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咬东西/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全中国人应该都听说过,

那个女人冲着四合院里面的一重房子瞧了一眼,像是带着点惊惧,手脚跟癫痫似得一直哆嗦,嘴里喃喃自语:“分明是死了啊……死了活过来也就算了,还整个变了一个人,肯定……肯定是借尸还魂……”

唐志鹰死过一次,我听得是云里雾里,就让她细说,

这女人索性一屁股坐在了院子里的围栏上,掏出个手绢来醒了醒鼻涕,就开始讲述了起来,说她老公唐志鹰平时应酬很多,自己也烟酒不离手,所以四十来岁就得了心脑疾病,时常要靠药物维持着,有一天应酬回来,在屋里泡澡,结果一直也不出来,

她有点纳闷,就开了浴室门进去看,结果一探头,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见他老公整个人泡在了大浴缸里,不动了,

她反应过来,疑心老公泡澡的时候犯病了,就立刻把她老公给捞出来了,可是她老公捞出来之后,浑身冰凉,眼珠子也翻上去了,不管手腕的脉搏还是颈动脉,都摸不出来,显然已经没气了,

她吓得浑身哆嗦,赶紧跑出去叫人,家里人赶来了之后,确实瞅着像是死透了,一家人哭天抢地,才想起来打了120,医生来了一瞅也直摇头,说病人确实已经死了,犯病昏厥后沉入水里窒息而死,应该算是死于意外,救不回来了,让他们节哀顺变,

一家人没法子,只好给唐志鹰办葬礼,结果刚把丧帖印刷好,棺材里面忽然有了响动,把众人吓的不轻,都以为是诈尸了,虽然他们不是武先生,可也不能眼瞅着自己家里闹鬼,有胆子大的年轻后背把棺材打开一看,谁都没想到,是唐志鹰又给活了,说是口干,要水喝,

这种事其实也从新闻上看见过,说人可能有心脏骤停啥的假死现象,加上唐志鹰本来就有心脏病,可能性就更大了,一家人还挺高兴的,后怕差点就火葬了,还庆祝他死而复生,

没成想,唐志鹰这么一活,就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呢,作为唐志鹰的女人,是第一个发现的,

唐志鹰平时爱面子,也非常善于交际,何况本身也出名,找他看坟山的预约排到了三个月之后都不止,所以他一天有十几个小时是在外面应酬做生意的,但是自打唐志鹰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一门心思就闷在屋里,生意也不做了,不知道一个人在鼓捣些什么,

唐志鹰的女人关心他,结果他对媳妇也不闻不问,甚至很不耐烦,而且不管是吃饭的口味,还是说话的语气,都跟以前判若两人,

唐志鹰的女人一开始没多想,还换位思考,觉得这人死过一次之后,也有可能对生前的很多事情看淡了,有点变化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可能他比起之前一门心思的追名逐利,现在反倒是对自己的生活质量产生啥新看法了,但是让唐志鹰媳妇觉得无法想通的是,唐志鹰现在多了一个怪癖,就是咬东西,

只要是在手边的东西,不管是笔帽,水杯,甚至是书扉页,他都能拿出来咬,甚至一手的指甲,也都给咬的支离破碎的,

而唐志鹰以前是个有洁癖的人,连食物都会挑三拣四,更别说乱咬东西了,

眼瞅着唐志鹰越来越不对劲儿,唐志鹰的女人心里也有点疑惑,但是真正让唐志鹰女人感觉,这个人已经不是自己老公的时候,是有一天两个人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医疗剧,里面有个场景,是往已经不能进食的病人喉咙里放管子,结果看着看着,唐志鹰忽然用上海话来了一句:“吾死的时候,嗓子里就插着这个东西好多晨光,邪气难受,”

这话一下把唐志鹰的女人给吓住了,问他什么意思,但是唐志鹰像是反应过来了,立刻恢复了平时的语气,说自己没说什么,

唐志鹰的女人是北方人,听不懂这话什么意思,而唐志鹰这辈子,也从来没去过南方,不可能跟说家乡话一样,这样无意又娴熟的讲出来,

唐志鹰的女人长了个心眼儿,??的把那句话给记下来了,找了个上海朋友问怎么翻译,结果那个上海朋友回答道,这话的意思是,我死的时候,嗓子就插着这个东西很长时间,非常难受,

可是唐志鹰死的时候,医生只过来看了一眼,就确定死亡了,根本没给他插过任何管子,何来“很长时间”,“难受”一说呢,

唐志鹰的女人开始害了怕,疑心是自己男人死的时候正遇上了什么孤魂野鬼,上了他的身,可是你一问他关于以前的事情来试探他,他保准答的头头是道,甚至只有夫妻俩知道的秘密,他也对答如流——诡异的是,你越试探他,他越兴奋,似乎就等着你试探一样,闹得唐志鹰的女人再怎么怀疑,也一点证据也没有,

唐志鹰媳妇没法子,只得偷偷的找人来商量,就把唐志鹏给喊来了,

唐志鹏是唐志鹰的亲弟弟,俩人从小一起长大,如果附在了唐志鹰身上的,真是什么别人,那唐志鹏准能看出来,

唐志鹏当时正在外地,听说了之后,先是一愣,还重复了一句“咬东西……”唐志鹰媳妇一听,就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但是唐志鹰跟说漏嘴一样,赶紧就把那话头给剪断了,只满口答应立刻回来,说会带来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肯定能帮着解决这件事情,

结果唐志鹏刚一回来,还没来得及进院子,就被那个跟我一样的人给弄死了,还把唐志鹏带来的东西抢走了,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唐志鹏带来的到底是什么,只有那个匿名举报的说是某种贵重物品,可是也早就已经无从查证了,

唐家祖祖辈辈都是看风水的,祖上还在大清朝出过画堪舆图的大师,也算是个望族,现在所有心思都被放在了唐志鹏被杀的事情上,认定了凶手要骑在唐家脖子上拉屎,个个摩拳擦掌要报复,结果刚查出来这个人是商店街太清堂李千树,事情就被举报到了上面去,他们想私下报仇也报不了,全气的要炸肺,谁也顾不上管这件事情——何况确实也没人相信唐志鹰女人的一面之词,

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唐志鹰女人更没了主意,只好靠着唐志鹰以前的人脉,倒是把我贿赂的茂先生给联系上了,还许下了重酬,茂先生答应了,可是接连派了几个先生前来,都没能看出唐志鹰是借尸还魂,反而都觉得是唐志鹰女人想多了,还委婉的劝她看看心理医生什么的,也许就是丈夫的假死刺激到她了,

我倒是明白,不是他们看不出来,听着茂先生的意思,只怕是这件事情不好解决,他们说的托词而已,而茂先生又看重这一笔重酬,不愿意轻言放弃,

说到这里,唐志鹰的女人抽搭了起来:“不仅没能把事情给搞清楚,还把小叔子给搭进去了,要不是我喊他,特也不至于回来,不至于遇上这件事……我现在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这事儿听起来确实奇怪,当然借尸还魂在戏剧小说里可能经常出现,但是实际上,这种情况是非常罕见的,不是谁都能随便找到一具尸体就扑上去,要不然的话,满大街的孤魂野鬼不都能找个新死的尸体死而复生了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