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大衣柜/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壹秒記住『』,。

姜师傅又跟那老头说了几句,话也说完了,老头喘了口气,脸色还是不太好看,小刘见状,抬手赶鸭子似得就把我们赶出来了:“行了,你们看也看完了,赶紧走,别耽误了病人的病情。”

出了门口,唐本初显然兴趣比我还大:“师父,咱们去挖土,看看五路神给你留啥了!”

我也挺有兴趣的,就留下王德光跟马长来结账,打算把姜师傅送回去,就带着唐本初去挖土,结果姜师傅也爱热闹,非缠磨着一起去。

等到了荔枝湾,天都黑透了,这附近也没啥灯光,还是唐本初举着手机跟个灯塔似得照亮。

荔枝湾这边的土算是沙土,挖起来倒是不难,只是这么愣一挖光鼓捣出点易拉罐鱼线啥的垃圾,搞得我很泄气,难道五路神想着让我回收垃圾,造福大自然还是怎么着?

姜师傅四处看了看,用手指头丈量了一下:“小子,你挖这。”

也不知道姜师傅测出来的是啥,我提着铲子再一挖,手感还真就不对,没多久,“叮”的一声,铲子就碰上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我蹲下身用手拂了拂土,看见一个铁片一样的东西。

取出来清理干净了,只见那个东西圆圆的,有点像是古代的镜子,可是又非常薄,有点像是罐头盖子。

拿给姜师傅看,姜师傅也满头雾水:“看是看不出来,但是瞅着,不像是普通的垃圾,五路神让你找的,估计就是这个玩意儿。”

那这玩意儿咋用呢?我借着唐本初的手机仔细看了看,也觉得这像是某种古物,既然是五路神的谢礼,那拿着就拿着吧,没准啥时候能用上呢。

将那个铁片给装起来,准备送姜师傅回去,姜师傅却拉住我,问道:“郭屁股那老头子跟你说的,你打算怎么办?”

就是用我后背上的东西换芜菁呗?

我摇了摇头:“没想出来。”

“我告诉你。”姜师傅低声说道:“你不是认识老茂吗?”

老茂……我想起来了,就是陆恒川让我贿赂的那个老头儿嘛!对了,从测了他的字形来看,那个茂先生肯定有个对手,卧槽,那个对手,肯定就是郭长岭!

“敌人的敌人,就是你的朋友。”姜师傅说道:“你脑子灵光,想想看,是不是能帮上你的忙。”

我点了点头:“姜师傅,多谢多谢!”

要是能让狗咬狗一嘴毛,那就好说了。

“谢啥。”姜师傅摆了摆手:“是郭屁股太缺德,干啥为点屁事这样难为年轻人。”

灵脉和郭洋的罐子,都不算是屁事啊。

我就问姜师傅,郭洋他们家到底住哪儿,姜师傅给了我个地址:“按说你们的恩怨我不该掺和,但是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肯定给你帮忙,要是你爷爷还活着,轮得到他猖狂……”

我顺口就问了那个在茂先生那里没得到回答的问题:“我爷爷以前是啥样人?”

姜师傅嘴角一扯:“你爷爷,是个老顽固,硬的跟陈年疙瘩头一样,油盐不进,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有点怕他,管起事儿来那叫一个六亲不认,但凡接班的还是他那样人,至于现在这个行业里乌烟瘴气的,阴面先生横行吗?”

说到这里,姜师傅叹了口气,瞅着我:“有时候,你跟你爷爷挺像的,认死理,爱钻牛角尖,聪明是聪明,就是倔。”

这话我听着倒是高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虽然我尚且没干出啥光宗耀祖的大事儿,好歹也没给我们李家摸黑。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那个坑人的阴面先生来了……要特么的不是他,我们家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特么的怎么能就这么稀松平常的死了,要死也得拉那个人垫背。

不过,那个人到底是谁呢?郭长岭?茂先生?我一点线索也找不到。

“你也别想这么多了,这两天你也太累了,先回去休息。”姜师傅说道:“睡够了脑子才灵光。”

我点了点头,把姜师傅送到了木料厂,可一看木料厂就乌烟瘴气的,显然也没少蒙受损失。

你娘,跟自己交往了这么多年的老熟人都能下这个手,我看那个郭长岭也真是六亲不认。

姜师傅也算是被我给牵连了,我说哪天买点好木头给她赔罪,她一笑,狡黠的有点像是老狐狸:“你以为我就这么点家底?那你就太小看人了。”

等回到了门脸,我又把那个铁片子放在灯下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来,不过这玩意儿不沉,索性我就按着老头儿从五路神那里传来的话,揣在了怀里。

还有七天,我得好好想想这事儿怎么办。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唐本初可能黑帮电影看多了,瞅着我特别认真的就说道:“他不是给了咱们七天时间了吗?在这七天之内,把师娘给接回来不就行了?”

说得轻松,正因为这样,我看那郭长岭更会有所防范,不知道把芜菁藏在哪里了,不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提前过去看看,应该也没坏处。

我寻思了一下,让唐本初别管,自己回楼上睡了一觉,说出去有事儿,就先上姜师傅给我的地址那里去了。

那个地方是县城的富人区,其实县城有好几个富人区,郭洋那里算是一个,蜜姐那住的也算是一个,可这些都没有郊区的富人区牛逼,那都是独栋的大院,一处房子钱好多人两辈子也赚不完。

到了那里一看,灰墙黑瓦,掩映在一片松柏美人蕉的浓绿之中,因为院墙太高,愣一看有点像是看守所,论风雅比茂先生住的地方差远了,但是毋庸置疑,也一样挺大挺贵。

我瞅着那墙,有点犯难,心说虽然我有后背那东西,可我没有翅膀,也不能飞进去啊,正这会一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大门口,司机下来跟看门的说话,看门的回身像是拿东西去了,趁着这个机会,我就钻到了那个车后边去了。

那个车是个箱型货车,上面挂着锁,我灌了气劲儿,啪的一下把锁给打开了,开了后门进去一看,只见里面躺着放了个大柜子。

这个柜子模样不新不旧,应该是个用过的,郭长岭还收二手货呢?

我大着胆子把柜子门打开了一瞅,里面还放了好些衣服,也都半新不旧像是人穿过的,就是款式……特别老,不像是现在的衣服。

奇怪,这是干啥使的?

正这个时候,司机上来了,我赶紧仗着人瘦蹲在了柜子后面,司机也没瞅见我。

车缓缓的起了步,里面院子挺大,不大一会,车停了,司机下车就喊:“货到了!来几个接货的!”

卧槽,这会儿下去,肯定得被抓个现行,可又没地方躲,我没法子,掀开衣柜盖子就钻进去躺在了那堆衣服里面。

樟脑味熏的人脑仁疼,里面的衣服也都积了灰,料子还都特别厚重,沉甸甸凉嗖嗖的盖住了我的脸,呛得我特别想打喷嚏,可也只得捏着鼻子忍住了。

刚把柜子门给合上,就听见车门开了,几个人把衣柜给抬了下来,一边吭哧吭哧的搬一边说话:“我说,今天这个货是啥,咋这么沉?”

“谁知道,不过衣柜里面能搁啥,可能木料是好的,沉。”

“说起来,郭先生咋还收这个玩意儿?”

“你不知道?这个玩意儿,说是闹鬼,闹得可凶了。”

你娘,我的心立刻就提起来了,衣柜还能闹鬼?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