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来还账/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三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而那个人托着骰子的手动了动:“你敢要吗,”

本来对这玩意儿能不能赚钱都是半信半疑的,马三都没往忌讳那方面想,眼瞅着快让债给逼死了,一听这个,随即答道:“只要能让我赢钱,爱他妈的怎么办怎么办,”

再说了,真要是赢钱,那忌讳不犯不就行了,

马三冲着那骰子伸了手,攥到了手里之后,他对隔板后面的人说道:“这法子要是真管用,你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

可那只手早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缝隙之中给缩了回去,隔板之后那个人也不吱声了,

马三心里疑惑,心说你?痹该不会是有谁诚心消遣老子吧,咋拿完了屁也不放了,

想到这里他出去就把后面那个厕所门给踹开了,

可是那扇门板之后,只有一个空荡荡的便池,根本连个人毛都没有,

一股子带着厕所味儿的凉风冲着马三兜头吹过来,马三浑身一个激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再翻自己的兜里,特么根本就是空的,哪儿有毛线的骰子,

马三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疑心自己做了一场梦,要么……就是撞鬼了,

这么想着,他把手心打开一看,一下就傻了,

他手心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乌青乌青的淤痕,跟那个骰子的大小,一模一样,

他差点没给吓死,但是转念一想,还你妈的怕什么死,今天再不回本,早晚也被高利贷的给砍死,最后还不是一样没好果子吃,索性心一横,再特么来一把再说,

这么想着,他杀回商店街,找蜜姐,古玩店老板等人痛哭流涕的借了钱,杀回到了赌场上,

本来他心里也是挺忐忑的,可谁知道上了赌桌之后,一把一把,眼瞅着赌本翻番,筹码越积越多,赢的人家都以为他出了老千,

所以很快就回了本,还赢了个盆满钵满,他心里这个高兴啊,之前围着他说风凉话的,现如今也都变了嘴脸,反过来一口一个三哥一口一个三爷的,都撺掇说赢了大钱不给大家伙“吃喜”说不过去,

“吃喜“是赌场上的一个规矩,意思就是赢钱的人从自己赢来的钱里抽出点分给围观的吃瓜群众,让大家一起粘粘喜气,

本来马三心里得意,是愿意请他们吃喜的,可是偏偏就在要掏钱的时候,他猛地想起来,给他骰子的人说了,赢来的钱,不能给人,

马三心里有了嘀咕,转而拿了钱去买了吃的喝的分了,众人虽然也不算太乐意吧,好歹聊胜于无,

眼瞅着要到了半夜,马三犹豫了起来,这钱好不容易才赢来,一天就花光未免可惜,可手掌心上那个乌青似乎在提醒他,这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他心一横,把所有的钱都买了东西,丢在了家里,

第二天,他一早又去赌,依旧是势不可挡,顺顺当当的又赢了不少钱,这次他给自己把帐全还清了,接着就盘回祖业,照着商店街老街坊的话来说,那就是牵大郎(牵牛花)上墙头——一步登天,

装逼嘚瑟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赢钱是赢的开心,可是花钱却花的力不从心,这该买的也买,不该买的也买,他实在是有点不知道怎么花这钱了,

买楼吧,买不了,买车吧,不太够,偏偏其他的东西又用不了这么多,而且他天天都得去赌——因为没有一分存款,第二天岂不是得喝风,

他也想过,实在不行前一天买多点吃的,第二天就不去赌了,

这这个法子行不通,只要他一天不赌,手上的那个淤青就要命的疼,那个感觉跟被毒蛇咬了一样,钻心,什么法子治也不管用,

而只要一上赌桌一摸钱,那个疼则不药自愈,

这个意思,是督促他,每天都得赌,还得多赌,

人都想有花不完的钱,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却让马三感觉到既头疼又恐惧,简而言之,他花钱花吐了,

这话要是让普通人听到也许得气死,可是疖子长在谁身上,谁自己疼,

说到这里,马三拿着毛巾使劲儿擦了一下自己的脸,

唐本初都听愣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又给他添上了一碗水,

我说怎么马三买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合着真没别的意义,就是为了花钱,

而今天不给那个美女零花钱,也是因为把钱给别人,是犯了忌讳,

我瞅着他问:“我早上可是给了你机会了,可你那个时候还是执迷不悟的,你倒是说说,现在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把你给吓的迷途知返了,”

马三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李叔叔,你是不知道,我犯忌讳了,”

原来马三今天不是又赢了不少钱吗,他买那些小零碎也实在是买腻了,路过蜜姐的首饰店,忽然灵机一动,卧槽,首饰昂贵又不占地方,还能储值,自己早就应该想到,买这玩意儿花钱不就行了吗,

想到这里他这个激动啊,直埋怨自己没想到,于是赶紧跑进去,拿了今天赢得钱,就要买首饰,蜜姐本来不想理他,可上门是客,又是拿了现钱,蜜姐也改了态度,给他挑了不少首饰,打包带回去了,

结果到了半夜十一点多的时候,马三刚睡着,忽然蜜姐就来敲门,马三挺纳闷蜜姐要干啥,原来蜜姐卖给马三的首饰里面,被伙计不小心混进去了一条样品,晚上盘点仓库的时候才发现,

那样品肯定不值那么多钱啊,于是蜜姐就把那多出来的钱揣兜里给他送回来了,

马三反应了反应,心说这他妈的可坏了,坚持不要,说就想花这么多钱买个样品,绝对不让蜜姐给他退钱,

可蜜姐不干,说干了一辈子珠宝买卖了,末了落个奸商坑钱的名头,传出去她生意还咋做,坚持把钱丢给了马三,自己开着豪车扬长而去,

马三追出来,吃了一肚子尾气,眼瞅着马上就半夜十二点了,一下子也给慌了,于是赶紧跑到街上想找个商店啥的,赶紧把那几千块钱给花了,

可是大半夜的,哪儿特么还有开着的店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是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可便利店也没见过买好几千块钱东西的,就一个一个给他扫码收银,

眼瞅着收银员身后的表马上就指向了十二点了,把马三急的啊,尿都快出来了,而就在差五分钟就到时间的时候,偏偏最后关头,便利店停电了,

这把马三给气的呀,等电来了,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

马三当然是很心慌,可是捧着那堆东西出来,也没发现有啥不妥,他这心里一下就开怀了,心说卧槽,原来没啥事儿,八成那个人吓唬老子呢,特么的,白让老子整天瞎几把花钱,花的身心俱疲,这下可好,以后还真不如把钱存起来,娶个媳妇啥的,

没成想,他这美事儿还没想完,忽然就听见身后有个脚步声,像是一直在跟着他,

他这心里纳闷啊,难不成有人看中他这满手的超市货,想着打劫,

他还心说这点破玩意算个屁,你要是要老子送你了,结果转头一看身后,手里捧着的东西稀里哗啦就都给撒了一地,

他身后……空荡荡的,只有声音,没有人,

尼玛,听错了,他赶紧转过头,继续往前走,可是走着走着,只听那个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而且比刚才近了很多,并且,一个低沉的声音猛然响在了他耳边,阴森森的来了一句:“还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