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三吱儿/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人有三魂七魄,才能调动起身体,可人死之后,魂魄绝对不是完整的,能调动的起尸体的鬼魂,那特么肯定不是普通的死人,八成有点气候了,跟我之前遇上的都不太一样,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不去投胎,流连忘返当个鬼,很有可能当鬼比当人还滋润点,姜是老的辣,肯定懂得多,这真要是个积年老鬼,可还真有点难对付,

这一家的风水自然不用说,人家比我们专业,显然他们家一直以来过的都是很平顺的,总不会让自己家的风水有什么招邪的纰漏,能进到了这里来的,也知道不能是什么善茬,

想到这里,我就瞅了陆恒川一眼,而陆恒川还是面无表情的,一直在打量这个女人,估计想从上面看出点什么来,

我就转头问唐志鹰的女人:“这事儿我们肯定尽力帮忙,不过还有一样,我想跟你打听一下,你这边有没有那个跟我一样的人的线索,”

那个女人倒是被我问愣了:“那个人,你们俩真不是同一个人,”

我赶紧摆摆手:“说实话,我也被那个人给坑惨了,这件事情,就是他仗着跟我长得像,诚心嫁祸给我的,”

那个女人半信半疑:“如果不是你,那肯定也是你兄弟,你们干啥反目成仇,”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那个女人想了想,瞅着我也不像是个说瞎话的,才松了口:“我们家的人也想找你兄弟,他们应该有线索,只要你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情,我就让他们把你兄弟的事情解决了,”

别说,这女人还真会讨价还价,不做生意可真是屈才了,

我只好苦笑了一下答应了:“当然,我这次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跟你们唐家人说清楚了,那个人真的不是我,我才是商店街太清堂的李千树,而且我跟他们一样,也吃了那个人的亏,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那女人也反应的挺快:“那我明白了,你放心,这个误会我帮你解开,”

说着,领着我们就往屋里走,边走边交代我们说好了托词,别露馅了,别的不怕,怕那个东西防着我们,

我点了点头应了下来,一打开那屋的门,我打眼一看,登时就傻了眼,

卧槽,这是住人的地方,

只见里面墙纸,被套,桌子上的书,全特么一片狼藉,破破烂烂,都跟被耗子给磕了似得,我们村里有时候也闹耗子,但是耗子最多是把被子咬开个窟窿,叼出来点棉花套子,或者是把黄纸啃掉一角,要是造成这个屋里里的破坏度,那得需要多少耗子,估摸得批发,

唐志鹰女人瞅出了我的表情,压低了声音说道,这都是唐志鹰弄得,

我忍不住在心里啧啧称奇,寻思着一会得看看唐志鹰的牙是什么做的,能创造成这个场面,我有点疑心他身上的东西是耗子精,

正这会一个人从屋里出来了,叼着个塑料杯子,显然正在咬杯子口,那一圈全是深深浅浅的牙印子,他一瞅见我们,倒是皱起了眉头,跟他媳妇就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我不见外人,”

这个唐志鹰长得有点像是《三国演义》里面的司马懿,有点鹰视狼顾之相,我不会看相,但是总觉得这种长相的人,八成不是什么好人,

感觉也确实跟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电视里的唐志鹰普通话非常标准,可是眼前的唐志鹰,却有一种奇怪的口音,确实有点上海的意思,

如果他不是上海人,比起讲上海话来,这种略带上海口音的本地话,才应该更难学,

而且电视上的唐志鹰特别威严,眼前的唐志鹰虽然一身好衣服,却说不出的猥琐,

而陆恒川则低低的说道:“命宫凹陷见骨,一脸死相,肯定是借尸还魂了,”

果然,可是我凝气于目,却没看出这人跟普通活人有什么不同,算了,有陆恒川在,相面也轮不到我,

“他们不是外人,”唐志鹰媳妇可能早就在心里准备好了说辞,迎上去就说道:“是我娘家的远方表弟,听说咱们家出事,这不是大老远的赶来了,都是一片好心,”

唐志鹰媳妇想把我们跟唐志鹰介绍一下,没成想唐志鹰摆摆手,说:“你娘家不是乡下地方吗,我才不要认识乡巴佬,只知道削尖了脑袋往有油水的地方钻,该不会是来打抽丰的吧,”

得,把我们当成来借钱的了,

唐志鹰媳妇倒是巴不得他这么想:“你看,我表弟也不是白来占咱们家便宜的,对了,他测字测的准,我带他来,想给你测测今年的运势,”

“是吗,”唐志鹰撇着嘴,翘起小拇指就旁若无人挖起鼻孔来,刻薄的看了我一眼:“免了,我不信这个,”

卧槽,没想到字都不给测,难道说……他不乐意暴露笔迹,

唐志鹰媳妇急了:“他也是一片好心,怎么你就不能理解一下呢,写个字又不费什么事,”

唐志鹰意犹未尽的掏出小拇指,把一团黑弹了出去,脸色一凛:“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用你教我怎么说话,我看你是越来越得意忘形了,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我还没死呢,”

唐志鹰媳妇敢怒不敢言,而那个唐志鹰接着说道:“我先吃饭,你们自便,”

这意思就是连饭都不想请我们这些“乡下亲戚”吃一口,

唐志鹰媳妇跟我们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们跟上去偷看,还给我们指了个雕花屏风扇后面的窟窿眼,能透过窟窿眼望进去,我心说虽然唐志鹰确实诡异,可是他吃东西有啥好看,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可没想到一看清楚唐志鹰吃的东西,真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他蹲在了墙角,从暖气夹板里拿了一个盘子,盘子里有十来只粉色的小动物,有爪有眼,蠕蠕动着围在一个调味碟上,摆成了一个圈,

再仔细一看那小动物是啥,我的肠胃顿时就开始翻江倒海,是特么刚孵出来没多长时间的老鼠,

只见唐志鹰用筷子夹起来一只,那玩意儿还在筷子头扭动,“吱”的叫了一声,把它沾到碟子里蘸料,又“吱”了一声,最后,唐志鹰将它塞进嘴里,最后“吱”了一声,尾巴还在他嘴边摇晃,

“哟,”陆恒川很淡定的来一句:“名菜啊,三吱儿,”

唐志鹰媳妇脸都青了,我好险没把早餐给吐出来,刚说他四处乱啃乱咬,是老鼠精附身,咋就自己吃起老鼠来了,

而唐志鹰吸溜吸溜吃的有滋有味,我瞅着腥膻的血水从他嘴角流出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唐志鹰媳妇想的一点错也没有,这特么的哪儿还是个人啊,简直比李国庆媳妇被我大伯撞客上还邪性,

等唐志鹰吃完了,打了个饱嗝,就回去睡觉了,唐志鹰媳妇赶紧拉了我一把,低声说道:“我之前听茂先生说了,是不是他写啥,你就能看出点啥,”

我忙点点头:“算是吧,”

“那你跟我来,”唐志鹰媳妇说道:“他今天不写,我也没法子,有张字条是他变样之后写的,我给你瞅瞅,”

在一个背人的地方,唐志鹰媳妇掏出了一张揉皱了的纸,是个一封信,讨教风水问题的,询问唐志鹰要不要在某处引新的水源,唐志鹰在上面签了个歪歪扭扭的“引”字,

我一看那个字,后背一下就凉了,忍不住“咦”了一声,

唐志鹰媳妇本来就紧张,被我这么一“咦”,脸色更难看了:“你看出什么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