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放鬼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声可算得上是把马三吓的差点拉了裤,紧接着,他的手就一阵剧痛,低头一看,那个淤青扩散的大了一圈,疼的钻心蚀骨,难以描述,

他再傻也知道害怕,显然身后那个东西跟给他骰子的人说的“要是敢就试试”是一码事,哪儿还敢去瞅身后的到底是谁,跌跌撞撞的就往前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子一扑就趴在了地上,像是绊到了哪里,可脚底下又根本没东西……

那个感觉,跟是谁抓住了他的脚一样,

与此同时,像是有个又大又沉重的东西猛地压在了马三后背上,马三感觉出来,自己身上一寸一寸的,像是不会动了,这个感觉,跟鬼压床一模一样,好像自己正在慢慢的死去,

这个时候,他心里只浮现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

可谁知道,那个被压的感觉到了下巴的时候,却猛地给消失了,

马三自己都没想到,简直有点不敢信相信,那个东西咋能放过自己呢,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是得到了劫后余生,不由站起来撒腿就跑,可这一跑,也没方向,不知不觉的,就一下跑到了我门脸上来,

他心里一想,卧槽,这特么的是天命注定啊,可不就起来砸门了,

可就在他砸门的时候,还能听得出来,身后那个脚步声,一直像是阴魂不散的在跟着他,

说到这里,马三浑身抖的跟筛糠似得,可怜巴巴的瞅着我:“李叔叔,你说这下子,我可怎么办啊,”

唐本初血气方刚,对什么事情都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忙问我:“师父,为什么那个东西追着追着就不追了,”

“这还用说,”我瞅着马三:“瞅你整天万花丛中过的,想不到你还是个处男啊,”

马三一听我这个问题,刚才还惨白惨白的脸一瞬间跟烤熟的螃蟹一样泛了红:“那,不是啊,我,我身经百战……”

“啊,”唐本初一愣:“那不可能吧,街坊邻居不是都说他一直很喜欢泡妹子吗,”

“泡个屁,”我瞅着他:“要不是童男的纯阳血,那玩意儿绝对走不了,”

说着我看向了马三,说你那些妹子都泡到哪儿去了,

马三一看我这意思显然是把他看穿了,只得扭扭捏捏的说道,自己那方面其实不太行,有点障碍,这不是有了钱,就想着找几个美女,没准能缓解好了呢,

“哦……”唐本初这才明白了过来:“他一下栽了一个狗吃屎,撞出来了一鼻子血,流到下巴上了,哎呀,没想到童子血这么管用,”

“是啊,”我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可得好好保持住了,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破,”

“诶嘿,”唐本初大着胆子问:“师父,你碰到过万不得已没有,”

“滚蛋,”你娘,我特么的还想知道这万不得已啥时候来呢,

“是是是,”唐本初赶紧举手投降:“我不提了不提了,”

马三瞅着我们还能开的起来玩笑,一张脸比哭还难看:“李叔叔,你瞅瞅,小侄这事儿还有救没有,”

说着,就把自己一只手给递过来了,我一瞧,浑身鸡皮疙瘩直炸,你娘,他那个手,看的人瘆得慌,

据他说,手掌心本来只有骰子那么大,可现在瞅着,已经有了象棋那么大,乌?乌?的,一看就跟有毒似得,而且皮肤层咕咕嚷嚷的,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我也知道,里面肯定是有邪术的关系,就按着《窥天神测》里面的法子,叫唐本初先撒一泡童子尿,接着混上了以前留下来的无根水,用棉签沾了,擦在了他手掌心上,

结果非但没减轻他的痛苦,反而棉签一粘上那个淤青,也被染?了,

你娘,这意思就是说,他中的东西实在太毒,连辟邪圣物都不管用,

我还是头一次碰上这种情况,到底是粘上什么崴不掉的腥油了……

但是一寻思白天看的那个“付”字,我心里就有了底,“付”字在手则为“拊”,一个是拍打或者抚摸,还有一个是“把柄”的意思,可不就是人家抓住了你的把柄,要抓住你不放了,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古往今来谁都不能违反,要想解决,也真的只能还账了,

“可我要咋还呢,”马三快哭出来了:“真要拿我的命来还不成,我这也一辈子,就值这么点钱啊,”

你他妈的还不知足呢,多少人这一辈子都没花过你糟蹋的这么多钱,

我寻思了一下,马老板费这么大功夫托付我,再说我也确实应该多行善事补偿我泄露的天机,这事儿多难办也得迎头赶上,

唐本初看我发呆,追着问我:“师父,那个人到底是啥来头,”

我答道:“那个借运气给他的,八成不是人,而是……”

结果我话还没完,陆恒川不知道就从哪儿冒了出来:“而是鬼债,”

你娘,不好好睡觉,又出来风头,还以为缺你个臭鸡蛋打不了槽子糕啊,

“鬼债,”唐本初听着很新鲜:“啥叫鬼债,”

世上不是有很多的孤魂野鬼吗,其中有一部分是贪恋人间,逃离轮回,还有一部分,是因为生前犯了很大的罪孽,以至于没资格入轮回,这种死人,就需要在人间将罪孽给赎清楚,才能重新转世为人,

不过犯罪容易赎罪难,那些死人本身活着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善茬,这一死了之后,自然也没那么大的耐心做好人好事,像有人被车撞,他拉一把啦,有人下河被淹,他搭把手啦,来慢慢积攒功德,

他们会动歪心思,这个歪心思,就是放鬼债,

放鬼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已经没法考究,具体方式,就是把自己的罪孽,以利益相诱惑,转移到了活人身上,

人这一辈子的运气是有定数的,比如你一辈子走一百次运,三个月之内要是集中的用完了,那这三个月自然是平顺无比,可你剩下的人生就不好过了,

顾名思义,鬼债,就是利用活人急功近利的这个法子,跟人达成协议,只要人答应了下来,就跟达成了契约一样,会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虽然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不是送给你,而是提前让你拿到自己的东西,

而且得照规矩做,这样的话,如果人不触犯规矩,也算是是死人帮了活人一把,确实是功德一件,

但这件事情一旦触犯了契约,那你就得连本带利全还回去——死人该付出的债务,会转到你身上,

说起来,这就跟人间的高利贷一个意思,不过高利贷要你的钱,鬼债要你的命——他自己就可以用你的功德寿命为报酬,圆满投胎去了,

可能有人就以为这人间不就太险恶了吗,万一哪天碰到一个帮助自己的,也不敢接受了,特么要是放鬼债的怎么办,

可其实鬼债并不常见,有道是烂眼招苍蝇,非得是心术不正,一心盼着天上掉馅饼的,才会给放鬼债的死人可乘之机,

很显然,马三的各项指标,全符合鬼债的条件,

马三一听我解释就着急了:“我……我咋还,”

虽然说马三这也确实理亏在前,可是对方跟放高利贷的一样,花言巧语骗了马三,并且没跟他说了这玩意儿具体产生的危害,也有欺骗的事实,既然他也缺理,那我正好可以不客气,

你不仁我不义,糊弄一下应该也说得过去,

于是我就说,这鬼债,我帮你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