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仙姑像/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车的时候姜师傅看见小梁,却像是有点纳闷,戳了我一下子,低声问道:“上次个那个闺女呢,咋换人啦,”

我想起来陆茴以前跟我说得话,脸上有点发烧:“那啥,人家也有人家的事儿,横不能老在我这里浪费青春啊,”

“傻巴鸭(傻子),”姜师傅白了我一眼:“你那个冥婚媳妇还能回来,就算能回来,那被窝都给你捂不热乎,还是上次那个姑娘,活色生香的,多好,我看得出来,她对你可是真心的,”

我扯了扯嘴角:“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认定了我就不改,”

“傻巴鸭,”姜师傅又骂了我一句:“你个不孝的东西,就等着给你们李家绝后吧,”

反正我还年轻着呢,后不后的,以后再说也不迟,

结果小梁按着姜师傅指的路一跑,却像是有点纳闷,自言自语了一句:“还挺巧,”

我支棱起耳朵来:“什么巧,”

小梁说道:“咱们要去的地方,跟吴志恒家在同一个小区,”

吴志恒,冷一听没想起来,但是我记性一直不错,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名字不就是那个被别的老头儿嘛,

而姜师傅一听,一拍大腿:“你也认识吴志恒,咱们这次来,就是找那个老东西的,我跟你们说,整个县城,估计也就那老东西一个人,还信五路神,”

卧槽,我后背一下就凉了:“您要找的就是吴志恒,”

“是啊,”姜师傅一愣:“咋着,”

你娘,那还找个屁,这不成了耗子追尾巴,原地打转了吗,

我叹了口气,把事情讲了一遍:“被五路神使唤着闹幺蛾子的,就是吴志恒,”

再一寻思,我一下就明白了,卧槽,五路神在荔枝湾这么久,造成的事故也不少,咋谁也不帮,偏偏义愤填膺帮了那个老头儿呢,肯定是因为五路神是给自己的信徒鸣不平呢,

姜师傅一下也傻了眼:“咋,吴志恒出事了,难怪那老东西这一阵子都没啥消息……”

唯一的信徒竟然是病床上的当事人,那还找个卵,姜师傅也说了,吴志恒是我们本地唯一一个信五路神的,没有信徒,咋请神啊,

马长来脑子不行,费了半天劲儿才理解过来,当时抱着头就嚎啕大哭:“不是说我的吉星行运还没过去吗,咋能这么倒霉,大师你可得给我想想辙啊……”

“行了行了,娘们哄哄的吓几把嚎啥,”王德光都被马长来搞得拱了火:“自己作死还特么有脸哭,”

唐本初也一脸解气的样子,他一开始就看马长来不顺眼,巴不得让他现世报,

“行了,来也来了,”倒是姜师傅老成持重,说话很有分量,一开口就把一车人给镇住了:“跟我上去瞅瞅那老东西家里,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东西,”

说着,领着我们就上楼了,

显然姜师傅跟那个老头儿很熟,可是那老头儿不是一人独居吗,这不成了擅闯民宅了,

算了,那老头儿自己也是生死交关,管他娘毛个擅闯民宅,

这么想着,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跟着姜师傅上去了,愣一看有点像是拆迁办的,

等到了吴志恒家门口,我都做好准备运气十足要破门而入了,谁成想姜师傅直接白了我一眼,灵巧的手在门锁上轻轻摆弄了一下,那门锁就开了,

“这可是三重防盗锁啊,”唐本初直了眼:“这老辈子手艺人,就是牛逼,”

“用你废话,”我推着唐本初就一起进来了,结果这一进来,整个傻了眼,卧槽,这还是个住宅,这特么的不是个庙吗,

?布幔子紫金香炉,满墙贴着金纸,让人一进去就有种想跪下上香的冲动,而供桌后面,是个巨大的神像——一个非常美貌的仙姑神像,只是这个仙姑神像的神情跟以往见到的其他神仙都不一样,微微挑着眉头,一边嘴唇斜着,像是在冷笑,

瞅着……不咋像是个正经神仙,难怪都说她邪,

“这个神像还是我以前刻的哩,他那个时候没钱,为了求我,给我扛了一年的木头,打了一年下手,”姜师傅挺怀念的说道:“你们真要是盖五路神庙,把这个神像抬过去正好现成,”

已经吃过香火的神像,当然是更好的,

“那可太好了,是不是咱们能直接把五路神整这里来,”马长来兴奋的满脸油汗:“就不用盖庙了吧,”

傻逼,要是能成,五路神不是早就来了吗,

这个住宅里弄得多像是个庙,也起不了庙的作用,充其量跟有的人家盖个神龛,供奉关二爷的意思差不多,跟庙的意思差的远了去了,庙的意义,是谁都能随时上香,这在人家里,哪儿能随时进去上香,

就算能请,现在这神没法请啊,那老头儿还医院里躺着呢,

姜师傅倒是不着急,进屋里溜达了一圈,我们跟着进去一看,嚯,里面满墙贴着的都是五路神的画像,简直跟追星族似得,显然狂热的了不得,难怪五路神看见自己信徒被人给别了,生这么大的气,

也不知道那老头儿为啥对五路神这么上心,

这神像是有下落了,再有了信徒就能成了,可老头儿那样,根本动弹不了……

“你瞅,”忽然姜师傅像是发现了什么,两眼发亮就过去了:“这是啥,”

我低头一看,是个玩具水枪,

“这老头儿还爱玩儿这个,”唐本初一瞪眼:“跟我小时候玩儿的一样,”

“傻巴鸭,”王德光学着姜师傅来了一句:“老头儿能玩儿这个吗,这肯定就说明,这里还有其他的小孩儿,对了,要是真有小孩儿,也算是五路神的信徒,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不管在哪里,只要拜过,都能算是信徒,”

也就是说,找到那个在这里玩耍过的小孩儿,就能请那个小孩儿来请神了,

“可就一个破水枪,咱上哪儿找,”唐本初瞅着我:“线索也太少了吧,”

“不少了,”我把水枪给拿在了手里:“这上面的字就够了,”

这个水枪上面,写了个歪歪斜斜的“立”字,而现在正是中午,立下有日,即为“音”字,只要在这里等着,找到发出声音的地方,肯定就有小孩儿的下落,

一群人一听,立刻都不吱声了,全支棱起耳朵,来听有声音的地方,还真不假,果然听到了断断续续的钢琴声,

我立刻拿着水枪找过去了,

一边顺着声音一边找,所幸声音一直没断,很快就找到了,声音来源于四楼一户人家,我上去敲了敲门,那钢琴的声音立刻断了,但立刻有个女人的声音说道:“你别动,接着练,别一天到晚听到点声音就风心野眼的,”

说着,就能看到有个人到了猫眼前边往外瞅,结果那人一看见我们人多,倒像是吓了一跳:“你们找谁,”

我忙说明来意,那女人听上去半信半疑的,但犹豫了一下,好像是怕麻烦,还是说道:“我们家孩子不认识什么老头儿,你们找错了,”

说着就离开了门口,

立下有里为童,可正说明我们要找的小孩儿就在里面,

“等一下,”我立刻说道:“你肯定为了你男人的事情很忧愁是不是,要是的话,我们不白让你家孩子帮忙,投桃报李,肯定给你想法子,”

“什么,”里面的女人楞了一下:“我男人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立下有女,当为妾,这家女主人,肯定过得不太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