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吊死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着我感觉柜子晃晃悠悠的被放下了,接着平稳落地,像是被装到了带轮子的拖车上,感觉动的挺平滑,

那俩搬柜子的这才松了口气,接着不知情的那个人就缠着问,到底是怎么个闹鬼法,一个衣柜能闹出什么花活儿,难道还能吃人不成,

知情的那个带着一种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感觉就说,事情是这样的,这个柜子本来就是个老物件儿,是一家挺有钱的人祖传下来的,因为木质特别好,就一直拿来存放一些平时穿不着的贵重衣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天这玩意儿就突然往外冒臭气,熏得屋里让人想吐,主人挺纳闷,打开了一找,发现衣服堆里有一具女尸,早就烂了,

另一个搬柜子的大吃一惊,连忙问那个女的是谁,第一个搬柜子的答道,怪就怪在这里,那个死在了柜子里的人,这家人竟然没一个人认识,

我都跟着听迷了,没人认识,那她是怎么进来的,

果然,那个不知情的提了跟我一样的问题,那个知道原委的就接着说,这家主人同样也不知道,你说诡异不诡异,

不知情人连声说诡异,又问:“那个女人是怎么死的,难道喝药了,”

知情的就回答:“说起了死法,这就更怪了,那个烂在里面的女人,是吊死在大衣柜里的,”

卧槽,吊死,我头皮顿时就炸了,这个衣柜也不高啊,真要是上吊,还得半蹲着,可半蹲着又怎么可能给吊死,人是有求生本能的,一难受,控制不住就得站起来,你试着在澡盆淹死自己看看,

再说了,上哪儿上吊不好,偷着潜入到人家衣柜里去上吊,这有点难以理解,

不知情的人追着问:“那后来查清楚没有,”

外面的人接着说:“这事儿疑点重重,可不就成了个悬案,结果查案子的一波换一拨,谁也没能查出点什么来,就不了了之了,原来的主人嫌晦气,把这事儿给瞒了,折了个低价,把这个柜子卖给了二手货商行,”

不知情的人恍然大悟:“所以就让咱们郭先生买了,”

知情就说:“没有这么简单,柜子被转卖了之后,换的是别的新主人,可是没过多长时间,新主人就失踪了,还是邻居闻见臭气觉得不对劲儿,喊了人破门来找,才发现……”

不知情的声音都颤了:“也死在柜子里了,”

“对,”知情的说道:“不仅死在了柜子里,而且死法跟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一样,也是吊死的,”

卧槽,我浑身鸡皮疙瘩都泛起来了,合着我现在在个死了俩人的地方躺着呢,

越这么想,越觉得满柜子里的衣服冰凉冰凉的,难道这些衣服,以前是跟死人混在一起的,

“照这么说,这个玩意儿还真邪,”不知情的声音里都是心有余悸:“叫谁谁不害怕,咋不劈了烧了,还来回卖,不是坑人吗,”

“这你不懂,这个柜子毕竟是有钱人家祖传的,能保持衣服历久弥新,木料可是上好的阴沉铁梨木,多值钱你想都想不到,年头又这么久了,就算死过一两个人,谁真舍得毁了,当然陆续转手卖了,”

知情的人接着说道:“可是这玩意儿是真妨主,陆陆续续,又出了几档子事儿,搞得在二手商行都出了名,二手商们都不敢收,怕在仓库里搁着,把自己也给搭进去,满世界寻买主,价格低的想都想不到,这不是,最近让郭先生知道了,就要了嘛,”

难怪呢,阴沉铁梨木那是寸木存金,只是说来奇怪,不是一般拿来做棺材吗,咋还有人拿来做衣柜啊,这玩意儿隔阴气封阴气,真他妈的是嫌活的长,

“就算不要钱,这家伙要命啊,也就郭先生能收,”不知情的声音里都是崇拜之情:“一般人谁镇得住,”

“那是,”知情的这个,显然是郭家的亲信:“再邪,能干的过郭先生吗,”

你娘,你应该说再邪也邪不过你们郭屁股,

说话间,这个大衣柜又是微微一晃,看样子已经被搬到了屋里去了,随着外面“嘿呀嘿呀”的吆喝声,我觉出来自己缓缓从躺着变成了站着,脚碰到了大衣柜的底板,他们应该已经把大衣柜给立起来了,

“你说,这世上真有鬼吗,”不知情的那个像是被刚才的故事吓住了:“这里面,不会真有点啥吧,”

“你要是想知道,打开看看不就行了,”知情的那个显然是个大大咧咧的缺心眼子,我听到一只手搭在了把手上的声音,

卧槽,你他妈的别打开,

“别别……”不知情的那个胆小怕事要拦着:“这么邪的东西,咱还是别粘了,万一真看见点啥,那……”

“你当这是哪儿,这是郭先生的大宅,那个胆大包天的脏东西,敢在咱们郭先生这里闹事,这他妈的不是阎王案子上抓供果——找死吗,”知情的说他胖他就喘,像是挣开了不知情的,就要开门,

你娘,眼瞅着也没别的法子了,我灵机一动,压住了嗓子,发出了一阵哭声:“呜呜……”

“卧槽……”透过大衣柜的缝隙,我看到那只手显然离开了把手,估计吓了一个踉跄,知情的那个一愣,都发出哭腔了:“哥,你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

“草泥马,还真特么邪,”知情的那个显然也给怂了,只听外面跌跌撞撞的一阵脚步声,那俩人肯定早就吓跑了,

吓死你们,我舒了口气,把耳朵贴在了大衣柜的门缝处,确实听着外面像是没人,就小心翼翼的开了一条缝,扫了一下,这里是个大厅,里面摆满了各种古董,估计是郭屁股的收藏室,

太好了,我现在就去找芜菁,

想到这里,我刚要从那一大堆衣服里面给挣扎出来,忽然就觉得有人在我身后扯了我的褂子下摆一把,

卧槽,这一吓非同小可,我特么差点从衣柜里面给扑出去,再一回头,却发现原来是下摆挂在一件旗袍的胸针上了,

尼玛,要吓死你爸爸啊,

我暗骂了一句,把衣服从那个钩子上解开就要走,没成想,一个低不可闻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给冒了出来:“你别走,”

我一个激灵,又回了头,只见这个衣柜里阴影幢幢,还真特么能再藏个把人,

这个想法激的我手心直冒冷汗,难道这个衣柜里面,真有什么邪物,

定了心神,再凝气于耳,却又什么也听不到了,

我疑心起来,难不成是因为我刚才听了鬼故事,也跟着精神过敏了,

算了,还是听济爷的,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就算这个大衣柜里有什么古怪,跟我也没啥关系,这次我是来接媳妇的,

想到这里,我蹑手蹑脚的就出来了,觉的出来,这个地方的气劲儿有点不对头,阴气特别厚重,有一种特别不吉利的感觉,

死人多的地方,才会有这个感觉,郭屁股一定没少在这里藏死人,我得找找,芜菁到底被他给藏到了哪里去了,

结果我刚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人的脚步声:“就在这,您快点看看吧,”

“那玩意儿实在是太邪了,不快点整整,准得出事不可,”

我一身白毛汗顿时就给惊吓出来了,心说你们这俩王八蛋胆子小,腿倒是挺快,这么快就把人给招来了,

现在当然得躲起来,可特么的,除了那个大衣柜,我还能躲到哪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