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粘桃胶/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股子恶心涌上来,那烧鸡到底还是没保住,全吐在了陆恒川的衣服上,

“你特么……”我吐完了开始干呕,胆汁都快透出来了:“你特么还是人吗,”

谁知道陆恒川先看看自己的一身狼藉,又看看我,忽然耐心有限似得来了一句:“你是不是误会了,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我一愣,这他娘的不是小孩,还能是什么,

陆恒川指着那个小孩儿的天灵盖:“你再仔细看看,”

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只得强忍着,往那个小孩儿的头顶看了一眼,这一看,我就真给傻了眼,刚才雾气蒸腾的,加上这模样太骇人,我确实没细看,这么一瞧,那小孩儿的天灵盖上,顶着一丛小红果,下面还绕着一圈红绳,跟传说之中的鲜人参一模一样,

对于人参,确实有这样的传说,就是成精的人参会变成穿红肚兜的小孩儿在山间地头瞎跑,人要是见了,喊一声“棒槌”,那小孩儿就会一头钻进土里现了原形,这个时候挖出来装兜里还不算完,因为它随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钻回土里,只有用红绳子栓在它头顶的花果下,才能带回去,

传说归传说,这题材的动画片我都看过,人参我也瞅见过真物,但是只见过干的,跟萝卜干也差不离,瞅着就硬邦邦的没啥食欲,据说年轻力壮的人吃了还流鼻血,再说了,人参叫这个名字,也只不过是因为塔略微有点人形而已,这特么的是什么鬼,活脱就是个小孩儿,哪儿有这么像人的,也特么的太不科学了,

陆恒川叹了口气,振了振自己的领子,说道:“人参年头越大,也就越像人,越像人的,效用也就越大,传说之中的万年人参,吃了可以直接成仙,这一颗估计也有千八百年了,是寻也寻不到的好东西,没想到被那个东西找到了,所以我才问你,要不要吃一口,延年益寿,看你这个肾虚样,还能给你壮,阳气,”

你娘,你特么才肾虚呢,

就算是这样,我对这么像是同类的东西,也实在下不了嘴,那股子恶心劲儿还是挥之不去,我只好说道:“那那个小个子呢,”

“狡兔三窟,已经不知道溜到哪儿去了,看见了咱们的样子,吓的破了胆,连这种宝贝都不要了,”陆恒川接着说道:“不要白不要,归咱们了,”

说着,真把那个玩意儿给取出来,跟我俩人一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放进了他的车里,

这个时候,人参出锅缩了水,瞅着虽然还是巨大无比,却没有刚才那么像小孩儿了,而且也略微能看出根须来,闹得我感觉自己刚才的表现太特么的丢人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就问陆恒川,那个小个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结果陆恒川理直气壮的说昨天没追上,他也没看清楚,不过能被鬼面具给吓住,那肯定就不是死人,咱们第一次反伤了它,第二次偷走了它的东西,它现在应该是在惊吓之中没缓过来,一旦清醒了琢磨过味儿,肯定跟咱们没完,到时候,直接捉个囫囵的,

合着你也没看出来,我又问那十二个鬼面具到底是什么说头,那玩意儿弱智还是怎么着,咋就真能被吓着,

陆恒川就给我解释了起来,那一声“三界侍卫,五帝司迎”是泰山府君出行的号子,泰山府君是谁,中国民间自古以来,就有人死以后魂归泰山的说法,顾名思义,泰山府君就是主管地府,治理鬼魂的神的称号,还有一个别称叫东岳大帝,

而泰山府君五百年一轮换,掌管天下生死轮回,所以不仅死人怕泰山府君,逃离轮回的任何东西,全怕泰山府君,

传说之中,泰山府君出巡,前面后面,都是浩荡的鬼神打点前后,还有十二个厉鬼先行官开路,

所以我们用了十二个面具,就是要假造成泰山府君出行的假象,不管哪个小个子是个什么来历,都能给他吓的屁滚尿流,从而抓住他的蛛丝马迹,

不然的话,那东西狡猾又多疑,你上哪儿找它的老巢去,

陆恒川对自己的计策还挺满意:“没成想还顺手捞到了这种东西,算是意外收获,今天它肯定会来找自己的东西,到时候,因为气急败坏,一定会漏洞百出,”

这个腹?王八蛋简直是个人精,哪一步都数算的步步到位,好像天生就是为了坑其他人而生,

说到这里,陆恒川瞅着我:“你真不要一点这个东西,说不定,在什么关键时刻,能把人九死一生的命给吊回来,”

说到这我忽然也反应过来了,那这个功能跟引元珠不是就差不多了吗,肯定大大能用得着,再说了,济爷还没醒,万一这个东西能救醒济爷不就好了,

与此同时,半梦半醒之中听到的那个“魁首”也浮现到了我的脑海了,下意识的,我就指着人参的脑袋:“那我要这个,”

“你倒是不傻,”陆恒川刮目相看似得的盯着我:“你不是不认识这个吗,”

我梗着脖子答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陆恒川模样像是有点后悔,但还是答应了,

接着我就问他,打算怎么抓那个东西,

陆恒川往老太太的屋里指了指,说:“桃胶,”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我自己不是也被木匠老太太用胶给粘上过一次吗,这次轮到哪个小个子了,

说着陆恒川就把那一罐子桃胶给抱来了,先结结实实的在祠堂后面那个洞口糊上了一层,

桃胶这种东西,对人来说没啥,甚至还能熬汤喝,但是对邪物来说,几乎是致命的,碰上去就下不来,因为桃树辟邪,古代逢年过节挂桃符就是这个讲究,而传说之中的门神,神荼郁垒,也是用桃枝来打鬼的,桃胶是桃树上的精华,尤其见效,

封住了这个洞口,看来那个小个子就一定会去找其他的洞口,而我们这蹬鼻子上脸的欺负,一定会让它跟陆恒川预料的一样,气急败坏,方寸大乱,

等到再入了夜,陆恒川带着我进了祠堂,就在门缝和门槛上细致的刷上了一层桃胶,将大门粘的严丝合缝的,又在门内涂上了桃胶,保证那玩意儿一脚踩进来,粘个结结实实,

本来我还想既然那玩意肯定来,还不如直接把桃胶粘在门外边,但是再一想,不得不称赞陆恒川想的妙,一方面直接涂在外面很可能会被那东西给发现,避免上当,一方面这么做是声东击西,能放松那玩意儿的警惕,你想,费这么大功夫粘住了祠堂门和洞口,那玩意儿肯定以为我们就这么两下子,不过是想封住了不让它进出而已,

所以它就会认定,只要能进门来再找到我们,就能万事大吉的报仇了,费尽力气进来之后,哪儿还会顾忌脚底下是啥,一下就得踩上粘住,防不胜防,

果然,到了半夜,门口传来了一阵细微的推门声,还有一阵呼哧呼哧的声音,像是人被气坏了发出来的,我精神一振,那玩意儿果然寻仇来了,

但是因为有桃胶,所以怎么也弄不开,那玩意儿开始死命的抓挠起来,紧接着,甚至开始“咔咔”的啮咬了起来,

万籁俱寂之中,这个声音让人头皮发?,那个玩意儿的牙齿,有多厉害,连特么木头都磕的动,何况,宋为民财大气粗,祠堂的木料用的是上好的小曲叶柳硬木头,

眼瞅着那玩意儿费劲巴拉的把门板给咬穿了之后,倒是没进来,而是一下安静了下来,我趴在棉被里往外看,有点疑心,难道这玩意儿放弃了,

但是显然并没有,一股子白气,忽然从它咬穿了的门板窟窿里扑了进来,

卧槽,这玩意儿是什么,毒气,

陆恒川见状,沉下声音就说道:“现在开始,你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