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五姑神/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梁解释道:“因为那个神像是个仙姑的模样,咱们本地人叫讹了,才叫成了五姑神,本来字应该是写成五路神的,也就是掌管道路的神仙,”

“五路,”唐本初挺疑惑的望着我:“师父,道路不是只有东西南北吗,咋还有个五路啊,五路公交车啊,”

“东西南北当然是四路,可中间还有一条,是阴阳路,”提起了五路神,我这心里才有了底,《窥天神测》里面提起过,是个地方上的小神灵,甚至可以算得上不入神仙录的“野神”,业内知名度不高,可想而知,这么偏僻的神,平常肯定也没啥香火,

但是偏偏这个五路神是非常让人忌惮的,因为她不仅管交通,还管阴阳路,

所谓阴阳路,就是人间上阴间的那个交叉口,好比我上次为了救陆茴喊魂回来,不是坐了公交车吗,那公交车走的就是阴阳路,就是人在生死之间走的路,

而五路神在《窥天神测》里被形容的非常小气,你如果路过了不拜,保准要倒霉,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只要有五路神庙的地方,就很可能出现灾祸,时间久了,人们反而觉得这种神灵招惹不得,也就很少修五路神庙,

既然那么小气……卧槽,难不成那个神仙因为这附近的人铲平了她的庙,却没有请走她,她就一直留在这里没走,才惹出来这么多的祸端,

我猜测,有可能是老头儿被马长来这么一耽搁,魂魄正好徘徊到了阴阳路上,正好让目睹一切的五路神给扣下了,又让他找马长来算账去,

没想到那个老头儿竟然还有个靠山,这他娘的可确实是手捧刺猬,没得扎手,

五路神这个意思,看似任性,其实还有点“替天行道”的意思,

这下可真特么的?烦了,以前招惹点孤魂野鬼的,我倒是不在话下,可这次招惹的是个“野神”,可真是不好办,

所谓“野神”,其实就是本来没有的情况下,因为人的信仰而生出来的神灵,没准是什么变得,跟正统的老君爷那一类完全不一样,乖僻的也有,不讲理的也有,最关键的是,他们好歹是吃香火的,本事也都有,

要是得罪了他们,咋死的都不知道,那个管事儿的武先生,不就是因为没调查清楚而送了命吗,我就说一个生魂,哪儿来的这么大本事,也难怪那个武先生弄清楚之后害怕呢,你一个捉鬼的,捉到神仙头上来了,哪儿能摸到好果子吃,

这种“野神”也算是跳出五行内,不在三界中,谁都拿他们没辙,你敬着还来不及,过来招惹,那纯粹是找作死,

“老板,不好办啊,”王德光凑过来:“野神的路子谁也摸不清,我的建议是,要不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反正那胖子的行运马上就到了,明天顺其自然让他死了算了,他也不是啥好鸟,不值得为了他搭上得罪野神的风险,”

我心里也明白,不过我之前既然已经是做好了决定管事儿了,线索也浮出来了,也横不能在不试试看的情况下就真撒手不管了,再说了,五路神留在这里没请走的话,这里还会继续出事儿,还会有下一个马长来马短来遭殃,

何况帮了“野神”,等于救了将来可能会在这里出事的人,那肯定也是大功德一件,

于是我想了想,就说道:“要不,咱们送神吧,”

王德光一愣,瞅着我那个眼神跟瞅傻子一样:“老板,我没听错吧,你要送神,”

谁都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你把人家请来跪拜香火,人家给你面子,可你不拜了,让人家另寻高就,不就跟老板开除员工一样吗,那谁能乐意啊,更别说这么小气的神仙了,

所以主持“请神”的,肯定功德圆满,而主持“送神”的,往往就是被迁怒的,所以没人愿意揽这个?烦,

“你担心我,我也知道,”我说道:“不过我不是单纯的想把神仙给请走,而是让神仙有了一个新居所,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这样的话,五路神心情一好,那保不齐就功过相抵,放了马长来这一马,而老头儿说不定也能活着回身体里去,

王德光眨了半天眼睛,才反应过来:“高,实在是高,老板你放心,要是真修建新的五路神庙,那地方我给找,保准比这里只好不次,”

马长来瞅见我们像是商量出了什么头肚来了,赶紧过来凑份子:“事儿好了,”

“主意是想出来了,”我说道:“反正你也有的是钱,买一块地皮盖个庙舍得吗,”

“那才能有多少钱,”马长来一拍大腿,浑身的肥肉都激动的颤悠悠的:“要是能换我的命,可太划得来了,”

唐本初没咋反应过来:“师父,离着他行运可没一两天了,现在盖庙是不是也来不及了,”

我就跟他解释,其实盖庙也只不过是一个形式,因为从古到今,盖庙一般是四方筹钱,早先占了这个地方开始,让当地人都知道“某某神要来了”,人有了信仰,这样神灵就可以有了归属了,等一切就绪,就可以正式吃香火,

请神是可以,但是按照规矩,你得找一个该神的信徒来领路,于是我就让小梁问问认识的老人,有没有之前上这里拜祭过五路神的,请过来帮个忙,

小梁一直够义气,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只是电话打了好几个,居然没找到半拉信徒,可见这个五路神混的有多凄凉,

有点愁人啊,我皱起眉头在心里寻思了寻思,而且请神的第一步,还需要一个神像,好让信徒和神灵,都有所依托,只要神灵依附在了神像上面,到时候祈求起来,就好得多了,

不过这个五路神知道的人都不多,神像可不是更难找吗……对了,我咋把这茬给忘了,雕刻神像的姜师傅是个专业人士啊,她肯定能帮上这个忙,

我赶紧又让小梁开车把我送到了姜师傅那里去,姜师傅正在雕刻一个送子观音,一瞅见我进来,还挺高兴:“上次听说你小子本事大,硬是从金乌牒上给下来了,我还等着你来报喜,你小子却一直不来,我寻思你肯定忘了我一个老婆子了,好没良心,”

我赶紧摆摆手:“您哪儿知道,我这一回商店街,忙的跟陀螺似得,脚不沾地,要不怎么也得看看您来,当然啦,说起来我今天还真是有正事儿,家常话下次我再找您说,我先跟您问问,你知道五路神吗,也就是咱们当地人说的五姑神,”

姜师傅一听这个,本来笑吟吟的面容一下就拉下来了:“你小子问那个邪神干什么,你想害人啊,”

我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讲了一遍:“主要是来求神像的,顺带着跟您打听一下,您这边路子广,能找到信徒不,我这要是把那位五姑神给请走了,救下两条人命,还能保荔枝湾的平安,那不也是个大功德嘛,”

姜师傅搞明白了,这才点了点头:“那倒是行,我正好认识一个老头儿,是信五路神的,当年五路神的庙被人给拆了,他还拼死拼活的拦着呢,可惜没拦住……不过他家里天天供奉五路神,我领着你找他去,他要知道五路神庙要重修,还不得高兴死,能让他帮什么,他肯定就得帮什么,”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之路啊,我赶紧就把姜师傅请车上来,奔着那老头儿家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