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魂出窍/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头一紧,赶紧转头想把目光给别过去,可是我的目光像是被?鼠狼用胶给粘上了,死死的粘在了?鼠狼的眼睛上,

你娘,这下坏了,

但就算心里清楚,我也知道已经来不及了,我的脖子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一丝也转不过去,那双?里透?,琥珀似得眼睛像是一对万花筒,在我脑海里翻来覆去的乱转,这个感觉跟上次吃了毒蘑菇产生幻觉差不多,头晕恶心,脑袋瓜跟要炸开了一样,疼的要裂,

好像自己是个木偶,身上被人用线给牵上了,人家让我怎么动,我就只能怎么动,

那扑面而来的水气迎上来,真他妈的冷,眼瞅着跟白娘子水漫金山寺一样,很快爬上来漫过了我的脚脖子,暗河越来越汹涌,看这个意思,这灵脉绝不是个小灵脉,风水气聚的快如龙卷风,应该马上就要将这个溶洞给淹满了,

虽然平时灵脉越大,能力越大,可现在,你娘,看这样子,灵脉越大,死的越快,

陆恒川在我身后,被我这么一挡,应该还没看到?鼠狼的眼睛,我想开口喊他救我,可是张不开嘴,只觉得自己的嘴左右一咧,可能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陆恒川跟看见什么恶心的东西似得,皱起了眉头,

你他妈的不是会相面吗,你相一下我的表情我的心啊,

我暗送秋波似得,特别想让他拉住我,冲着我腋下掐两把——跟撞邪一样,被?鼠狼迷魂,膀子下也会多出多余的东西,但凡能被人死死掐住了,保准管事,

可我说不出来,虽然陆恒川也一把拉住我胳膊,有点莫名其妙的问我是不是找死,可我只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转过身去,脚不受控制的要往汹涌的暗河里面走,

这个感觉来的太特么快,我连运气也来不及,就像是被人飞快的推着走,

陆恒川一回头,显然也在我之后瞅见了那个?鼠狼,我没法转身看他的情况,只知道身后一下没了声音,这他妈的可倒好,这个扫把星终于把自己也给克了,

我眼瞅着自己要迈进暗河里面了,不由也着了慌,拼尽全力的想从?鼠狼的控制之中挣脱出来,可是这个?鼠狼倒是没白在灵脉上住了这么长时间,确实成了气候,

难怪迷的好几个人上了吊,连我的行气都根本不管用,看来能耐比医院里面的那个歪脖色鬼厉害多了,

歪脖色鬼上我身,只不过像是被人骑在了脖子上,一努力行气,还是能掀翻的,可现在我完全成了?鼠狼的傀儡,是被控制了心神……水没过我大腿了,

你娘,怎么死的也好,让?鼠狼迷魂迷死了,这话传出去我们李家颜面何存啊,

这个时候我激灵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了,被歪脖压身体,行气能把它掀翻,被?鼠狼控制魂,我就得让魂挣开控制,

迷魂……只有我的魂魄比?鼠狼强大,才能做到,

《窥天神测》里面提过一种修行,叫“存思”,但是这一等,可比我的“行气”要高上一个层次,是养神之道,

说白了行气是锻炼身体,存思则是冥想,锻炼魂魄,初期可以强大自己的心神,等到真正练出来之后,可神游天外,神游出去者,思念五脏之神,念随神往来,亦洞见身耳,

也就是跟传说之中的仙人一样,让魂魄和身体分开,灵魂出窍,特别精妙,也很危险,因为修行不到位的话,有可能会走火入魔,魂不附体,变成植物人,

而且我从来也没尝试过,没人指导,一般没法练,怕回不来啊,

你娘,现在不是谨慎的时候了,一个弄不好,我就淹死在这里,权且死马当活马医吧,

人分三魂七魄,魂是阳气,构成人的思维才智,魄是粗粝重浊的阴气,构成人的感觉形体,现在?鼠狼控制的,就是魄,魂魄一分,控制一定会断开,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念起了《窥天神测》之中关于存思的描述:“常以旦思洞天,日中思洞地,夜半思洞渊,亦可日中顿思三真……”

你娘,水到我胸口了,

也特么不知道身后的陆恒川死了没有……

不行,绝不能掺杂杂念,我一门心思,将神魂往上升,这个感觉难以形容,就像是精神脱离肉体,强行让人一分为二一样,

可这也太特么难了,根本做不到啊,

水到了我下巴了……

难道这一次……真的要跟“吊”的字相一样,得自己找死,死在这里了……

忽然这个时候,我听见那个苍老的声音像是叹了口气,紧接着,像是有人推了我一把,我一下觉得自己的神魂像是气球一样,缓缓的壮大了起来,接着就往上升,逐渐断了跟身体的联系,而束缚着我的那条线,也猛地因此而崩开了,

神魂重新沉下来,手脚一瞬间重新能活动了,想不到在后背上东西的帮助下,还真完成了,

再回头一看,陆恒川那个王八蛋也呆若木鸡的站在了原地,显然也被?鼠狼给控制住了,跟个雕像一样,

?鼠狼自己应该已经因为水越来越深,攀爬到了出口上方,我没法直接看它,只用眼角余光瞅见了一条垂下来的尾巴,

你娘,首先要把?鼠狼给制服了,要不陆恒川也得淹死在这里,可是咋制服呢……只要跟它打了照面,就会重新被它所控制,对了,我猛然反应过来,正好可以用那面镇魂镜,

而镇魂镜还在陆恒川的手上,我只好弯腰潜入到水里,想把镇魂镜给拿上来,可镇魂镜被牢牢锁在陆恒川手里,我根本拿不起来,

没办法,我运气在手,一把打在了陆恒川胳膊上的麻筋上,陆恒川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手,镇魂镜落到了水里,我一把给捞起来了,接着,藏在了手里,

“叽叽叽……”那?鼠狼显然也没想到我能逃脱它的迷魂术,有点意外,这个时候水越来越高,我卡住了陆恒川的脖子,拖着陆恒川的脑袋勉强往上游,让他的脸好歹露在了水面上不至于淹死,?鼠狼似乎也觉得我们已经跑不出去了,听声音应该像是想从上面钻个洞逃出去,

我怎么可能这么便宜了它,将镜子腾到抱着陆恒川的手上,空下一手,运足了气往上一抓,就抓住了它的尾巴,狠狠的把它从石壁上拽了下来,

这个时候,它肯定放不了屁了,只会为了自保,再次用眼睛迷魂,我等的就是这一瞬,将镇魂镜翻过来,就把正面怼在了它脸上,

“叽……”只听它又一声惨叫,忽然掉过了身子,直接跟萝卜似得插进了水里,坠了下去,

看来是照了镇魂镜,中了自己的迷魂术,达成了自己对我们的要求,下去喂鱼了,简直咎由自取,活该,

与此同时,陆恒川的手脚也微微一动,显然?鼠狼这一沉底,他也从迷魂术的控制之中挣脱出来了,一歪头咳嗽出了一大口水来,死鱼眼盯着我:“你背上不是有那东西吗,怎么还这么没用,”

草泥马,你弱你有理啊,真是白吃馒头嫌面?,老子多余给你提溜出来,淹死你算了,

可惜陆恒川一明白过来,水性倒是挺好的,也用不着我了,长腿长手一划,就沉下去,顺着出口游,

我只好吸了一口气,也跟了过去,

只要能坚持着从来路游出去,打入口上祠堂,就算逃出生天了,

可是刚一动身,我忽然觉得水流不对,这并不是死水或者流水,而是旋涡,缠裹着我们,就要把我们往穴眼里面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