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购物狂/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诶呀,这不是马老板吗,我心里咯噔一声,他死了……

“你别害怕,”马老板赶紧说道:“你没忘了吧,你上次去下边喊魂,咱们还见了面,”

那会可真是多亏马老板照顾了,我赶紧点头,说我没忘,这么一来我就明白了,他肯定是贿赂了谁托梦来的,

掐了自己一把,果然不疼,

马老板搓了搓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为了你孙子的事儿来的,李老板,我求你救救他,别让他在这条歪路上越走越远,我们马家,可就还这么一个独苗了,”

白天的事情我当然也没忘,赶紧就问马老板到底是怎么回事,马老板挺着急的说:“这笔钱来的确实是邪财,是他用命换的,要是再这么下去,那他非得……”

结果马老板的话还没说完,我忽然听到了一声鸡叫,接着像是被人给推了一把,猛地就醒过来了,

一睁眼,天还没亮,

卧槽,我反应过来,商店街上哪儿特么的有鸡啊,

那个声音,是怎么回事,但是再一听,鸡叫声还是不绝于耳,我推门一瞅,闹半天是唐本初定的闹铃,把特么我都给吵醒了,自己还睡的呼呼的,

死人最怕鸡叫,刚才恐怕是马老板被那个声音吓跑,还以为天亮了,白瞎贿赂半天来托梦了,

起来揉了揉眼睛,寻思到底是故人之托,要不我就过去一趟吧,

再闭上眼睛补了一觉,果然再也没梦见马老板,等天亮了,收拾了一下出了门,只见唐本初已经开了店,王德光正在跟一个客人说话,瞅见我就让我下去谈价,我心里这个激动啊,这老鼠要不怎么这么怕王德光呢,他就是个招财猫啊,

我先给那个客人测了一字,显然这个客人的问题还真出在坟山上,我就指挥王德光跟着去看看,要是弄好了,别的不说,我们四个人这一个月的伙食费算是够了,

唐本初跟我招呼了一下,也上学去了,陆恒川的门紧闭着,可能还没起,我就奔马三他们家去了,

因为马老板生前经常请人吃饭,所以他们家铺面和本宅我都认识,商店街存在了好几十年,所以铺子主人往往离着铺子住的都不远,古玩店老板说过,这马三赚了钱之后,把以前卖出去的产业都盘回来了,我估计他还住在马老板的旧宅子了,

那个旧宅子就在商店街后面,是胡同里的平房小院,我一看,锈红色铁门是虚掩着的,直接推门就进去了,扬声喊道:“马三,”

结果刚一进这个院子,我就傻了眼,卧槽,这特么是住人的院子,根本插不下脚去,

只见那个院子里面,跟废品收购站似得,满打满算,全是东西,品种也多种多样,大到双开门冰箱,小的首饰盒子,应有尽有,琳琅满目,跟废品收购站不同的是,这些东西,全是崭新崭新的,有的上面甚至还粘着发票,显然买来之后,连用都没用过,

卧槽,知道你有钱了,可你也不能这么胡花乱花吧,

东西买来不用,是个什么意义,

而我这么一喊,马三也没回话,我没法子,就只得吃力的从这些货品之中分开了一条小缝隙,仗着自己瘦,老鼠似得钻进去了,

院子这么个光景,屋里就更别提了,杂物仓库都没这么挤,一看那东西的种类,我这心里是越来越纳闷,乱七八糟的也没什么规律可循,他买这些好像就是为了把钱给花出去似得,难道他乍然暴富,一下得了购物狂病,

这特么也奇怪了,一般不是女人才得这种病吗,看这么多东西,他估计一天到晚啥也没干,光特么买买买了,

从这里勉强又往里一穿行,勉强听到了低低的鼾声,我扎进去一看,可不马三正躺在一个大箱子上睡觉呢吗,

那个大箱子上的标志,是xx水族箱,

真特么没有你不买的东西,

我推了马三一把:“马三,马三,”

马三熟睡之中被我这么一戳,条件反射似得就爬了起来,抓起了裤子就往外跑:“缓缓……缓缓我就还账,”

你娘,这就是被人追债的后遗症吧,

果然,马三很快也反应过来了,手一松,裤子就掉地上了:“不对啊,账我全还完了啊……”

说着有点纳闷的转头一看,闹清楚了是我,这才像是松了口气:“李老板啊,诶呀妈呀可吓死我了,还以为又来要账的了,你来找我有啥事啊,借钱咋着,”

借你妈个蛋的钱,但是一想也是,虽然是他爷爷给我托的梦,可我这么一来也有点师出无名,就随口说道:“没啥,我就是从你这边路过,瞅见满屋子东西,问问你最近干啥买卖,是不是要搞超市商场啥的囤货呢,”

“囤个几把毛啊,”马三抓了抓脑袋,有点敷衍的说道:“我就是瞎几把买,这不是,手头宽松吗,”

一看就没说实话,我就接着说道:“我也不是托大,可我跟你爷爷是老交情了,你爷爷以前还交代过我,让我照料着你点,你要是遇上了什么?烦,可以直接跟我说,”

马三噗嗤一声就笑了:“不是我说话难听,你比我还小两岁吧,我用得着你照顾,是不是你买卖不好干,穷疯了过来攀交情啊,”

这就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也懒得跟他计较:“要不这样吧,你写个字,我看看,不管你要钱,”

“打住啊,”马三抬手就说道:“你们干这一行的我还不知道,先说不要钱,接着就开始说啥你有灾有难,不破解就不行,你马三爷也不吃这一套,”

真尼玛属木鱼的,油盐不进啊,我转身瞅了瞅,正看见一个箱子上有个签收单据,上面是马三留下的字,好像是付清的意思,一个“付”字,

一看这个“付”字,我心里咯噔一下,卧槽,这个马三看来是惹上了大?烦了,

“付”者,立人为寸,意思就是把人化整为零,一寸一寸割断,

当然,这肯定不是什么杀人酷刑,意思是人的寿命被他当成了交易的工具,作为代价,花完了就没了,

而这个字写得左小右大,显然这笔买卖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人命少,该付出的多,

付者,加耳为附,意思是他是听从了别人的诱骗才会这么做的,我立刻问道:“你来邪财的这个法子,是谁教给你的,”

马三眨眨眼,一下愣了:“你……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多了,”我说道:“你这是刀尖儿上舔血的买卖,一个弄不好,你这三代单传的命就玩儿进去了,”

马三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脸色也有种被人拆穿的惶恐,但还是嘴硬:“你就是胡蒙的,我觉得,我现在过得挺好,不用你管闲事,”

再一看,那个写着字的箱子里的商品名称是竹席子,付上有竹为符,我一寻思:“你心里明白吧,这是个邪术,用邪术赚钱,你觉得你会有好果子吃吗,”

“邪术又怎么样,”马三像是恼羞成怒:“那也轮不到你管,我弄到的钱,我想怎么花怎么花,”

说着,就把我给推出去了:“赶紧给我走,”

我叹了口气:“走就走,一寸光阴一寸金,你自己看着办,人这一辈子什么东西都是有定数的,等你害怕了,上太清堂找我,”

马三犹豫了一下,眼睛闪过了一丝惊恐,但还是把那个惊恐给压下去,转身把门关上了,

我回到了太清堂,暗想,这又特么的是个棘手的买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