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摊上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茴忍不住低声埋怨:“说你傻你还真傻,也许这一次,你就为了人家,要把自己给玩儿进去了……”

我示意她别吱声,而这个时候,原配终于艰难的开了口:“没人教,是我自己来的,”

陆茴微微一愣,

那个女人显然不信,但是原配十分坚持,咬死了就说是自己来的,

周围的那些跟班见状,也劝说那个女人,说时间不够了,吃了东西赶紧走吧,天就快亮了,要不该来不及了,

那个?衣女人拒绝了这么多次之后,实在是把耐心磨没了,眼看着时间被这么一拖延,东方有点泛白,这才叹了口气,跟原配松口说了一句,你时运好,

原配一听,高兴的手脚都有点顺拐,不住的道谢,跟着她的那些人也听出了这话是什么意思,赶紧伺候着?衣女人坐下了吃菜喝酒,眼瞅着?衣女人真的吃了东西,喜极而泣,更加殷勤的招待,终于算得上是宾主尽欢,

而?衣女人似乎留心看了一眼琼瑶王,却没说什么,

等到那些人吃完了饭,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琼瑶王还真是命不该绝,看来事情终于成了,

连陆茴都松了一口气,看着我满脸佩服:“你怎么知道原配不会把你说出来,”

我没忍住装了个逼:“看人都看不准,还当个蛋的先生,”

陆茴虽然翻了个白眼,可还是没能把崇拜给掩盖下去,

原配按照跟?衣女人的约定,开始小心翼翼的将挡在路上的鸡蛋一个个的挪开,等到她终于将鸡蛋全收起来,回头想请他们过去的时候,却吃了一惊,

刚才急着要从这条路上过去的?衣女人和随从,竟然全悄无声息的不见了,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而那些酒菜,明明是看见他们吃进去的,仔细一瞅,却一点都没少——只是香气没有了,

这个地方是在郊外,周围有农户养的鸡已经开始打鸣了,天色也从一片漆?慢慢的变成的深?色,逐渐要亮起来了,原配这才反应过来,跑过来找我:“李大师,那些吃饭的人怎么不见了,这事儿,就算完了,我老公有救了吗,”

我困的已经睁不开眼了,点了点头,指着琼瑶王:“你去看看你老公吧,”

原配一听,再一回头,忽然惊叫一声:“好了,我老公的肚子好了,”

而琼瑶王也渐渐的恢复了神志,一低头看向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平坦的肚子,也吃了一惊:“没了,怎么没的,”

两口子反应过来,涕泪横流的就要谢我,我赶紧拦住了他们:“也不用谢我,是你们命好,”

也是原配信守承诺,只要她把我给说出来,不仅仅会拖累我,自己的事情,也会泡汤,

原配这会儿反应过来了,忙问道:“李大师,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请她吃点东西,我老公身上的鬼胎就没了,”

正这个时候,只听“吱呀”一声,鬼子母神宫的大门被里面的居士给打开了,看见这么早门口就有这么多人,显然有有点吃惊:“两对居士求子心切,这么早就来求头炷香了,”

我赶紧说我们可不是两对,只有一对,陆茴有点不高兴,我也没理她,接着就跟原配说,过庙不拜可是罪过,既然赶上了,就去烧头柱香吧,

原配赶忙答应了下来,带着琼瑶王就进去了,陆茴一听过庙不拜是罪过,拉着我就往里面走,说来也来了,干啥找倒霉,再拜一次,

居士满口说,心诚则灵,快请快请,就把我们给领进去了,

初夏的天空说亮就亮的很快,院子上方的天空已经变成了靛青色,寺庙里特有的檀香味道扑鼻而来,伴着微凉的晨风让人精神一振,而原配刚对着里面的神像跪下,再一抬头,忽然就傻了眼,接着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拉住了我大声说道:“那个是……那个神像就是……”

“没错,就是刚才那个女人,”我答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让你求她了,”

原配像是被吓傻了:“这怎么可能……这是神仙啊,”

传说之中,九子母神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夜巡,但这毕竟是个传说,谁也没见过,所以我才说,要看这两口子的造化了,

这九子母神夜巡一归来,当然是饥肠辘辘,要敬香火贡品的,也就是头柱香,

所以人人都想在求神拜佛的时候抢头柱香,因为头柱香是最灵验的,

我这么做,就是想让原配带着琼瑶王,去抢在头柱香之前,先给鬼子母神献祭祀,只要鬼子母神吃了你的祭祀,说白了就是欠你一份人情,自然就会成全你的心愿,

当然,鬼子母神没那么容易就会吃这种私自摆的,目的明确的祭祀,哪怕普通人,有人约饭局,肯定也得往求人办事上想,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嘛,

所以我才让原配在通往鬼子母神宫的必经之路上摆了五百个鸡蛋,鸡蛋之中也是胎儿生命,而鬼子母神自己正有五百个孩子,势必会让鬼子母神想起自己的孩子,出于母爱,也会不忍践踏,

这样就将她挡了下来,再用十足的诚心相求,才有机会得到鬼子母神的保佑,

而鬼子母神之前问原配,这个法子是谁教给她的,是一个试炼,只要原配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把我这个帮手给出卖了,这就说明,她只有一己私欲,不配得到鬼子母神的帮助,

所幸,我没看走眼,

再加上韦小天这个鬼胎已经违逆阴阳,做的是错事,一而再,再而三的作乱,鬼子母神也不会不管这个在自己这里吃过香火的小鬼,估计一定会将它带回去,惩戒引导,让他重入轮回,

弄清楚了这些事情,原配对我千恩万谢,同时回身许愿,感谢了鬼子母神的护佑,她告诉我,已经偷偷跟鬼子母神祈祷过了,如果韦小天还愿意冲入轮回,不嫌弃的话,她愿意当他的母亲,这毕竟是一番缘分,加上韦小天确实也怪可怜的,它一开始也只不过是想要个家而已,

而孽都是老王做的,所以老王现如今受到惩罚也是活该,如果有机会,她愿意替老王赎罪,

老王一脸羞愧,也不演琼瑶戏了,而是特别真诚的握住了原配的手,声音有点哽咽:“我跟神仙发誓,再也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孩子要是真的还能来,我肯定当个好爸爸,”

正这个时候,神宫里的居士忽然指着老王两口子烧的香,笑吟吟的说道:“你们许的愿,娘娘一定听见了,”

我一瞅,只见头柱香下去的飞快,这叫神仙引香,确实是说明神仙听见了,是大大的吉兆,

从鬼子母神宫出来,天色已经全亮了,等回到了门脸,跟老王两口子告别,困的哈欠连天只想睡一觉,陆茴跟我一样也整整熬了一夜,等防盗门拉上来,顶着俩熊猫眼推开我自己先进去,吩咐我今天不许乱跑,就上楼睡觉了,

我刚想也去睡觉,忽然古玩店老板来了,一把抓住我:“李大师,你可算回来了,”

我揉了揉眼睛想把他的手给胡噜下去:“我这几天太忙了,没顾得上睡觉,你先让我睡会儿,下午再陪你吃叉烧,”

没成想古玩店老板就是不撒手:“反正你已经熬了一宿了,多熬一会也没什么,师傅昨天半夜就来了要找你,可是你一直不在,师傅急的了不得,这不是让我盯着点,你一来了,就让你马不停蹄,立马上她那去,有急事,”

我一愣,瞌睡就散了,老木匠师傅,她找我干啥,

这么着急,该不会遇上啥难事了吧,我之前确实也跟她说过了,有事情可以随时找我,男子汉大丈夫当然要说话算数,就跟古玩店老板借了电动车风驰电池的赶过去了,

等到了老太太的木雕场,我还没来得及敲门,老太太像是心有灵犀,就先把门开开了,还特别警惕的伸头左右看了看有没有人跟踪我,整的跟刑侦剧似得,

我有点啼笑皆非:“您这保卫工作挺全面啊,怕人偷师还是怎么地,”

“傻小子,我不是怕人盯上我,我是怕人盯上你,”没成想老太太把我将里面一拉,就特别利落的把门给锁上了,接着转头很认真的瞅着我:“你实话实说,最近是不是得罪人了,”

我一愣,我可一直按着济爷教给的规矩,做好人行好事,从来没……到这我倒是反应过来了,我不是把郭洋给得罪了吗,

想到这我紧张了起来,反问道:“您这话啥意思啊,”

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时半会你先在我这躲一躲,你摊上事儿了,”

“我到底摊上啥事儿了,”我更纳闷了:“您直接说,我李千树行的正坐得端,凭啥要躲,”

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咋了咋舌,拿出了一个东西来就塞在了我手上:“你看看,你认得这个东西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