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专克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个激灵,你娘,这都能看出来,

接着老头儿又笑了:“可惜李克生二十来年前不做这一行了,要不然的话,坐在这里的,就不是我了,”

这意思,我爷爷以前在这个圈子里混的还挺开,

说实话,虽然跟我爷爷住在一个村子里,可是我爷爷跟我很少见面,从小就听说我是个邪命,专克血亲,济爷说我要是真孝顺,离着我亲爷爷越远越好,

我懵懵懂懂的,跟个本来就不熟的老头儿也没什么感情,我爷爷的葬礼上,恐怕就是我们挨的最近的一次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根本就不了解,更没啥兴趣,何况济爷也没提过,

现在想想,其中肯定有什么没让我知道的苦衷,这让我心里有几分发酸,忍不住就问道:“不知道,我爷爷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头儿听了我这话,倒是吃了一惊,但是马上就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说道:“你看我这脑子,我记得,你是老济带大的,难怪,算了,你爷爷今年不是没了么,逝者安息,咱们不嚼舌头根子,”

这话又让我多疑了起来,“嚼舌头根子”,你这意思是本来打算说我爷爷的坏话啊,

难道我们家老头儿以前跟你不对付,

陆恒川戳了我一把,我知道言多必失,就没多话,毕竟今天是来求人的,没准还得看人家脸色,

老头儿倒是也没说别的,自顾自的拿出了一张白手绢,在上面写了个字:“你的来意,我知道了,故人的孙子,也不好不照顾,不过在此之前,让我一个长辈,瞅瞅你混饭吃的本事,行不行,”

真是没想到贿赂人还得考试,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测字是我本行,可是我低头一瞅这个字,心里就扑腾了起来,

这个老头儿,难道是诚心来难为人的,这特么的哪儿是个字啊,这他娘的不是个鬼画符吗,

测字讲究的一般有十个方法,一,装头法,比如古加草为苦,二,接脚法,比如中加心为忠,剩下的以此类推,还有三,破解法,四,包笼法等等,都是建立在汉字的结构上,万变不离其宗,不离八卦相生的原理,然后生生化化,变幻万端,根据求解人所问之事来推演,

上次济爷让我走的时候,写了一个“逃”字,只不过是把我会看的一部分给隐去了,这个老头儿更狠,特么给我写了个不是字的字,你这还叫测字吗,你直接叫测画算了,

但是眼下有求于人,受的冤枉还得靠他打点,自然不好得罪,我把一肚子的你娘给压下去,凝气于目,仔细的相看老头儿给我出的这个难题,

这个字形,姑且称之为字吧,纷乱无章,不过勉强能分辨出来,奇奇偶偶水溶溶,有直不斜方是木,水为独,木成双,

一水二木,自成“淋”字,“淋”者何解,正如同楚汉之争,这说明这个老头目前有个劲敌,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正是争斗的两败俱伤之意,

老头儿一听,禁不住就愣了,但老头儿毕竟见多识广,立刻把那个表情给压下去了:“你看我是楚,还是汉,”

这话问的,楚霸王自绝江东,刘邦称雄中原,你就是想问问这一场争斗,你是赢是输呗,

我继续看下去:“不瞒您说,林的部分,是您,”

老头儿嘴角一抽:“你是说,这一次我会输,”

陆恒川又戳了我一下,瞅这意思我要是说不出好话来,八成得把我戳成筛子,

我话锋一转:“我的意思是,您这里,独木不成林,淋字不光是楚汉之意,也有水木清华之兆,这指代的是景色开阔秀丽,也就是说,但凡您能得到个好帮手,困扰您的事情,将会迎刃而解,豁然开朗,何况木上水下,当为杰解,您是当世先生之杰,什么事能难得到您呢,”

老头儿微微一笑,这话像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我也觉得,自己这马屁拍的清新脱俗,

其实木者,好大也,是重名望,水者,利也,是贪财,这个老头儿地位虽然很高,可是既爱慕虚荣又贪财,难怪陆恒川要找这个老头来贿赂了,

这种老头儿跟我爷爷不对付,反倒是让我安心,可见我爷爷生前不是跟他同流合污的人,

“说的不错,”老头儿眯起眼睛来:“其实我也觉得,李家门风严得很,老济也不是不靠谱的人,怎么也不可能把唯一一点骨血养到金乌牒上去,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给你伸冤,”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还没出完,老头儿话锋一转:“只是这件事情,证据确凿,已经给你定了性,有点不好办,这样吧,你给我提供点有利于你的证据,好让我把先前的证据给推翻了,”

我忙问道:“诬陷我的事什么证据,您给我讲讲,”

老头儿娓娓道来,原来我这件事情,是被人匿名举报的,

举报的人寄来了一叠子证据,管事儿的拿出来一看,人证物证具在,事情性质恶劣,再一调查,唐志鹏也确实死了,叫了人去太清堂喊我当堂对证,偏偏我又不在,所以当即给我扣上了个畏罪潜逃的罪名,直接上了金乌牒,

我一想,难不成就是我在帮咪咪姐解决鬼子母神那件事情的时候,被他们当成畏罪潜逃了,我自打上太清堂来了,就那么一两天不在家,就特么给定性成了畏罪潜逃了,我冤不冤啊,

于是我强烈要求看看那证据,老头儿也挺大方,直接拿出来了一叠子东西交给我了,

我打开那个大文具袋一看,当时就傻了,照片上那个人,可不就是我吗,

但见照片上的我捧了一手的东西,满身鲜血淋漓,资料上面还写了,唐志鹏的亲友亲眼看见照片上的我杀了人,只是不知道我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一心还想私下报仇,却不知道被谁给捅到上头去了,

这个人,叫谁一看都是我,只有我知道,这特么的,就是毁了我和芜菁的冥婚,害了济爷,还把我推下李家大宅,闹得我背上多了了俩那玩意儿的人,

他确实跟我一模一样,我第一次当面见他,都特么以为自己是照镜子呢,

我也想找他,只是一直不知道去哪儿找,这下可倒好,他居然还冒了我的名来陷害我,跟我究竟是个什么仇什么怨,

我还想找他呢,我得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坑我,

“这人……”我有点艰难的开了口,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说出来,一定也不会有人相信:“这个人不是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知道这个人不是你,”没成想,陆恒川和老头儿竟然异口同声:“他跟你,同貌不同相,”

“啊,”我听糊涂了:“这是啥意思,”

老头儿让跟陆恒川解释,陆恒川答道:“照片上的人确实跟你长相相似,可是这个人命宫有悬针纹,个性偏激,易走歪路,而你命宫圆满,不见纹路,说明你这辈子,还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加上这个人官禄宫过横纹,年少时肯定吃过不少苦,多疑不信人,你官禄宫却端正丰隆,说明一向平顺,将来也会有一番作为,简单来说,他有戾气,你却和善,他有心计,你却坦荡,样样都是你占上风,只可惜……”

我还是第一次听人给我相面,听得一愣一愣的:“可惜什么,”

陆恒川指着照片说道:“这个人,只要跟你遇上,恐怕专克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