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钻地派/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照着这么个啃法,我就知道他这口牙保不住,

唐本初大概也反应过来了,虽然也往那方面想了,却还是没法子相信,盯着唐志鹰,试探性的喊了一声:“爸……”

唐志鹰没应声,只直勾勾的望着唐本初,忽然又笑了:“孩子,长得真快,”

连我都禁不住背后冒凉气,这种话,哪儿像是个当爹的说的,分明是很长时间不见面的人,才能说出来,

唐本初张大了嘴,脱口而出:“这就是那个人……这个腔调,一模一样……他不是我爸,不是我爸,”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唐志鹰似笑非笑:“我不是你爸,还能是谁,”

我暗暗拉了唐本初一把,转脸说道:“姐夫,别怪孩子,你就是这一阵子太爱咬东西,把孩子给吓住了,”

“是吗,”唐志鹰环顾了一下一片狼藉的起居室,喃喃说道:“这倒也是,只是习惯了,不好改,”

是啊,习惯只可能是积年养成的,不可能是突然改变的,

没成想这个时候,唐本初忽然猛地揪住了唐志鹰的脖子,嘶吼道:“你不是我爸,你是那个咬东西的人,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跑到我爸身上,”

唐本初的力道是很大的,可是唐志鹰就算被他死死的扼住了脖子,也还是波澜不惊,那表情就像是这副身体本来就不是他的一样:“你这么说,有证据吗,我劝你,别说胡话,不管是法律上,还是遗传学上,我都是你爸,你喊破了天,也推翻不了,”

看着这个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显然是想要长期霸占了唐志鹰的一切,根本不打算走,就算被人揭穿,也完全不怕,最重要的是,这话还真是没毛病,这个世界,有几个人相信借尸还魂,

而这个时候,这里的响动把罗艳梅也给惊动了,一连嚷着出什么事了就跑了过来,一瞅是唐本初跟唐志鹰出了冲突,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对唐本初那个嫌恶的表情连掩盖也不掩盖,显然是怕唐本初这么一捣乱,打草惊蛇:“本初,你放开你爸,你这是干什么,”

“你分明就不是我爸,”唐本初还要嘶吼,我已经把他给扯下来了,推说小孩子青春期搞叛逆,将唐本初给拉了出来,

唐志鹰的声音还在屋里响:“我是不是,你说了不算,”

而罗艳梅察言观色,倒是好生劝慰了几句,让唐志鹰消消气,

“我爸当年害了他,他就一直留在我们家,伺机报复是不是,”被我一路拖到了我住的客房,唐本初精神有点涣散,手脚却不住的发抖,显然是吓得不轻:“这叫什么,是不是叫……阴魂不散,”

这个时候,陆恒川早就回来了,显然把事情已经听了个七七八八,忽然开口问道:“你爸招惹那个人,是多少年前的事情,”

唐本初一愣,仔细想了想,说这事儿也有七八年了,

陆恒川仔细想了想,转身就去看他们家书架上的书,

那些书也不是别的,都是唐志鹰自己写的书,这些年他着作颇丰,好几本还被奉为了风水行业的宝典,陆恒川的手指弹钢琴似得在书架上化了一大圈,点中了一本书,抽出来给我:“这本,是唐志鹰第一本书,”

你娘,眼下正说着借尸还魂的事情呢,说毛线的书,我本来是没兴趣的,可是书到了手里,总条件反射会扫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我忽然就想明白了:“卧槽……”

是为了这个,才绑架了那个咬东西的人,

陆恒川看我明白了,就冲我笑:“还有,你听说过返魂香吗,”

《窥天神测》里面说过引魂香,这种东西能把死人的魂给勾出来,当初汉武帝死了一个妃子,就是东方朔用引魂香招回来,跟汉武帝重述相思的,据说能让死人复活,

而制作起来,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这东西很稀罕,一根价值万金,至于使用,更是?烦,需要七根引魂香,同时烤炙刚死之人的七窍,这样的话,三魂七魄,就能十分完整的被引出来……

难怪那个咬东西的人,三魂七魄不散,

卧槽,我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这么说,当初唐本初看见小叔和老爹将那个咬东西的人架在火上烤,才特么不是要吃那个人的肉,而是在用引魂香烤他的七窍,目的是想在他死了之后,抢在阴差之前,来勾他的魂,

唐志鹰和唐志鹏为什么勾魂,结合那本唐志鹰的书,我算是全想明白了,你娘,原来是这么回事,

但我不明白的是,有必要为了这个,把那个咬东西的人给杀掉吗,这在我看来,根本就不值得,

“我看那个人,八成来了就不想走,”陆恒川说道:“要知道真相,还得从他的来历入手,”

他的特点还是很显着的,磨牙,还吃老鼠,难不成跟老鼠有关,

啥风水师是跟老鼠有关的,我和陆恒川当然都没啥概念,转念一想,我看到了唐本初身上:“你会风水吗,”

唐本初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风水博大精深,我不敢托大说自己会,就是有时候跟小叔在一起,小叔给我讲过一些,”

我一听,连忙问道:“你小叔有没有提起过,什么风水术,跟老鼠有关,”

唐本初想都没想:“是有这么一门风水术,是通过驯养老鼠来寻龙定穴的,不过那一脉风水术只是风水师们传说的,可信性不高,跟野史似得,谁也没见过,不敢保证是不是真的,”

就是这个,不管可信不可信,我忙让唐本初细说,

唐本初就开始讲述了起来,所谓风水,按说应该上看地势水脉,下寻穴眼,可是土下的穴眼,人力挖掘那肯定不现实,所以据说有这么一门看风水的,另辟蹊径,专门让在土里行走的老鼠来代替人下洞找穴眼,这一派,名字也不太雅观,叫钻地派,

俗话说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土下行动,没有比老鼠更方便的,所以只要驯养得当,功夫省了老鼻子了,

不过这种钻地派属于旁门左道,绝对是为正统风水师所不齿,一般看风水的都凭着家传的本事安身立命,他们可倒是好,凭自己养的老鼠,说出去贻笑大方,

而且据说为了养老鼠,他们跟老鼠同吃同住,甚至保持跟老鼠一样的习惯,就是为了跟老鼠心神合一,听着比喜洋洋还扯淡,所以这个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派别跟鬼一样,听到的人多,见到的人少,

确实扯淡,但是要跟那个磨牙的习惯联系上,就不扯淡了,

我跟陆恒川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明白了,

这么说来,那个人,原来是钻地派的风水师,可是他到底是怎么被唐志鹰和唐志鹏给绑架的呢,

但是事情查到了这里,我已经把真相弄的已经差不多了,

没成想正在这个时候,隔壁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像是罗艳梅的声音,

我们都给愣了,赶紧跑出去了,结果刚一开门,忽然看见罗艳梅从客厅里满头是血的跑了进来,直往我们屋里钻,满口尖叫着:“你们快救救我,要弄死我……那个借尸还魂的,要弄死我……”

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唐志鹰整个人逆着光,站在门口,脸面全隐藏在?暗里,只有手上,提着个大花瓶……那个大花瓶的瓶口,还沾着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