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夜鸡叫/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人是穿着个衣服……勉强算是衣服吧,眼瞅着有点不对劲儿,胳膊个腿露在外面,瞅着怪模怪样的,

我寻思起来,难道得罪了个原始人,

这个想法我自己都觉得太扯,特么哪个原始人能在人间熬好几万年,早特么修成了上仙了,

定下心思仔细一看,只见那个人影露在了外面的胳膊腿,果然都像是骨节粗大,有点往下垂,肯定岁数不小,只见他竹竿似得手脚攀爬到了马长来的床上,伸出一只蒲扇似得的大手,奔着马长来的后背就推,

一个诡异的声音响了起来,让人脑瓜皮子直发炸:“让开,让开,”

这个声音,让唐本初直接打了个哆嗦,

而床上的马长来,那感觉也跟做了噩梦似得,眼睛虽然没睁开,可是眉头已经紧紧的锁在了一起,脑门上汗珠子直冒,显然挺痛苦的,

这个老头儿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自己想睡在床上,但是也不对啊,老头儿的身影都已经凝结到近乎有实体了,连手印子留的都那么清楚,把武先生都给整死了,虽然马长来正在行运,有吉星相照,可要说把马长来直接推到地上去,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费这个牛劲儿干什么,

这意思,简直跟马长来挡了他的路一样,到底妨碍他哪里了,

这个时候,那只离宫上的鸡越来越躁动了,咯咯咯的一个劲儿瞎叫唤,鸡其实是个能辟邪的东西,不仅鸡血很管用,眼睛还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死人又怕打鸣,所以对鸡一般是比较忌讳的,显然,这个鸡虽然还没打鸣,可这个吵闹声也足够让那个老头儿心烦意乱,只听那老头儿又低低的说了一句:“让开……挡路……”

挡路,

机会难得,我大着胆子直接在窗帘后面凝气于喉,尽量用死人的口吻说道:“你要上哪儿去,”

唐本初没想到我能跟个死人说话,眼睛瞬间就给瞪圆了,我使了个眼色让他别出声,那个老头儿因为阴泥封住了我们的命灯和阳气,没能察觉出我和唐本初其实是活人,还以为遇上了同类,哑着嗓子说道:“我要走,他挡着,我过不去,”

我立刻来了精神:“那他怎么样让开,才能让你过去,”

那个老头儿嘿嘿一笑:“他死了,我就能过去了,”

卧槽,这个笑声让人钻骨头的冷,唐本初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捂着嘴,像是怕自己喊出来,

我更纳闷了,为啥老头儿非要从马长来这里过去,显然他们俩中间有啥因缘,我刚想再问一句,那个老头儿忽然像是回过味儿来了:“你是谁啊,”

卧槽,我心里一提,把嗓子一压想诈出点什么来:“别提了,我也被这小子挡路了,过不去,”

“哦,”那个老头儿忽然像是来了兴趣:“你也是,你在哪里被他挡的,”

在哪里,卧槽,我顿时一愣,这是个啥问题,

唐本初瞅着我,一脸“卧槽这谎怎么圆”的惊恐表情,

反正谎也扯下了,只能打蛇随棍上的接茬道:“我是在……商店街,”

说实话我这心里也跳的砰砰的,这话说的合适了还好,说不合适,保不齐我也得跟那个武先生一样倒霉,毕竟死人不跟活人一样,他们要是发现自己被骗了,可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眼瞅着那个老头儿一边跟我们说话,那手也还在机械的推着马长来,一下一下的,别提多诡异了,

“原来是商店街,”那个老头儿缓缓的叹了口气:“我在荔枝湾,”

我耳朵立刻就竖起来了,还真打听出了点线索来,忍不住就把耳朵贴的更靠近窗帘了:“那当时……”

我是想问,那当时他是怎么挡着你的,可是谁知道马长来家看着豪华,破窗帘竟然是个豆腐渣工程,也不知怎地,忽然哗啦一下给掉下来了,

卧槽,窗帘这么一落,我和唐本初一下就毫无遮挡的呈现在了那个老头儿的面前,跟打开锅盖的大锅菜一样,

“不对,”那个老头儿的声音猛地就凌厉了起来:“你们没死……”

唐本初一下就傻了,一把揪住了我,我在心里骂了一万个你娘,赶紧把唐本初护在了身后:“半死,半死……”

那个老头儿缩回了推马长来的手,站起来,冲着我们就过来了:“你们是来捣乱的,跟上次那个一样……”

上次那个,不是已经被他给弄死了吗,

我早运气在手,握紧了雷击木,其实是暗自叫苦不迭的,倒不是怕他,以这种横插一脚的方式,掺和进了老头儿跟马长来还没弄清楚的因果里,但凡一出手,恐怕对我的功德来说,是有害而无利的,

能不动手,就别动手……可是瞅着那个老头儿的模样,也不像是要善罢甘休的,已经一步一步的冲着我走近了,那叉子似得手一张,冲着我就要抓,

唐本初也不敢抬头了,抓着我衣服的手颤的,把我都得带哆嗦了,

对了……我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主意来了,

只要我不动这个老头儿,用别的东西来动他不就行了吗,而这里,还有九只活鸡,

这鸡可真特么的是派上用场了,我微微沉下身子,运气在雷击木上,凌厉的一个横扫,就一下子把对着我的几只鸡给扫上了,

那鸡本来睡的好好的,并没有被老头儿的出现给惊醒,我这么一扫,那一身毛登时跟被炸了似得,跳起来就扑腾,嘴里咕咕咯咯叫个不停,鸡毛满世界乱飞,

这三只一受惊,剩下的也被裹了进来,全扑棱着翅膀乱窜,那老头儿显然也被惊了一下,我趁着这个功夫,用雷击木往鸡群身上就乱打,鸡估计没被这样暴击过,被我打的上蹿下跳,满地的糯米粉也给扑腾了起来,跟鸡毛一起,四处乱飞,这叫一个热闹,

而有几只鸡被打的狠了,一张嘴,只听”咕咕咯“一声长鸣,就打起了鸣来,

再厉害的死人也怕打鸣,虽然那个老头儿的表情被笼罩在了阴影之下,看不分明,但是显然对我是痕的咬牙切齿:“挡路……挡路……”

好么,这下估摸着拿我也跟马长来相提并论了,没准半夜,连我也要被印上个把手印子了……

就跟半夜鸡叫故事里的一样,一鸡打鸣,十鸡跟风,其他的鸡一听有叫唤的,也顾不上天亮了没亮,生怕自己喊晚了,都跟着打起了鸣来,几只鸡上下一扑腾,等安静下来,那个老头儿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唐本初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了半天的气:“师父……可……可吓死我了……”

“看你那点出息,”我把他给提了起来:“以后跟着我,这也就是个下酒菜级别的,该长的见识还多了去了,”

唐本初闹了个大红脸,赶紧说道:“反正,我知道跟在师父身边,那一准没事,”

而听到了这里鸡飞狗跳的声音,王德光也从别的屋子给冲进来了,一瞅我和唐本初一人一身鸡毛糯米粉,憋不住想乐,而那老头儿一走,马长来的鬼压床也没了,咕噜一下坐起身来,惊魂未定的瞅着我们:“咋……这是咋回事……咋全打了鸣了……”

“先不说别的,”我瞅着马长来:“这一阵子,你去过荔枝湾没有,”

“荔枝湾,”显然马长来对我这个问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回答道:“就前一阵路过过,没专程去过呀,大师,你问这个干啥,”

“你告诉我,”我瞅着马长来:“在你路过荔枝湾的时候,发生啥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