人心里发沉,

原配似乎也被那个女人给镇住了,但还是带了一脸讨好的笑容,殷勤的指着自己的酒席说:“我没别的坏心思,就是想请您在我这里吃点东西……”

那个女人依然不为所动,说自己也不认识她,为什么要吃她请的东西,

原配早被我打了预防针,知道事情不好办,但还是坚持着请求:“就当是个缘分,这么晚了,你们一定也饿了,吃一点吧,”

那个女人很不耐烦,回头跟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们将原配给推开,

那女人身后的人却像是没忍住诱惑,都眼巴巴的瞅着地上的酒菜,这原配也很下血本,都是一些昂贵的好菜色,香味扑鼻子,

原配察言观色,立刻想起来了我交代的话,转而去拉了女人身后的跟班,拼命推荐:“这边的菜都是好馆子里面私房定做的,尝尝,尝尝吧,可好吃了,”

果然,跟班的定力没有那么足,到底被那些东西勾的动了心,开始帮着原配,低声的在劝那个女人,说大家确实也饿了,这时间赶得这么巧,要不就吃一点,

可是那个女人还是冷冰冰的,答了一句吃人家嘴短,人情不能白欠,根本没没有要留下的意思,

我心里有点紧张了,上山擒虎易,开口求人难,原配肯定又是个脸皮薄的人,不知道能不能经得住对方的冷脸,

但我显然是小瞧了原配的韧劲儿,原配跟街上刷业绩的推销员一样,软磨硬泡,死活都不肯放手,口气也是那种满怀希望的:“求求你们吃一点吧,就吃一点……”

我忽然觉得有点心酸,原配分明是个被拒绝一下都会难受很久的人吧,就为了琼瑶王,能这样拼尽全力,真心特别感人,

好像也是没能架住原配的那个热情,跟着?衣女人的人陆陆续续全开始劝她,意思是原配确实心诚,要不就看在她一片诚心的的份儿上,

可?衣女人还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冷若冰霜,根本不肯答话,要不是那些拦住去路的鸡蛋,早就直接走过去了——她是不想把鸡蛋踩碎,

原配虽然老实可也不傻,显然也看出来了,赶忙对那个女人说道:“只要你能吃了我的东西,这些鸡蛋我完好无损的全挪开,一个也不会弄坏,保证让你们顺顺利利的过去,求求你了,你就吃一口吧,一口就行,”

跟着?衣女人的那些人倒是显然被原配给打动了,纷纷拉着那个女人往酒席上坐,人多力量大,硬是把那个女人给拉过去了,

我心里越来越紧张了,陆茴显然也看出来了,摸了我的手一把,我才发觉,我已经出了一手心的汗,

可就算坐下了,那个女人也还是不肯张口,原配窥视着那个女人,不住的赔笑:“我也知道,我这样让人疑心,可是你别见怪,我也是……”

那个女人紧闭着嘴,根本不回应,原配眼瞅着就快哭出来了:“我这辈子没求过人,就求求你……”

忽然那个?衣女人转了口,问道:“这个法子是谁教给你的,你说出来,我就吃,”

我心里咯噔一声,暗暗祈祷着,你可千万要说话算数,别把我都抖落出来,

其实这件事情,是测字先生的大忌讳,属于泄露天机,一旦被说出来了,我可就要倒霉了,

原配显然也慌了,因为跟我之前的约定,她不敢说,结果那个女人微微一笑,意思是说她不说,自己就绝对不会吃,

原配看着哀哀呻吟的琼瑶王,表情也非常犹豫,

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了,就像是郭洋说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她心里,是走了半辈子的琼瑶王重要,还是一面之缘的我重要,傻子都看得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