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金乌牒/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拿在手里一看,那是个圆圆扁扁的东西,跟荷包蛋一样,只是非常薄,看不出什么材质的,触手细滑温吞,也像是玉石,也像是复合塑料,偏偏上面还带着木纹,来历成谜,

不过比起这个荷包蛋的材质,更让我好奇的是上面的图案,是一个简笔画,大概造型是一个三角身子的鸟有一个圆形脑袋和三条腿,丑的可乐,像是哪个幼儿园的小朋友画的,

我挺茫然的望着老太太,老太太也看出来我不认识了,又一次恨铁不成钢的咋了咋舌:“一点常识也没有,老济怎么教你的,”

济爷也没教给我看图识字啊,我自觉有点丢人,只好继续看那个东西,忽然脑子里面灵光一闪,反应过来了:“这不是金乌吗,”

金乌是传说中的鸟,据说是天帝的儿子,也就是太阳,当年后羿射日,就是射下了八个金乌,留下了唯一的一个发光发热,

老太太这才略略点了点头,咕哝着济爷教也不把我教利索了,还得她来擦屁股,

你说这老太太,咋一言不合把人形容成屁股呢,再说了,济爷也不是成心不把我教利索了,那不是出了那事儿嘛,谁也不想啊,

算了,跟老太太计较这个干啥,我就问:“这个金乌就能看出我摊上事儿了,让我去射太阳还是怎么地,”

老太太摇摇头,说:“这个东西,叫金乌牒,说白了,行有行规,业有业规,就是先生这一行的通缉令,金乌当年不是被射杀了吗,所以后羿就成了大英雄,这个图案的意思,就是人人得而诛之,”

原来是这样,说白了不就是当靶子射吗,我们这行业的人果然爱岗敬业,哪儿哪儿都得透出点神话色彩,

我还想起来了,每一个行业自然都要抱团发展,就会产生组织,跟工人的工会,作家的作协,人民的政府一样,我们先生界也有那么个东西,我忘了叫啥了,只是听济爷以前提起过,需要人引荐才能进去,说起来,可能是因为我从业时间太短,还没资格被发展进去,一直野生在外,

这玩意儿是业内通缉令我明白了,可我还是不明白,这个东西关我卵事,

老太太冲着金乌牒努努嘴,示意我翻过来,我翻过来一看,一张嘴差点惊掉了下巴,你娘,这个玩意儿的背面,刻着三个字:“李千树”,

我特么……被行业通缉了,

老太太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悠闲的说道:“这会知道了,”

我一下傻眼了:“不能啊,里面是不是出什么差错了,不对,肯定是有人跟我同名,”

老太太摇摇头:“别自欺欺人了,业内的李千树,就只有你一个,”

“那这也得给我个理由啊,”我胸口起了火:“不明不白的,我就要被得而诛之了,这特么也太莫名其妙了,”

“上面有你的罪名,”老太太指着我名字底下的一些怪模怪样的宝相花和云纹:“这图案的意思,是你杀了同行,抢了人家东西,罪大恶极,悬赏丰厚,要死不要活,”

我浑身汗毛眼儿就炸起来了:“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干这事儿了,还……要死不要活,”

后背一阵发冷,卧槽,难道是郭洋趁着自己比我入行早,恶人先告状,在上头给我泼了污水了,可你哪怕说我小偷小摸也行啊,这么严重的罪名特么不是扯淡吗,

杀人越货,还是对同行,这是自相残杀,跟欺师灭祖并肩,是业内最大的忌讳,

“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人,”老太太慢吞吞的说道:“可是别人知道吗,别人只知道你罪大恶极,见了你就得咯嘣了你,这种图案都出来了,那你肯定是证据确凿,已经被盖棺钉印了,也幸亏是我在行业里年头多了,年轻人愿意卖给我点面子,这玩意儿是第一批送到我这里来的,要是再晚一点,你以为你还能好端端的在这饶舌,早让人弄去领赏了,”

?,真特么?,上法庭还得讲究个真凭实据呢,咋平白无故给我扣上这么个帽子,我比窦娥还冤,

不过,郭洋本事咋这么大,他怎么给我诬告成功的,特么看来上次打那小子,打的还是轻的,

想到这里我就咬紧了牙:“那个发的金乌牒的地方在哪儿,不行,我得伸冤去,再说了,真通缉也得通过公安局,他们真要是私自通缉我,这不是犯法吗,”

“冤当然是要申的,可是现在来龙去脉还不知道,你上哪儿伸冤,”老太太接着说道:“你不懂的多了,咱们这个行业的内部事情,从古到今,官面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管的,再说了,人家能发出你的金乌牒,就有本事把你申的冤给压下来,”

这倒也是,现在这个社会,哪里都得上面有人,我这双拳难敌四手的,难道就这么被人冤枉着,

“出了这事儿,别说是你,你们李家是不是也跟着丢人,老济是不是也跟着丢人,”老太太幸灾乐祸的说道:“李克生这一辈子爱面子,他以前给人发金乌牒的时候,可没想到自己的孙子也有一天会收到这玩意儿,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我爷爷,以前在行业里还是个头头,

说实话,老太太就算有跟我们李家的旧交情,也犯不上跟着粘带个窝藏罪犯,实在对我够义气,我说老太太您就别扯这些没用的了,您把我喊这里来,肯定就是不想让我被冤枉,加上您在业内德高望重,给我指个明路,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老太太嘴角一扯,说道:“我能怎么办,现在风声正紧,只要你出去,那肯定就跟烂眼招苍蝇一样,引麻烦往你身上扑,我这里倒是没人敢进来翻,你先藏在我这里,跟外面断绝一切联系,我再出去给你打听打听,这事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找回来线索咱们再商量,”

老太太的建议当然是合情合理,于是我就说,我出来的着急,陆茴还不知道,要不我告诉陆茴一声,老太太挑了挑眉头:“就是上次跟你一起来的那个丫头,你对象吧,”

我忙摇了摇头:“是我对象的外甥女,按说跟我叫姑父,”

老太太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诧,但好像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迅速把那个惊诧给压下去了,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那丫头是老陆家的孩子,肯定很快也会得到金乌牒的通知,你就别操心人家了,管好你自己吧,”

说到这里,我反应过来了:“他们那个陆家,难道在行业里很出名,”

“他们陆家是多少年的先生世家了,作风正派,在行业里也挺有地位的,加上那层关系,一般没人会得罪他们家,”老太太说道:“但是我劝你,最好别跟他们家走得太近,对你没好处,”

我有点好奇,追问啥叫那层关系,

老太太却像是忌讳什么似得,摆摆手不让我接着往下问,说反正听她的准没错,她总不会害我,说着,让我在里面等着,豆腐脑和大油条给我预备好了,她先出去给我打探一下消息,再三叮嘱,让我千万别出门,如果有人叫门,也绝不能开,坚决不能跟任何人见面,

老太太也是一番好心,我只好答应了,目送她出了门,转念一想,估计“那层关系”,可能就跟我背上的东西有关,那玩意儿,不就他们家造的孽吗,

你娘,按说我这一阵没碰到陆恒川那个扫把星啊,咋不是天灾就是人祸呢,

不管啥事,再憋气也不能耽误吃喝,我就把屋里早餐吃了,结果刚吃了半根油条半碗豆腐脑,忽然门口就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师傅,您在家吗,”

我当然没吱声,但是这一口豆腐脑还没咽下去,紧接着,那人就在外面说道:“你真看见金乌牒上的李千树在这里,要是得罪了师傅,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一身鸡皮疙瘩一下就立起来了,卧槽,这么快就有人过来追我了,

而郭洋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响了起来:“那小子化成灰都认识,我亲眼看见他进来了,”

你麻痹的郭洋,这狗头倒灶的三孙子竟然也特么的来了,我是真想出去抽丫,让丫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但是现在我还不能露面,露面就输了,而这个时候,门口那个人跟郭洋说起了话来,我一想,反正他们也不敢进来,不如我就去门口听听蹭,没准能弄到点啥消息,

这么想着我就过去了,果然,郭洋坚称我就在里面,劝敲门的那个人跟他一起闯进来,先下手为强,免得被别人抢了先,但是敲门的人比较谨慎,还是认为一定要等师傅来了再说,言谈之间对师傅很忌惮,

一个雕刻神像的老太太,咋这么有地位呢,

我还想听听他们说啥,忽然郭洋像是憋不住了,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要等你等着,我不等了,师傅又怎么样,不会不卖给这么点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