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宋氏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只得重新考虑了一下,陆恒川却没给我这个机会,已经重新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说也奇怪,可能他真有他的本事,一路上确实都没有谁上前来追杀我,这让我心里安稳了不少。

我叹了口气,知道算是在劫难逃,就问他,这次到底是为什么跑腿,死也让我当个明白鬼。

陆恒川娓娓道来,这次是受县城里一个矿业老板的请求,来帮他解决事的。

“吊”字口为吃,巾为穿,这么说陆恒川是为了生计而接的买卖,我有点纳闷:“你们家那么有钱,还用做生意?”

陆恒川耐心的看了我一眼:“你问问哪个世界首富不上班。”

这倒是,看来赚够钱就退休是个**丝思维,不过小鱼小虾的生意陆恒川这种人肯定是看不上眼的,他也没掺和他们陆家对我后背采取措施这件事,估计这趟买卖很重要,一定不少赚钱。

陆恒川也真是成了精了,我一个表情就能让他读出来:“这次买卖报酬是不低,你要是帮我完成了,我不仅帮你洗清冤屈,还给你十五万。”

我一个激灵:“十五万?”

在村里济爷以前上集市给人算卦,都是10块钱起,而一天绝不能超过九卦,结结实实得算一千六百六十六卦,而且济爷说过,人这一辈子要泄露的天机都是有定数的,没准哪一天,你这一辈子的卦算到了头,老天爷就会把饭碗给收回去,所以最好一天给自己设个限,细水长流才是硬道理。

我是不太明白老天爷把饭碗收回去具体是个什么意思,但是打我七岁那年,济爷就很少算卦,开始主营丧葬用品和主持丧事送终了。

虽然济爷到现在也没醒过来,但我一定得在他醒来之前把金乌牒的事情搞清楚,堂堂正正的回太清堂,否则我永远也没法回到自己唯一的落脚地上,济爷以后又上哪儿落脚。

隐隐约约的,我有种感觉,背上的东西,跟金乌牒,还有害济爷的人,会不会有某种关联?可是这个感觉模糊而稍纵即逝,根本找不到线索。

陆恒川打断了我的思绪,接着往下说,那个矿业老板的名字,叫宋为民。

一听这个名字,我顿时愣了,这个宋为民不仅在县城,是到省城,甚至全国都是有名的矿业大王,白手起家,买卖做的很大,我上古玩店老板那吃饭,好几次都从电视里看见他了,古玩店老板一边咂舌一边说,人家宋为民搓搓后背的皴,都能把我们商店街连货带房买下来,简直是人比人得死。

而且他跟澳门赌王似得妻妾众多,还都是什么名媛明星艺术家的,所以婚生私生,有七个儿子,人称葫芦兄弟。

可是这个宋为民这一阵子好像颇为不顺,家里丧事接二连三,去年大儿子去外国滑雪,被雪崩给埋了,今年二儿子上南洋旅游,被海啸给吞了,貌似前两天还有新闻,说三儿子夜里关工厂电闸,被电死了,讣告连上好几次新闻。

陆陆续续的葫芦兄弟折损过半,白发人连送几个黑发人,宋为民哪里还呆得住,请了交情深厚的陆家给帮忙瞧瞧,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不是有什么说头。

出马的是扫把星陆恒川,他所到之处还能有好事?立刻就看出来了,宋为民子女宫凹陷见骨,说明与子女无缘,卧蚕干瘪,有孤纹,主老无所依。

老无所依什么意思,葫芦兄弟都得死绝了!

而出奇的是,去年陆恒川见到宋为民时,还看出宋为民命宫饱满,子女宫丰盈有红光,分明还是子孙兴旺,老运辉煌的样子,短短半年时间,却突然变了征兆。

这说明确实是宋为民在某个地方出了差错,才引来了祸患。

说到这里,陆恒川瞅着我:“你看出这个差错出在哪儿吗?”

那个“吊”字,巾上有口,也引申为丝织物上放食物,自然就是祭祀的意思,说明问题出在了家里过世的祖宗上!

可是按说过世的祖宗都会保佑儿孙,儿孙过得好,才有人祭奠自己,哪有人会让自己断子绝孙,吃不上香火?

怪,确实是怪。

我心里就明白了:“这问题,得往宋家的宗祠找找。”

陆恒川微微一笑:“我就知道,带你来管用。说实话,我身边正缺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反正以后也是一家人了,你就跟着我干吧。”

论芜菁,那可以算是一家人,可姑父跟着外甥干,说出去不像话,被我严词拒绝了。

陆恒川似乎早猜到了我会拒绝,叹了口气:“以前我身边也有你这样的人,可惜后来……”

我问他后来咋了,他却摇了摇头,说怕说出来吓死我。

你娘,你这个扫把星除了会故弄玄虚,你还会干啥。

很快,车子离开了县城,一路往西走,到了一个小村镇上,应该就是宋家宗祠的所在地了。

这个村镇看着挺大的,房子也挺多,规模比我老家还大一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整个村镇静悄悄的,街边建筑物也十分破落,满地塑料袋,窗户玻璃大部分也是破的,好像里面的人已经全搬出去了,成了个鬼镇。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小镇发展不好,村里人大部分出去打工了,只剩下老弱妇孺留守,所以这种镇子会因为生人少,阳气衰,阴气盛,一进去就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可是偏偏这个小城镇虽然空,却并不阴,我仔细一看,更纳闷了,这个小镇围山绕水,是个三阳开泰的势头,难得的上吉,小镇兴建的时候肯定是被高人精心指点过的,三阳开泰,出富人,权贵和秀才,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好风水,才孕育出了富甲一方的宋为民。

按说住在这里的人应该安居乐业,富裕繁荣,为啥竟然都抛下一切走了?

陆恒川一路领着我往里走,一直到了一个祠堂里,这个祠堂显然是新翻修过的,倒是富丽堂皇,一道汉白玉牌楼上写着“宋氏宗祠”四个字,雕刻的又是瑞兽又是繁花,跟镇子前面的破房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好看,却给人感觉很不协调,好像这个祠堂将整个村子的繁华都吸到了自己身上似得,显得特别突兀。

想也知道,宋为民自己发达了,也想让老祖宗脸上贴金,可是有道是出头的椽子先烂,四周这么破,就你们家祠堂盖得这么华丽,肯定会招来不好的东西。

但是就算招来不好的东西,也绝对不至于闹成家破人亡,断子绝孙的程度,里面肯定还有别的问题。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沉下山了,今天势必得在这里过夜,而且我就早上吃了一点豆腐脑和油条,饿的头晕眼花的,寻思事情自然是要办好,可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得先吃饱了养足精神再看,就四处找这里还有没有杂货店和小旅馆啥的,可眼瞅着到了掌灯时分,整个镇子还是跟死了一样,一星半点的人气都没看见。

我心里很泄气,特么上次去下马庄虽说测算了个风餐露宿,可好歹还住上了罗锅老头的大通铺呢,难道这次真得风餐露宿了?

也是,“吊”是口无乞不成吃,巾无长不成帐,摆明了没得吃没得住,乞又是乞讨,长又通账,肯定你得找人帮你,跟人借或者跟人讨。

要是有女人就好了,口有女成如,有了女人,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可周围连个人没有,更别说女人了。

就算是有女人,这种鬼镇出现的,你也得想想她是人是鬼。

没成想就在我想到这里的时候,身后竟然真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们是谁?上这里来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