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折账了/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你没关系,”我摆了摆手:“行了,这都是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有法子,”

陆恒川一扯嘴角:“你能有什么法子,自己替马三还账,扛下来,”

他看着我的表情,总像是在说:“你特么是不是傻,”

“你当我真是个傻逼,解铃还须系铃人呗,”我盯着昏迷不醒的郭洋,冷冷的说道:“谁捅出来的窟窿,谁自己补,”

我忽然觉得,其实有时候以暴制暴也挺好的,这个世道,你不弄他,他就会弄你,以和为贵什么的,都太他妈的复杂了,谁的时间都挺宝贵的,反正已经得罪了郭洋,从开始就被他盯上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多恨我一点,少恨我一点,他都得对付我,

陆恒川倒像是有点没想到:“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烂好人,”

你懂个屁,烂好人跟傻子是两码事,

我也觉得我有点变了,却不知道这个变化是好是坏,

“师父,现在你要怎么办啊,”唐本初还是有点犹豫:“是不是弄死他啊……”

当然不能弄死他,真要是弄死他,我的手怎么办,

我伸手把自己的衣服扯下来,给他套上了,

“这能行不,”唐本初瞅着我这么做,显然也愣了:“你想着……让他自己当纸人替你,不……活人,不,也不对……“

唐本初虽然没说清楚,但是他理解的方向是对的,

既然债是他放出来的,那就让他来做我的替身,把债扔回到他头上好了,

摸了摸他脑壳,看着被板砖拍的挺邪乎,伤的倒是不重,他要是醒不过来,他的猎狗收债人就来不了,于是我先把他给捆起来,接着将秋水双鱼剑插在了他裆边,啪啪啪把他脸颊扇了一通,

果然,他很快就醒过来了,虽然一睁眼的时候还挺迷茫的,但是马上想起来了刚才的事情,露出了一脸阴狠:“李千树,亏你还是正道的文先生,竟然他妈在后面给我来阴的,你跟我们有什么区别,”

你来阴的天经地义,特么老子来阴的就成了对不起你了,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呗,”我说道:“不过身为正道的文先生,我还是有义务告诉你一声,你最好别乱动,要不你们家传宗接代的事情恐怕就没法让你做了,”

郭洋一开始没明白,低头一看秋水双鱼剑的位置,脸唰一下就白了:“我警告你,李千树,你的命在我手上,你他妈的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特么让你用世不得超生……”

“你说这个啊,”我大大咧咧的就把淤青的手心给伸过来了:“我也明白,那笔账因为我掺和,你给转到我身上来了,可现在这个形势,傻逼也知道谁占上风,闹个一拍两瞪眼对谁都不好,你说是不是,”

郭洋一直以来都以为我是个特别老实的人,就别人骑在我脖子上拉屎,我也不敢嫌臭的那种,没成想我今天反过来威胁他,是一脸的不信:“李千树,你这个王八蛋,你……你他妈的到底想怎么样,”

我嘿嘿一笑:“简单啊,折账呗,”

折账也是赌场里面的一句行话,比如我输给张三一百块钱,张三又输给李四一百块钱,那张三把这账就折到了我头上,也就是这一百块钱由我还给李四,跟张三再没关系了,

郭洋一听,立刻说道:“那也行,你愿意折给谁,陆恒川,还是你的小跟班儿,你放开我,我给你折,”

你娘,还真拿着老子当个煞笔了,我接着就说道:“那不行啊,我们都是一伙的,难道还得耗子扛枪,窝里斗,我这个意思,就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折给你,”

郭洋一愣,随即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套了我的衣服,自然也就明白了,后槽牙都咬的格格响:“李千树,亏你想得到,居然让我当你的替身,你他妈的……”

我把秋水双鱼剑往郭洋裆里更深了几分:“你不答应也行,那咱们就看看谁先哭,反正我死呢,也得拉个垫背的,对了,你说阴间有皇上没有,要是有,你能不能去当个太监总管啥的,直接平步青云,”

“我看够呛,”唐本初插嘴说道:“他这样的肾虚货也就是个小太监茬子,当不上总管,”

陆恒川竟然也像是很认真的在考虑他能不能当上总管的这个问题,表情太特么正经了,

“你他妈的也太欺负人了……”郭洋又是紧张又是愤怒,喉结跟个乒乓球似得上下滚来滚去,恨不得活吞了我,偏偏又拿我没法子,那模样太特么的有趣了,但是眼瞅着秋水双鱼剑寒光闪闪,我漫不经心的,手又像是没轻没重,他一咬牙,还是答应了,

但是他瞅着我的眼神,摆明是在说,这事儿跟我没完,

也无所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收鬼债的认主,直接让他管自己主人收寿命功德,百分百不可能,除非让他以为郭洋是我,才能收走,

本来这事儿打个白条就过去了,大家拍拍屁股都轻松,结果最后弄得这么复杂,对老君爷发誓,实在也非我所愿,

“师父,你瞅,”忽然唐本初戳了戳我,低声说道:“那边……是不是有啥,”

我一回头,果然看见了那团子?影,出现在了老地方,

来的倒是挺快,

我赶紧放了自己的血,抹在了郭洋的手上,接着将手上的伤口严严实实的给包裹上,免得被那个收债的发现,唐本初很机灵,立刻把旧伞给拿过来扣在了我头上把我藏了起来,

三个年轻男人围在这里,阳火旺盛,那个收鬼债的也有点忌惮,我们一散开,那个影子就缓缓的过来了,口口声声的,嘴里还咕哝着:“折账……折账……”

郭洋眼瞅着自己的“猎狗”要撕咬下自己的“肉”,那个表情别提多精彩了,唐本初看直眼了,嘀咕道:“我有点想拍下来当表情包,”

陆恒川没忍住给笑了,

说着唐本初又有点紧张:“师父,这个郭洋会不会自己死了啊,”

我摇摇头:“他那个意思,肯定已经积攒了不少的功德,这次就算被拖回去一部分,也绝对死不了,”

只是一想到以后还会有别人被郭洋给害了,我这心里还是有点不安,总有点放虎归山的感觉,可他只要会喘气,就肯定还一直是这样的货色,我又不能弄死他,只愿人贱自有天收,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浮现了一丝杀意,竟然真有点想弄死他一了百了,

但我马上醒悟过来了,赶紧把这个念头给压下去了,卧槽,我什么时候这么狠了,

“那就好,我还有点怕师父为了这么个傻逼自己损阴德呢,”唐本初想了想,又有点担心的问道:“那他要是死不了,会不会继续来找师父的麻烦,”

这还用问,按着他那个不吃亏的脾气,显然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可是这梁子没那么好解开,我也不抱希望过安生日子了,

眼瞅着郭洋被那团阴影当成了我,死狗似得被拖走了,我才喘了口气,刚站起来,忽然陆恒川就说道:“以前的你,会干出这样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事儿吗,”

搁在以前,那肯定不会,济爷教给我的,都是各种仁义,吃亏是福什么的,要是以前的我,说不定还真就自己把这账给扛下来了,

说起来,我确实变了,而陆恒川这话,像是话里有话,我看向陆恒川:“你这话啥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