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吊死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守陵人的意思差不多,确实,住着百十个祖宗鬼呢,

而这个时候,我瞅见那个老太太在门后面正偷偷的窥视着我,显然看我好端端的出来,也有点吃惊,眼珠子一咕噜一咕噜的,像是在动什么心思,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个死老太太昨天非得让我和陆恒川进祠堂里面来睡,八成就因为我们是先生,她故意想让我们进去当探雷的踩踩虚实,

这老太太一肚子坏水干啥往外冒,咋不毒火攻心呢,我昨天还帮她除了妨主的疙瘩树,竟然还好意思坑我,

想到这里,我忙问道:“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个闹鬼法,你们村里的人又是怎么被吓走的,”

儿媳妇也是一片好心,生怕我们不走,就绘声绘色的描述了起来,说村里是从去年开始出现怪事的,

一开始,是这个祠堂里面总是出现烛火,

而祠堂这地方平时又是锁着的,只每年祭祀的时候才开门,远处有人看见祠堂里面亮了,还疑心是不是有小孩儿进去捣乱,怕得罪了祖宗,就想过来把孩子给拉出来,

可是那个烛火远处看着很分明,走近了却又没了,

来人心里当然很疑惑,只能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一旦从这里走回去,再回头,就看见祠堂里的烛火又亮了,

这事儿细细一想也挺让人瘆得慌的,而村里人见得多了,也都有点疑心,就合计了一下,叫了一群人在祠堂门口守着,但凡里面亮灯,就把门给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果然,到了半夜,祠堂里面又亮起了灯,这帮人把门一弄开,里面正往外跑出来了一个个子不高的人,结果正被一个爱钓鱼的男人用鱼线给套上了,大呼小叫让人瞅瞅这到底是谁,结果这么一抬头的功夫,那男人手里的鱼线还是捆着人的环状,那被抓住的小个子却不见了,

大家伙也都害了怕,寻思着那玩意儿肯定不是人,就只得四散回家去了,结果半夜里那个钓鱼男人的媳妇就挨家挨户敲门打听,说怎么个个都回家了,她男人咋一直没回去,谁知道去哪儿了,

这些人也都慌了神,大半夜开始找了整个村子,结果四处都找不到,甚至有人连河里都淘换了一遍,疑心他失足掉下去了,也有人上山找,看看是不是掉进捕兽陷阱了,三天过去,都没寻摸到,

到了这个份儿上,大家伙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的,起了鸡皮疙瘩,他好端端干啥不回家,肯定是出了意外了,而且意外八成跟那个东西有关,

那男人的媳妇哭天抢地的,可也无计可施,而到了那天半夜,又有人过来喊人,说又瞅见祠堂里面亮灯了,而且这次不仅是亮灯,里面还有人影,

那男人的媳妇胆子也很大,非要问问那个玩意儿到底把她男人给藏到哪里去了,到了祠堂外面,真看见有个人在里面来回溜达,那人的媳妇喊人开了祠堂门,进去一看,却登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男人用鱼线挂在脖子上,在祠堂横梁上上了吊,那个人影,就是他男人被风吹的晃荡起来的影子,天气热,已经发了臭,可见三天前就死在这里了——村民哪里都找了,唯独没想到这个祠堂,

听到这里我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那个横梁,难不成就是陆恒川来的时候死死盯着的横梁,这腹黑王八蛋咋看出门道来的,

儿媳妇瞅出来我的表情变了,还以为我是被这件事情吓的,接着就说,这一下可称得上人心惶惶,哪儿还有人敢再管祠堂里是不是亮灯,还有老辈子人嘀咕,难不成那天是冲撞了哪个祖宗,惹的祖宗发了怒,

可祖宗再怎么说也是祖宗,哪儿有害后代的,这个镇子五成姓宋,不姓宋的跟姓宋的也都有亲戚,跟我们老家一样,随便碰上个人都能论出点什么来,

有几个年轻的愣头青听说了,又一天祠堂里亮灯了之后,非要瞅瞅里面到底闹的什么幺蛾子,结果去了之后也是一直没回来,再找到的时候,他们齐刷刷的被挂在了祠堂后面的小树上,死状跟先前那个男人差不多,随风摇晃,像是三条鱼干,

从此之后,村里的怪事开始越来越多了,东家是刚做好了的饭菜转眼就没了,西家是一上厕所发现里面全是热腾腾的吃的,为此闹了误会打起来,就能听见有人嗤嗤的笑,一转头,瞅见个小个子从门口跑出去了,

还有的人,半夜的时候还经常听见有敲门的,出去一看,又根本没人,可是能看出来门口的土地上有怪模怪样的印子,

更有甚者,睡的好好的家里玻璃却被砸碎了,明明能看到破口,却找不到是什么东西砸的,时不时还有孩子晚上指着窗口,说有个小矮人朝里面瞅咱们呢,

三天两头,闹得人心惶惶,都寻思准得罪了啥不该得罪的东西,花了大价钱请了人给看,来的先生也只摇头,说这里太邪行,劝村民最好赶紧搬走,这个地方恐怕已经待不得了,那玩意惹不起,躲得起,

一时间镇上人人自危,加上那一阵子正好宋为民的矿上缺人,不少人趁着这个机会,跟宋为民去攀亲带故,就搬到矿上去了,镇上的人越来越少,以至于成了个鬼镇,到了现在,就剩下这一对寡妇婆媳了,

我心里纳闷:“因为你们没有劳动力,就不让你们上矿上,逼着你们守祠堂,”

这有点欺负人,男人都害怕,留下俩女的算啥,

没成想儿媳妇却摇了摇手,像是有啥隐情似得:“大兄弟,你就别问了,让我们去他们家,我们也不去,”

我忽然想起来了昨天老太太一开始就问是不是宋为民派来的,显然跟宋为民颇不对付,

这也有点奇怪,按说穷在街头无人去,富在深山有远亲,宋为民这些年肯定也给家乡出了不少力,不感恩戴德,也没必要这么大仇吧,难道他们跟宋为民有啥不可告人的关系,

看着儿媳妇那个犯难的模样,我也只好点了点头没再问下去,这个时候陆恒川忽然过来了,冲着儿媳妇抿嘴就笑,

说实话,陆恒川长得人模狗样,一笑起来挺好看的,果然,儿媳妇面?肌瘦的脸就泛了点红,陆恒川接着看向了儿媳妇的手,像是很心疼似得说道:“姐姐,你肯定经常干活,平时要注意休息,这个家也是你一个人撑着,累坏了谁疼你,”

一个“姐姐”,特么比“大姐”喊起来亲近多了,话说的也体己,这小子真特么会套近乎,

儿媳妇脸更红了,把手往里藏了藏,羞赧的说道:“我干活干惯了,没啥,”

“求人不如求己是没错,”陆恒川很认真的说道:“可我劝你,这一阵子不如多出去走走,保不齐倒是能过上新生活,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放开手脚的话,一定能交好运,”

这话我听着没头没脑的,对儿媳妇来说却像是句句戳心,眼泪差点没蹦下来,像是想说啥,却话到嘴边留半句,只讪讪的笑了笑,就劝我们赶紧走,

陆恒川则摇摇头,说这次我们就是为了祠堂的事情来的,不解决完了肯定不会走,这一阵子还要托儿媳妇多照顾,说着还塞给儿媳妇一叠子红票,请她管吃,

那老太太本来准备骂我们勾引良家妇女,可一瞅见红票,硬是劈手先抢过去了,沾着唾沫数了数:“这是你们自找的,死了别扒我们家窗户就行,”

儿媳妇没法子,只得又把那棉被留下了,表情挺惋惜的,跟看两个死人一样,

等她们回去,我戳了陆恒川一下:“你相面了吧,看出什么来了,”

陆恒川摇摇头,说:“这个老太太,就是宋为民的原配老婆,”

卧槽,被抛弃的糟糠之妻吗,难怪这么深仇大恨的,但是一反应,我一下瞪了眼:“不对啊,这老太太不是寡妇吗,宋为民又没死,”

陆恒川说道:“要是她不跟宋为民离婚,宋为民八成也混不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这个老太太官禄宫有疤痕,主孤独贫穷,宋为民是个大富大贵的,肯定跟她过不到一起去,加上她鼻梁弯曲断结,是二婚之象,看意思,估计是跟早期嫌宋为民穷,离了婚,跟了第二个男人,第二个男人命又比不上宋为民,直接被克死了,反倒是宋为民摆脱了她,才一步一步熬出头来,”

一个男人的老婆真是太重要了,

我又问道:“那你一直看那个吊死人的横梁,看出什么线索来了,”

陆恒川没回答,倒是盯着我的腰:“你昨天被那个东西给摸了,说不定你身上的线索,比那个横梁上还多点,”

我一愣,顿时也打了个冷战,你娘,昨天摸我的,不是陆恒川,而是那个玩意儿,

想到这里我赶紧把褂子给撩起来了,低头一看,头皮顿时给炸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