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砸花瓶/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艳梅显然还记得我的身手,一下藏在了我身后,揪着我的衣服不放:“快把他从我老公身上赶下去,快赶下去,他用花瓶敲我头,你看,你看,”

果然,罗艳梅额角上破了好大一块,显而易见,这是下了杀人的心,

我心说刚才还好好的,又你娘出什么猫腻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啊,

一问之下,罗艳梅身子一颤,连声说道:“他肯定是心虚,怕我把他借尸还魂的事情给说出去,是要杀我灭口,你们来也来了,不能不管,”

唐本初一听这个,眼睛又红了,虽然他显然不是心疼罗艳梅:“草泥马,我不能让那个东西在我爸身上为非作歹,败坏我们家名声,”

说着,伸手抄过一条椅子,就想着故技重施,砸那人头上去,

我赶紧拉住他:“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说你是赶鬼,真要是赶走了谁信,还特么的不把你丫当成杀父凶手崩了你,我劝你老实点,这里有我,”

我测字的事深入他心,他铁定觉得我特别可靠,不由自主的就听我的话,把椅子给放下了,那感觉跟小弟听大佬的一样,

别说,这种感觉还挺威风的,

没成想我这逼还没装利索,唐志鹰忽然冲了过来,对着我就扬起了手里的花瓶,

我心里暗自叫苦,这年头管闲事确实有风险,需谨慎,上街扶个老人都有可能被讹诈,见义勇为也有可能会被敲花瓶,

不过说实话我也不怕,毕竟我也是个后背有料的人,不用自己走脑子,身体就跟执行命令的机器人一样开启自动还击模式,但是我没想到,这一次不一样,

还没来得及我动手,唐志鹰一手举起了花瓶,另一手却按住了我胸前,

我还没反应过来,身上本来已经被激的乱窜的气像是猛然被截住了,好像大开的水龙头被堵上一样,那个反作用力倒是将我给狠狠的顶了一个踉跄,

卧槽,这个唐志鹰,竟然知道怎么控制那股气,

而趁我没站稳,唐志鹰手起瓶落,就要砸在罗艳梅的头上,

那个气势来势汹汹,罗艳梅要是给砸上了,脑浆子非得崩我脸上来不可,

我眼瞅没机会还手,灵机一动,猛地把雷击木从身上拿了出来,一下敲在了那个大花瓶上,

雷击木是何等的硬,我又运气在手,灌注了十成十的力道,只听“咣当”一声,那大花瓶在即将砸在罗艳梅脑袋上的时候应声而碎,瓷片茬子下雨似的撒了我一身,

罗艳梅哪儿经得起这种惊吓,虽然那大花瓶肯定没砸上她,可她还是大叫一声,跟过火的面条一样软倒在地,裆里缓缓的湿透了,紧接着大叫起来:“别别别……别杀我……”

唐志鹰忽然叹了口气,瞅着我像是有几分无奈,嘴里喃喃道:“她该死,”

“她该不该死是阎王爷说了算,”我转过头,瞅着唐志鹰开了口:“不是你,”

一直跟死人一样坐视不管的陆恒川忽然说道:“你可以讲讲,她为什么该死,”

唐志鹰一双阴郁的眼光盯在了罗艳梅的脸上:“你问问她,”

“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罗艳梅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狼狈的了不得,但是那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显然这个时候都没忘记察言观色:“我这辈子,没做过任何亏心事……”

一边的唐本初倒是冷哼了一声,显然意外的有点解气,

“真正的唐志鹰,是你弄死的,”陆恒川口气淡淡的,说得话却意外的震撼:“山根的灰暗气色,漫及山根两旁而达夫座,主背叛丈夫,你一见我们,就特别肯定的说,真正的唐志鹰肯定已经死了,只有动手杀人的人,才能这么确定,”

卧槽,这腹?王八蛋早就看出来了,却一直憋着没说,

罗艳梅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我……我……”

我忽然也想起来了,那个“引”字不光是有被招来的意思,还是药引子的意思,推算之下:“你从唐志鹰吃的药上动了手脚,对不对,”

唐志鹰有心脑血管病,泡澡时候水温高,时间长,都会让人有危险,如果将唐志鹰的药给换了,泡澡时引起发病,却来不及吃药,肯定会出人命,

看罗艳梅被戳中心事的惊恐样子,显然我是说对了,只见她张了嘴,还想说谎,可是已经无从抵赖,唐本初一听,立刻瞪大了两只眼睛,一把揪住了罗艳梅:“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害死了我爸,”

罗艳梅眼看不好没法圆谎了,反倒是指着唐志鹰说:“你们不去审那个占了你爸身子的死人,倒是来审我,也太欺负人了,你爸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的,”

唐本初咬了咬牙,一把甩开了罗艳梅,死死盯着唐志鹰:“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就算我爸当年害了你,可是我爸和小叔,现在已经死了,你还想怎么样,一定要把我们全家害成家破人亡吗,”

“你还看不出来,”我拉过了唐本初:“他要砸罗艳梅,应该是刚知道这个真相,想给你爸报仇,”

“什么,”唐本初没反应过来,一下糊涂了:“什么叫给我爸报仇,他……他不是被我爸给害死的吗,”

“他的死跟你爸没关系,”我答道:“你爸和你小叔,在前些年将他给弄回到你们家,不是为了害他,反倒是为了救他,”

唐本初傻了眼,把我这话咀嚼了半天,才问道:“你能不能,说明白点,我听不懂,”

不光唐本初听不懂,连唐志鹰的眼里都闪过一丝错愕:“你……你怎么知道,”

我没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是钻地派的,”

唐志鹰那张阴郁的脸一听这三个字,却像是死水微澜,居然有了一丝动容:“好几十年,没听过这三个字了,想不到居然还有人记得,”

也是你们这一派太奇葩了,你说你们是风水师还是驯兽师啊,

想到这里我忽然回忆起他提过的那个树林遮墓碑的坟山来,说棺材如果被树根穿透,会怎样怎样,大概也是通过老鼠给知道的,

“你也承认,你不是唐志鹰了,”我接着说道:“不如咱们就直接把话给说开,当年唐志鹰和唐志鹏找你,不是为了胁迫你,而是想跟你学风水术,是不是,“”那不可能,”唐本初立刻抢过了话头:“我们唐家打清朝开始就干这一行,凭啥去学那种旁门左道,”

“话虽这么说,可你爸恐怕不是个有天分的人,”我回身把唐志鹰第一本书丢给了唐本初:“你想想,你爸在找来这个人之前,是不是一直籍籍无名,可是这件事情之后,猛然就声名鹊起,成了一代风水大师了,”

唐本初翻开了那本书,一下也愣了:“这倒是……我小时候,也听家里叔伯私下议论,说我爸虽然是长子,可是一点挑大梁的本事都没有,闹得几个堂兄弟还为这个来笑话我,我还跟他们打过架……”

“一个人的才能,不可能一天就变出来,”我接着说道:“这说明,你爸肯定也为自己的不开窍暗暗着急,但是他听说了有这么个钻地派,不用学风水,只要养老鼠就可以了,所以你爸,肯定是想走捷径,从这里来学风水,好在家族里扬眉吐气,这才找到了这个钻地派的风水先生,”

说到这里,我看向了唐志鹰:“可是其中,偏偏出了岔子,”

唐志鹰嘴角一扯,露出个苦笑:“确实出了岔子,就在那个岔子上,我把命给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