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半根蜡/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就算这样,能去哪儿睡?横不能真跟老太太挤一个炕头,儿媳妇意思是要不让我们睡柴房,但是老太太坚持说祠堂里祖宗几百双眼睛都看着呢,寡妇门里不能进男人,让我们吃饭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其余的不该她们管,也犯不上她们管。

说着,老太太就把我们往外推。

儿媳妇看不过眼,回头进里屋拿了一床被子,有点羞涩的塞给了我,低声说道:“大兄弟,你们最好随便找个破屋子休息,千万别去祠堂,那里面有……”

结果她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又出来了,拽着那儿媳妇就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还叨叨,不要脸,看见年轻汉子就挪不开脚,怎么就这么缺**。

简直了,嘴跟心眼子一样脏,难怪长了一身疮,身体里的毒没地方发泄都渗出来了。

我叹了口气,抱上了被子瞅着陆恒川,问他到底在哪儿睡。

其实说白了比起那些透风的破房子,还真是这个祠堂更舒服一些,不过那儿媳妇欲言又止的,说明里面肯定有不对的地方,就是不知道是啥,让人心里不安。

陆恒川冲着祠堂努努嘴:“咱们就是为了这个地方来的,当然要住在这里。”

我瞧出来了,他的心思,一门都在那房梁上。

没法子,现在我是跟着人家来的,只得听他的话进去了。

陆恒川带了打火机,往里面虚虚一照,发现里面还有许多蜡烛,就给点上了,祠堂这么一亮起来,我先看见了堆积如山的香烛黄纸,要不说宋为民财大气粗呢,比老家济爷铺子里面的货还多。

不过见到这些东西,我的心里反而闪过了一丝疑惑,既然一墙之隔的祠堂里面有这么多的香烛,怎么老太太点蜡还那么节省?这些香烛够她们点很长时间了。

看那个老太太的意思,也绝对不像是两袖清风,绝对不沾别人便宜的那种。

除非……我后背一凉,是她们根本不敢进祠堂!

再抬头一看,我的脑瓜皮嗡的一下炸了,卧槽,我是想到祠堂里是有灵位的,没想到这么多!

一个个灵位矗立在香案上,密密麻麻的,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墓碑,真特么吓人。

我咽了一下口水,存心不去瞅那些灵位,转头端详了一下里面的内饰,发现这个祠堂里面修建的也非常华丽,雕栏画栋的,墙壁上还请人画了壁画,大致的意思是他们宋家的先祖在这个镇上开天盖房,生儿育女,一代一代繁衍后人,还有点励志的色彩,意思就是让后人不要忘本,不废耕读。

这些壁画非常精致,栩栩如生的,肯定是请了好师傅,尤其是正对着我的一个弯腰插秧的农民画像,上面那个人是对着人在笑,活灵活现,憨态可掬。

除了孔孟之家那种大族,能遗留下这么多灵位的宗祠也真是不常见。

而陆恒川果然还是在看那个横梁。

我也没搭理他,把靠在墙边的红木椅子搬过来,搭成了个床的形状,自己裹上被子躺下了。

这几天也一直没休息好,我可以说是沾枕头就着,脑子都不太清楚了,但总是有种感觉,我好像因为太疲倦,忽略了什么很明显的东西,让我这里心里老有点没抓没挠的不安。

但是这没能阻挡我飞快的沉入到了梦境之中。

不长时间,我感觉出陆恒川钻进来跟我挤,这小子真特么会投机取巧,专门等着我把被子睡暖了才进来。

自打他进来,我就开始睡不踏实,总觉得耳边挺吵的,像是有人在笑,因为太困,我分不清这个笑是真的还是我做的梦,隐隐约约的,还能听见吧唧嘴和咬牙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吃啥。

我有点烦,心想陆恒川这孙子难道还藏了个山药蛋当夜宵?真尼玛不地道。

我本来不想搭理他,可是耐不住他像是吃的高兴了,不住的推我腰,像是想让我给他多腾点地方似得,我是实在忍不住了,一肚子火起想问他你特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结果一睁眼,我直接在昏暗的烛光下望见俩眼珠子在闪闪发亮的瞪着我。

我浑身的汗毛一下就竖起来了,差点没滚到地上去,但是一只手立刻搂住了我的腰,接着是低低一个“嘘”声。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陆恒川这小子是不是变态,难道对我还有啥非分之想,竟然连觉都不睡,死死的盯着我看,我特么还跟他同床共枕,这不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吗?

但是我马上就发现,陆恒川是在提醒我,让我听什么。

我这才反应了过来,侧着耳朵一听,才听到那个吃东西的声音,不是陆恒川,也不是我做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响在了祠堂里!

我顿时就打了个冷战,卧槽,这祠堂里面,还真有别的东西!

这一瞬,我也反应过来,我刚才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像是遗漏了什么,既然这老太太和儿媳妇是不敢进来的,而这里祠堂看样子也只有一年才会来一次人,理所应当里面应该是积满了灰尘,进门该有土味。

而我们这一进来,哪里都是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像是每天都有人打扫一样!

人不住的房子,才会荒废,这个祠堂,显然平时是有人住的!

联想到儿媳妇没说完的那句话,这个祠堂里面,到底有特么什么!

我的心砰砰的像是跳到了嗓子眼儿,而陆恒川的脑袋,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好尽量以最不显眼的角度来挪动我的脖子,想越过陆恒川去看那个东西,却被陆恒川一把给按下来了。

但只一瞬,我也看见,有个人背对着我们,像是在墙角吃东西!

卧槽……那特么的,是什么玩意儿?

很快,祠堂的门口传来了一声小小的“吱呀”声,一阵冷风顺着门缝吹了进来,但很快又被夹断了,我恍然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都忘记了,这才重新猛地吸了一口气,但还是有挥之不去的窒息感。

跟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共处一室了一晚上?

我刚想问陆恒川,陆恒川就撩了撩眼皮,合上了,发出了略沉重的呼吸声,睡过去了。

你他妈的真是吃得饱睡得着!

我一下子就精神了,浑身都有点发凉,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了,还真觉得那百十个灵位都像是长了眼,目光密密麻麻的注视着我,一分神,倒是被陆恒川趁机卷走了半扇被子。

到了天亮,陆恒川像是睡得很好,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我来了精神,立刻问他昨天半夜是怎么回事。

陆恒川摇了摇头,坦然的说不知道,不知道你妈个蛋!我这一肚子火刚想发,就发现他的眼光投到了那个背影吃东西的墙角。

现在光线足了,我才看见,墙角上有半根蜡烛,上面还有牙印!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一下就泛起来了!

忽然这个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低低的喊:“大兄弟……大兄弟?”

是儿媳妇。

我翻身起来把棉被从陆恒川身上剥下来,抱着往外去,那儿媳妇一瞅见我出来了,本来很担心的脸色一下就拨云见日的开朗了:“大兄弟,你没事!”

我点点头,刚想开口,那儿媳妇就压低了声音,很惶恐的说道:“你们今天趁早快走吧,别再耽搁了,这里真的来不得!”

她果然知道点啥!

我忙说道:“大姐,这祠堂里是不是有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儿媳妇像是很忌惮,根本不敢直接说,想了半天,才贴在我耳朵上讲:“里面有鬼!”

我心里一沉,就听儿媳妇接着说道:“这个村子的人,就是因为那个东西,才全搬走的,我和我婆婆,是唯一留在这里守祠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