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伸出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暗暗咽了一下口水,眼瞅着这三口棺材,一个是?皮的,一个是红皮的,还有一个是青皮的,

看木料看漆,都应该是老棺材,上面不仅楔的结实,还用糯米浆子封的严严实实的,打开倒是好打开,但现在等于说是一场赌博,注定不好整,

关心则乱,就是因为太上心了,反而让人举棋不定,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了过去,我心里也着急,却怎么也想不出来究竟开哪一口,

陆恒川跟个镇墓兽似得蹲在了一口棺材前面,托着下巴瞅我,也像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灵机一动,想起来这小子不是会算命吗,就问他我这面相怎么样,要是一时半会死不了,我就选一口开开试试,

陆恒川一皱眉头:“相面是可以,但我们相面为了力求准确,必须在日光或者月光底下看,不然你的气色看不准,要砸招牌的,”

事儿还挺多,我问手机光照着行不行,陆恒川犹豫了一下,说试试看吧,就把手机的电筒功能给打开了,直接照在了我的脸上,

卧槽,那光亮的跟特么激光似得,这里光线又暗淡,这么一照差点把我眼给照瞎了,搞得我哗哗直冒眼泪,可他不紧不慢的,特别仔细的看,我受不了了催他快点,他还让我别瞎吵,不然看不准了别赖他,

强忍着眼泪等了半天,才听见他先“啧”了一声,接着就把手机的光给关上了,说:“你气色?暗,这两天明显是在走霉运,福德宫虽然还是饱满,却?气压?气,说明你更得小心,哎呀,命宫上有了横织纹,意思是你这一阵要跟死人打交道,主凶,我看着,你放出魃的几率比较大,注定玩儿火自焚,”

玩儿你娘,白让老子受了半天罪,说了半天没一句好话,

但是他相出来的,跟我自己测出来的,确实也是不谋而合,这事儿跟铁板一样,我们这等于是要在铁板上给踢出个窟窿,

“诶,”还没想好,陆恒川忽然又添上了一句:“你官禄宫上多了一团阴影,可就说明现在你有脏东西缠身,几天没见,你也长本事养了死人了,”

“养个屁,”我没好气的把衣柜的事情给说了一遍,但是转念一想,对了,那个玩意儿,是不是能帮上忙,毕竟那玩意儿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死一次了,要是能让那玩意儿帮我找,说不定能找出来,

这么想着,我偷偷的又往外面看了看,果然,那个东西还在外面缩缩着呢,显然,郭洋祖孙俩着急我的事情,倒是没留心那个玩意儿,

于是我出去,跟那个玩意儿招了招手,

那个玩意儿刚被我给打了,应该挺怕我的,没想到我还能叫她,犹疑者也还是靠近了,我赶紧凝气于喉,跟她说道:“你是不是屈死的,”

其实这是一句废话,安顺死亡的人,肯定就应该被鬼差勾着走,或者当个孤魂野鬼,这个玩意儿这么执着于那个大衣柜,显然就是因为对那个大衣柜有执念,

屈死鬼之类不甘心的死人,才可能执念这么深重,把自己束缚在大衣柜里不说,还害了那么多人,

照着我的经验,这个玩意儿害人也不是为了当替死鬼换轮回机会,要不早该走了,既然不是这个原因,那就是她把被自己害死的死人都给吃了进去,扩充自己的力量,让自己越来越强,估计是为了报仇什么的,

这就是所谓的厉鬼了,不仅死的屈,还肯定屈成人神共愤那种,

果然,那个玩意儿一听我问,浑身都颤了一下,面目模糊的脸上闪现了一丝怨毒来,算是认了,

那可太好了,我赶紧说道:“你也知道死人报仇多不易,可你看得出来,我不仅是个活人,还是个能通阴阳的活人,虽然看着你辛苦这么久也没能成事,事儿肯定不好办,但你这个忙我可以帮,”

那个玩意儿像是不信,但是也想起了我刚才把她给打飞了的神威,忙点起了头来意思像是谢谢我,我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别着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先帮我一把,我再帮你,咱们互利互惠,睦邻友好,你看行不行,”

那个玩意儿可能没看过新闻联播,不太明白我的意思,想了想才反应了过来,一丝诡异的声音飘了出来:“什么忙,”

虽然这声音我听了两次了,可还是觉得诡异到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我就把自己的难处给讲了一遍:“所以,就是让你帮我把我媳妇给找出来,你看行不行,”

眼前这个玩意儿属于“魂”,也是精魄的一种,要是怂的,帮我潜入棺材那是羊入虎口,非得被魃吃了不可,但她偏偏也是个厉害角色,魃吃她这种怨气深重的,跟吃刺猬差不多,无从下嘴,没那么容易被吃,

那个玩意儿像是考虑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事情成了,我心里这个高兴,这还是我第一次跟死人做交易,真是马到成功啊,

我赶紧就把那个玩意儿给领进去了,那玩意儿其实早知道里面有魃,才不让我进去的,自己应该也挺害怕的,我只觉得一道凉凉的东西环在了我的脖子上,像是那个玩意儿因为紧张,搂着我的脖子,

你特么都死了,还矫情个屁,

到了那三口棺材前面,我就指给了她,

陆恒川看见我从外面提溜了个死人进来,一双死鱼眼忍不住也给瞪圆了,说李千树你可以啊,这种死人都能弄来,简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我也没搭理他,只殷切的瞅着那个跟我进来的玩意儿,那玩意儿先松开了我的脖子,接着仔细的看了看那三口棺材,摇曳的身影像是一团?雾一样,先钻进了红皮棺材里,接着,那个诡异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男的,”

“那不是,”我立刻说道:“青皮的呢,”

那个?雾从红皮棺材穿越到了青皮棺材里面,片刻,说道:“女人,”

我一颗心立刻提了起来,芜菁就在这里,

但是出于保险,我又问道:“?皮的呢,”

那个?雾又往?皮的棺材里一钻,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也是女人,

卧槽,不是这么倒霉吧,怎么这么巧,两个都是女人,

我只好说道:“哪一个年轻貌美,”

?雾顿了顿,开了口:“全年轻貌美,”

你娘,折腾了半天,还是没法一马成功,

陆恒川死鱼眼一抬:“我相的面,绝对不会不灵,你可注定了,九死一生,”

反正老子也不是头一次九死一生了,放乐观点,至少排除了一个选项了,二选一成功几率,怎么也比三选一大点,

我正考虑先开哪一个呢,忽然外面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你娘,难道郭家祖孙出去了个屁时,又滚回来了,

不能再磨蹭下去了,我一咬牙,到了现在这个份儿上,就他妈的听天由命吧,点兵点将的一数,指头是落在了?皮棺材上,我二话没说,让陆恒川靠边站,运气在手,猛地一巴掌下去,就把那个?皮棺材的边角给震下来了,

楔在上面的镇魂钉也被我的力道给震松了,我把雷击木往棺材口上一插,就把棺材盖子给撬起来了,

粉尘四溅,那里面好大一股子水腥气扑出来,我皱着眉头往里一望,忽然里面伸出来了一只手,就抓在了我的腰上,

那只手,纤细白皙又好看,只是……冰凉冰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