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穿西服/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这帮人一来,肯定奔着那个大衣柜来的,我就算是个傻逼也绝不能再藏在大衣柜里面了,转头一瞅,倒是看见后面有个八仙桌,也特么没法子了,我仗着自己瘦,钻到了八仙桌底下,赌就赌一把来的人注意力全被大衣柜吸引,没空来瞅八仙桌,

果然,我刚把脚给收到了八仙桌里,那门就给开了,我从交错的桌子腿椅子腿下面看见了几双脚进来了,前面的人穿着一双精工细作的皮鞋,我虽然不懂行,但是一看就贵,估计是个有身份的,

而后面那几双脚上穿的都是分叉对勾,四道杠什么的,显然就是刚才搬柜子讲鬼故事的那俩人,

那个穿皮鞋的走了两步,说道:“就是这个玩意儿,”

这个人的声音很特别,听着含含糊糊的,像是戴了个口罩似得,

“没错,就是这个,”后面的四道杠跟了上来,听上去就是讲故事的那个,现在他声音也没有刚才那么大大咧咧了,紧张的快出尿了:“里边有东西,我们俩全听见了,”

“对对对,太特么的瘆得慌了,”分叉对勾那声音还是跟快哭了一样:“跟有个女人在里面喊冤一样,”

你娘,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不去写灵异小说真屈才,

“唔,”皮鞋应了一声,听声音已经把柜子给打开了,分叉对勾见状赶紧跑到了四道杠身后去,像是怕衣柜开门能吃了他,

接着我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皮鞋在扒拉里面的衣服,半晌,皮鞋才含含糊糊的说道:“这里面根本没东西,你们是不是听错了,”

“没东西,那不可能啊,”四道杠声音特别激动:“我们俩全听见了,”

“你们俩全听错了吧,”皮鞋显然有点不耐烦:“你们懂行还是我懂行,”

“您懂您懂,”四道杠和分叉对勾全被皮鞋给镇住了,声音瑟瑟发抖:“没准,我们就是听了那个关于衣柜的事情,有点心理暗示,精神过敏……”

“嗯,”皮鞋哼了一声,又说道:“当然了,也没准那个东西刚才还在里面,现在跑出去了,”

我一愣,还能跑出去,

四道杠一听,差点没站稳:“那玩意儿……能跑到哪里去,”

“那谁知道,反正在这里,跑到哪儿也一样,”皮鞋对大衣柜显然兴趣缺缺:“在这里做事,就别听风就是雨,乖乖把自己工作干好了就行了,别的不用你们管,”

四道杠和分叉对勾赶紧就答应了下来,听上去还挺惭愧的,而皮鞋话锋一转:“你们这两天可盯好了,千万别让闲杂人等给混进来,尤其是一个白脸大眼,又高又瘦的小子,看见了立马给我摁住了往死里打,知道吗,”

白脸大眼,又高又瘦,说的难道是我,

尼玛,我一下就反应过来皮鞋这声音咋跟戴着口罩似得,他特么就是郭洋,

这傻逼昨天被我打掉了一颗牙,肯定说话漏风不利索,

“知道了,您吩咐了好几次了,”四道杠和分叉对勾的声音毕恭毕敬的:“那个贼要是敢上咱们这里来偷东西,肯定让他横着进来,竖着出去,”

“嗯,”郭洋对这个回答很满意:“除了提防那个小子,你们也看好了地下室的东西,过了这七天就没事了,”

郭屁股跟我约的就是七天,这么说,芜菁在地下室里,

说完了,郭洋的皮鞋哒哒哒的就出去了只留下四道杠和分叉对勾在一起抱团瑟瑟发抖:“那玩意儿真跑出去了,那会不会缠磨咱们,”

“咱们还是赶紧走吧,那么邪性的东西能不粘就不沾,”

“说的也是,对了,不是说一会有电工给后院拉电线吗,咱们过去瞅瞅去,别管这玩意儿了,”

说着,这俩人也匆匆忙忙的出去了,

地下室……

我从八仙桌底下钻了出来,低下头左看右看,让郭洋这么一说,觉得自己目标有点明显,开了大衣柜的门,瞅见里面挂着陈旧的灰色西装,就拖出来套身上了,

那西装我穿着有点大,肩膀上还是有垫肩的设计,我一穿上跟刚进城的民工似得,正巧这西装里面还有一副老款金丝蛤蟆眼镜,我就戴上把眼睛给眯缝起来往外走,打算冒充电工,谁要是问我,我就说来检修电路,

不过这衣服说来奇怪,特别的凉,一上身就让人打哆嗦,那个味道更让人恶心,再一想这衣服可能跟一堆烂肉靠在一起过,更是弄得我有点打退堂鼓,想着脱下去,

算了,为了掩人耳目也只能忍一忍了,我穿上这破衣服,估计郭洋那三孙子都认不出来,

出了这个门,是一个很大的长廊,跟电视剧里的王府一样,真特么富丽堂皇,装饰着名人字画,名贵兰花,好像就怕人家不知道他们家有钱,

估计都是郭屁股和郭洋这对祖孙俩靠坑来的钱置办的,我和济爷正正经经的给人测字,一辈子也测不出这么好的宅子来,忍不住就带着点嫉妒心想,他们郭家真是口袋里失火——烧包,

顺着这个长廊又往里面走了几步,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毛线的地下室,弄得我心里也着了急,特么闲的蛋疼把个宅子修这么大干啥,正这个时候,我听见后面一阵脚步声,下意识就想躲起来,没成想身后那个人亮起了嗓子就喊:“站住,穿灰西服的,你谁啊,”

我没法子,回头一瞅,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五大三粗,一身腱子肉,那人正穿着四道杠,可见是刚才抬大衣柜的那个,真是有缘分,

我赶紧眯起了蛤蟆镜后面的眼睛:“大哥,我是电工,找茅房给走迷了,你们家也太大了,”

“找了你半天,合着你在这里瞎转呢,”四道杠刚在郭洋那里受了气,自然没啥好脸色给我:“快给我过来,走哪儿都行,千万别走到东南角去,后厨房的电线上次短路了,你先看看来,”

卧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么叮嘱,肯定就是那里去不得,地下室估计在那附近呢,

我他妈的哪儿会修电路啊,灵机一动,就捂住肚子说道:“大哥,不瞒你说,我一直没找到茅房,可今天正好闹肚子,你就让我先去一趟茅房再去修电路吧,就五分钟,磨刀不误砍柴嘛,”

四道杠有点不乐意,但也没法子,咕哝了一句就给我指了地方:“你去吧,不过你记住了啊,城里人家不跟那地方叫茅房,叫洗手间,我就在门口等着你,快点啊,”

“好咧大哥,我记住了,洗手间,”说着,我就抱着肚子进去了,

万幸这个洗手间有窗户,我蹿过了后窗户,奔着东南角就去了,

刚才我不是没来过东南角,只是东南角这边有几个人我没敢过去,再仔细一想,那几个人肯定是在看守地下室呢,

为了防范我,郭屁股还挺下本,真是看得起我,

等到了那边,果然看见那几个人身后有个暗门,跟蜜姐家酒窖口差不多,

我一寻思,从走廊捞了个花瓶,隔着窗户扔到北边去了,花瓶当啷一声就给碎了,那几个看门的一听,耳朵立刻支棱了起来:“那边有动静,”

“走,看看去,”

有俩人就过去了,可好死不死,剩下一个人还在门口看着也不走,我一咬牙一跺脚,从兜里掏出了二百块钱,迎着风就给从那个人面前吹过去了,那人一瞅两张红票,眼睛都直了,奔着红票就追,我趁着这个功夫,一下就钻到了地下室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