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穿心煞/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姓郭,美人痣,不就是用青铜镜镇灵脉的那个吗,也是王德光说的那个伤天害理的,

王德光一看我眼光投到他脸上来,还有点不知所措,等我挂了电话就问我咋回事,我只好把事情说了一遍:“就是你跟我说的那个,管人家棺材里面倒狗血糯米浆子的郭长岭……”

“卧槽,那个老王八,”王德光一愣,又有点不解:“那老王八蛋平时无利不起早,难道他也看上那块地了,不对啊……那块地虽然盖庙不错,可也没牛逼到了让他这道号的人来争抢的地步啊,”

“郭长岭,”姜师傅一听这个,也愣了:“小子,你还得罪他了,他最不好得罪,”

我赶紧问道:“您也认识他,”

姜师傅点了点头:“他外号郭屁股,名声在圈子里可不太好,是阴面先生,你不是认识那个郭洋吗,郭洋就是他的三孙子,”

“郭洋是二孙子……”卧槽,先是跟郭洋结梁子,后来又动了郭长岭的灵脉,显然这祖孙俩跟我是杠上了,

“别怕,”姜师傅立刻说道:“我带着你去找他,这郭屁股不会连我的面子也不卖,”

对,看郭洋上次在雕刻厂碰到了姜师傅,肯定是有所忌惮的,正好大象怕老鼠,一物降一物,

没成想这个时候,姜师傅电话给响了起来,说他们家巷子口给着火了,让她赶紧回去搬值钱的东西,

木匠的地方当然是最怕火灾的,姜师傅一听,脸立刻就白了,叮嘱我先等等她,打车就回去了,

好一招围魏救赵,那个郭长岭心思确实很细致,把我的外挂姜师傅都给作弄走了,眼瞅着是想让我单刀赴会啊,

眼瞅着最后一哆嗦了,功败垂成也太特么可惜了,我一咬牙,你娘,济爷教给我的东西多得很,就是没教给我害怕,我让马长来和小孩儿在这先等着我,带上唐本初和王德光就去新庙的地皮了,

一上车,王德光小心翼翼的问道:“知道你跟郭屁股有过节,不知道大不大,”

我还没说话,王德光就自言自语:“算了,他那么小气,大不大,估计一样,”

我想说的也是这一句,

“师父,那有啥,”唐本初倒是义愤填膺的说道:“既然他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不服就干,怕个老头干啥,”

王德光说你懂个毛,那老东西很会用阴招,平时没人敢沾他,今天……说到这里,王德光瞅了我一眼,又把话给剪断了,

我知道,今天肯定他不想给我好果子吃,

很快,车开到了新庙地皮上,还没下车,我就看出来这里的风水确实是得天独厚,王德光确实挺专业,而河边挤挤攘攘堆着一群人,全对小梁嚷嚷,小梁平时干的是受人尊重的职业,哪儿遇见过这种阵仗,花容失色的,眼瞅着眼泪要给逼出来了,

甚至还特么有人指手画脚的,对小梁伸手要赶她,

她显然也害怕,但就是挺着瘦弱的身躯不让,刘胡兰似得,

我心里一揪,是我让她留在这里给我帮忙的,谁知道给当上这种事儿了,而她就为了跟我一句承诺,还是强撑着在这守着,

车一停,我就下去,迈开腿拨开人群,挡在了小梁前面,对人群大声说道:“你们有什么事冲着我讲,选庙的事儿跟她没关系,”

小梁一瞅我来了,憋了半天的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好像终于从孤立无援里找到了依靠,揪住了我的褂子就哭起来:“李千树,你可算来了,我跟他们说,他们什么都不听……”

“别害怕别害怕,”我腾出手护住小梁:“我在我在,”

“你?痹,哪儿来的臭小子愣充护花使者啊,”有个中年男人瞪着蛤蟆眼,一根手指头要戳到了我鼻子上来:“这块地皮你们买了就了不起,影响了我们就不行,”

我没想那么多,本来看见他们一帮人欺负小梁我心里就不爽,抬起手一格,都没运几分气,那个中年男人却像是被很大的力气给怼了一下似得,猛地踉跄出好几步,

那个男人身材挺高挺壮的,少说也得二百来斤,眼瞅着轻轻松松就被我给怼过去了,把在场闹事儿的人都给镇住了,不由全退了几步,没有冒尖儿的了:“这小子别看长得弱不禁风,身手挺厉害啊,”

“是啊,别是啥练过的吧,咱们要文斗,不要武斗,”

加上王德光和唐本初也各自带着一脸凶相走过来,更把那些人弄得大气不敢出:“卧槽,你说他们是不是道上混的,”

“先别轻举妄动了……”

你娘,我也是发现了,这些人就是欺负软的怕硬的,

那个中年男人本来应该是闹得最欢实的,眼瞅我们一来局势成了一边倒,赶忙说道:“你们这帮傻逼怕个屁,就因为怕他们,那就不怕邪神庙了,”

那些闹事群众一听,寻思寻思又吵起来:“对对对,你们买地皮我们不管,可不能盖邪神庙,要不我们这些在这住的咋整,你要是盖也行,盖完我们就烧了它,”

这个阵势,说句得罪的话,我要是五路神我也不愿意来,

我清了清嗓子:“你们肯定是误会了,这五路神是保佑出行平安的,只要你们不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儿,那肯定报应不到你们头上来,反而能有功德……”

“这样也不行,人一辈子谁没干过点缺德事儿,”那个中年男人又说道:“本来人不知鬼不觉,凭啥让你弄个邪神庙来监视我们,”

“傻逼,连举头三尺有神明都不知道,”王德光忍不住说道:“你丫干了坏事损的是自己的德,还神不知鬼不觉,掩耳盗铃呢,””你们说这个我们也不信,”那些人还是坚持:“我们就信郭大师的,”

我想起来这些人是被郭长岭给煽动的,可是这些闹事的人里,根本没有郭长岭,就问小梁说的那个老头儿在哪,小梁一愣,就开始在人群里找:“奇怪,刚才还在这里呢……”

把这帮人煽动完了就跑,真特么地道,

这个时候吉时已经过去了一半了,再不请神估计也来不及了,咋把这些人给掰回来呢,我看了看周围的风水,灵机一动,就立刻说道:“我问你们,你们住在附近的这些人,是不是经常睡不好,肝火大,财运低落,家庭不和,”

我这话一出口,这些人都愣了,互相瞅了瞅,显然被我说中了:“你咋知道的,”

那个中年男人立刻问道:“这不是很正常吗,谁家没遇上过这种事儿,你别信口开河,”

“哦,”我冷笑了一声:“可是你们仔细想想,你们家里出现这种事儿,是不是三年前开始的,”

众人一掐算,脸色都变了:“还真是,”

那中年男人也想了想,警戒的瞅着我:“你想说啥,”

“这还用说,你们这边的房子,正中穿心煞,”我煞有介事的说道:“要说这个穿心煞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你们这附近修了地下通道,把房子里的生气都给穿出去了,”

“卧槽,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呢……”

“你别扯这些没用的,就算我们这里真的有啥穿心煞,你给再弄一个邪庙,那不是雪上加霜吗,’那个中年男人立刻说道:“什么仇什么怨,你要坑我们,”

“啥玩意儿,我怎么是坑你们,”我立刻说道:“我是在救你们,你们只知道过五路神不拜是罪过,可你们不知道,五路神还能保道路平安,化解煞气,告诉你们,只要在这里盖了五路神庙,你们楼下的穿心煞,立等可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