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镰刀煞/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娘,这老头儿不按常理出牌啊,

而那老头儿冲着我倏然逼近,身上带了好大的一股子药味儿,声音更特么诡异吓人了:“你也要挡着我……”

雷击木对生魂不管用,要是凝气在手,我虽然可以打他,却真心是不愿意出手,万一一个失手,给他打一个魂飞魄散,人家身体还没死呢,那我就无疑于一个杀人凶手了,

做个先生也太你妹的?烦了,打不过的自己吃亏,打的过的照样自己吃亏,

想到这里,我强按住了想要打退了他的气,硬生生的闪避了过去,气行逆流,这一下来的急,我差点被自己给带个大跟头,

眼瞅着我像是吃了亏,可把王德光和唐本初吓了一个够呛,还以为我是被那个老头儿给伤了,上手还想着帮我来:“老板,(师父),”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别吭声,那老头儿瞅着我,估计也知道我不是什么好惹的,似乎也犹豫了一下,我趁着这个机会凝气于喉,想先镇他一下:“咱们有话好好说,现在你的身体就在这里,你为什么不回去,”

那老头儿的声音本来就诡异,这会儿更是阴沉的要命:“我说过,那个挡着我的不死,我就回不去,”

你特么这是哪里来的讲究,没成想这个时候,我忽然看见,这个老头儿的腿上,竟然拴着一个不明不白的线,

这是什么鬼,看样子,像是阴气凝结的线啊,

你娘,我一下反应过来了,就跟以前我叫魂的那个二宝一样,这个老头儿的生魂,肯定是被谁给扣在外面了,

就好像抓了一个鸟,给鸟拴上一根线一样,把这个老头儿的生魂扣下,那这个老头儿肯定就回不到身体里去,

谁特么干的这伤天害理的事儿啊,也不怕生孩子没屁眼,

而老头儿见我一直碍事,像是也忍不住了,冲着我就要扑过来,我耳朵旁边只觉出了一阵阴风,却没法还手,灵机一动,一雷击木打在了那根拴着老头儿的线上,

果然,那线被我这么一打,真把老头儿给带了一个趔趄,

好像老头儿是个风筝,那线就是风筝线一样,老头儿显然是被放出来溜的,肯定还会被拖回去,我非得看看,扣着个老头儿,还让老头儿当索命鬼的,究竟是谁不可,

想到这里,我跟唐本初大喊了一声:“放音乐,”

这里是无菌病房,你肯定不能把鸡给带进来,早先为了以防万一,我就让唐本初在手机里面下载了一个鸡叫的音乐做不时之需,

唐本初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赶忙把手机给打开了,只听“喔喔喔……”一声,老头儿将要扑过来的身影像是被打了一样,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跟上次一样,飞快的就要顺着那条线给退回去,

我眼明手快,早一下将雷击木给压在了那条线上,跟着那条线就追,

唐本初和王德光不知道里面的法门,还以为我是被拖着走的,上来就要把我给拉回来,我赶忙让他们别碰我,在后面跟着我就行,

他们俩不明所以,只好跟上来了,我一边跟着线跑,一边暗自想到,现在这个情况,可真属于“鬼扯”了,

算了,不是想俏皮话的时候,眼瞅着那老头儿消失的飞快,要不是靠着雷击木压住了那条带着阴气的线,我特么长八条腿也追不上,这一路跑,简直让人想开个电动……

没法子,只要能把事情给解决了,累点就特么累点吧……没成想刚想到了这里,忽然有个穿白大褂的人从拐角的地方过来了,不偏不倚,竟然一下就撞我身上了,

卧槽,我猝不及防,被那人一撞,雷击木不由自主的就给松开了,心里这叫一个叫苦不迭,还想着赶紧去追,没成想跟我撞一起的那个人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是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李千树,你怎么又来了,”

啊,还认识我,我回头一看,你娘,闹半天竟然是小梁,

小梁摔的也不轻,拽着我站起来就皱眉头摸自己的腰:“一遇见你就没好事……”

你说你咋抢我台词呢,

我没顾得上搭理她,再找那个线,已经是找不到了,

这会唐本初和王德光也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问道:“追上没有,”

我摇了摇头,小梁不认识王德光和唐本初,我粗略的把事情给讲了一遍之后,小梁这才露出个挺尴尬的表情:“哎呀,这真是……不好意思了……”

唐本初咋了咋舌,面露担忧:“师父,这可是那胖子行运的最后一天了……”

还用你提醒,事已至此,也没别的法子,我只得说道:“把马长来喊起来,咱们去荔枝湾,”

既然马长来是在荔枝湾别的救护车,老头儿又是在那里出的魂,肯定那里有什么猫腻,

结果马长来这么一醒,还说要开车,结果却发现他无视交通规则,把车听的不是地方,已经被交警给拉着走了,

这他妈的也傻眼了,我没法子,刚想着打个出租车,小梁的车却发出了一个响亮的漂移声,停在了我们面前,车玻璃往下一摇,这叫一个英姿飒爽:“荔枝湾吗,我带你们去,”

“哎呀妈呀真是太好了,”马长来赶紧上了车:“遇上你真是好福气,”

你知道个屁,她要是不来,事情可能更简单,

小梁车技应该也算不错,不过非常遵守交通规则,红灯啥的都不乱闯,马长来憋屈的了不得,不住的撺掇小梁超车,被小梁两个白眼给瞪回来了,

什么叫记吃不记打,这就是活教材,

就算这次事情完了,感觉他还是会遇上其他的灾祸,那个“此”字本来就凶险,

等到了荔枝湾,马长来赶紧下车,凭着记忆,找到了别车的地方:“就是这里,”

这个时候,那个老头身上的阴气线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我也没把握那老头儿是不是还在这附近,只下来找,没成想刚下车,王德光倒是说道:“老板,这个位置有点不对劲儿啊,”

“咋,’我回头问他:”难道这里也是阴宅的风水,“

王德光摇摇头,拧起了眉头:“你看这附近,藏风聚水,白虎青龙环绕,不是阴宅,却是个修建庙宇的好地方,看意思,肯定供奉过神灵,不知道跟咱们的事情有关系没有,”

庙宇,

小梁听见了,就跟着插了一嘴:“你怎么知道的,也是本地老人,荔枝湾这里在我小时候确实是有个庙,可是因为城市规划建设给拆了,一二十年没听人提起过了,”

我一听,忙问道:“是个什么庙,”

小梁摇摇头,说道:“我也记不清楚了,只有点印象是小时候这里经常有庙会,我姥爷还带着我过来玩儿过,等着,我跟你打听打听,”

说着,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我寻思了起来,这要是有庙宇的话,难不成是那个老头儿冲撞了哪个神仙了,

王德光左看右看,还不住的念叨:“这边的人命肯定没少出,你看,这条马路为了照顾水面,修成了弯的,那是伤人命的镰刀煞,出车祸的肯定少不了,”

正这会儿,小梁打电话回来了:“我问出来了,这里的庙,叫做五姑神庙,好像只有咱们这里有,没在其他地方听说过,”

五姑神,五谷我倒是听说过,什么时候还有个五姑神,

这一听,连见多识广的王德光都有点傻眼:“啥叫五姑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