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脏东西/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腥气把鼻端给包围了,明明是初夏的天气,我却觉得浑身的温度全给流失了出去,真特么冷,

迷迷糊糊之中,像是有谁牵着我的手,想把我给领着走了,那只手特别凉,

我没有力气挣扎,踉踉跄跄的只好跟在后面,但是一个很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还没死呢,你往哪儿领,”

牵我手的人像是犹豫了一下:“黑大哥,这小子瞅着不像是能活了,”

“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那个威严的声音像是动了气,一下把牵我手的人给镇住了,那冰冷的手才不情不愿的松开,那人也像是离开了,

“傻小子,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那个威严的声音对我说话时,语气倒是和缓了不少,还有点耳熟,

我想起来了,这是……干爹的声音,

我努力想睁开眼睛,却连抬眼皮的力气也没有,干爹的声音叹了口气:“你就这么想过来接班,”

这话说的人直冒冷汗,就算我多迷糊也明白,能接干爹的班,那肯定得是死人,

“知道你好多事情没办完,肯定也不想死,”干爹的声音苦笑了一下:“算了,我守着你,你别出声,什么时候觉出来眼前有亮,你就跟着亮光走,”

我想答应下来,可也还是出不来声,这感觉跟鬼压床一样,意识是清醒的,就是动弹不得,

接着,我就觉出来一只粗糙的手摸到了我肋下:“幸亏你跟五路神还有点交情,要不这次我也保不了你,”

五路神……我想起来,五路神给我的铁片子,好像就在那个位置上,

“这次回去,你可别犯傻了,”干爹说道:“有的事情,不能勉强,你就别勉强,还有,等你回去之后,你记住了,经常回头看看,”

经常回头看看,我被这话给说糊涂了,啥意思,

而就在这个时候,干爹的声音提高了:“小子,你奔着那走,”

隔着眼皮,我也看到了一团十分耀眼的光亮,接着,干爹从我后背推了我一把,我感觉自己轻的跟个云彩似得,飘飘忽忽的就往那个光源上撞,而前面有一层阻隔,触感像是一层塑料薄膜,我记住了干爹的话,努力从那个薄膜里面穿过去了,这一下可倒好,就好像有时人会猛然从梦中惊醒一样,一下子,我感觉五感又回来了,

耳边有吵闹的机器声,眼前那股光越来越强,疼……肋骨底下真特么疼……

“呜呜……”好像离着我很近的地方,有人在哭,

睁开眼睛,发现那团耀眼的光源原来是吸顶灯,这吸顶灯看着怪眼熟的,不正是县医院的灯吗,

鼻子前面除了血腥气,确实也有了一股药味儿,跟我上次骨折的时候住院时一模一样,酒精,碘伏,云南白药……

我觉得自己神志越来越清醒了,

适应了这道光线,我转头一瞅,看见一个头顶正对着我,一脑袋乱发,上面还有点头皮屑,不知道几天没洗了,

脑子里的记忆缓冲上来了,这是唐本初,

而唐本初后面,站着的是王德光,王德光眉头紧锁,也是一脸愁容,但还是没忘记拍唐本初的肩膀:“行了,大老爷们哭个屁,娘们哄哄的,你师父还没死呢,”

“我知道,我就是心里难受,”唐本初的鼻子塞着,说起话来嗡嗡的:“我师父这么年轻,一定不会死的,你说他……他去那地方,咋不带着咱们呢,你是伙计,我是徒弟,他……”

“你傻,”王德光叹了口气,递给了唐本初一张纸巾:“你师父就是知道那有危险,才不想把咱们俩拖下水,”

“他这是见外,”唐本初接过纸巾,使劲醒了醒鼻涕:“咋陆恒川跟着去了,”

“陆恒川有本事,你有吗,”王德光说道:“去了拖后腿去,小梁医生说了,只要你师父能醒过来,准没事,”

“是啊,”虽然嗓子特别干,我还是勉强张开了嘴:“别这么娘炮,给太清堂丢人,”

“谁娘炮了,我就是……”说到这里,唐本初一下就给反应过来了,瞪大了眼睛:“师父,师父你醒了,”

我应了一声:“死不了了,”

“哎呀,哎呀这可太好了,”唐本初激动的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站起来又坐下:“我得干啥来着,干啥来着,”

“傻小子,你刚说完了就忘了,赶紧找小梁医生去,”王德光又好气又好笑,推了唐本初一把,

唐本初狠狠的一拍脑袋:“没错没错,我去找小梁姐去,”

说着,他一转身就往病房门口跑,还被椅子给撞了一下,都没顾得上揉揉,

“老板,我就知道你没事,”王德光坐在了唐本初刚才坐的位置上,兴冲冲的瞅着我:“你是不知道,你这是鬼门关上溜达了一圈,受外伤的地方,正好被那个铁板给挡住了,所以只是破了血管,没伤到了要害,不然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原来干爹说的跟五路神那交情是这么回事,

昏迷之前的事情潮水一样的涌进了我脑袋里,我一想到芜菁,忍不住就想坐起来:“我媳妇呢,我媳妇怎么样了,”

可是周围都是管子和线,我根本动不了,王德光眼疾手快就把我给摁下了,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她……她没跟你们一起回来,我也没看见,”

“咋,”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来:“她还是被扣在郭家了,”

“我不在现场,我也不知道啊,”王德光说道:“不过我觉得,毕竟郭屁股有点手腕,也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这倒也是,如果芜菁还是被扣在了郭家,那闹了这样的事情,我把芜菁给救回来就更难了,

我记得很清楚,明明自己是去救芜菁的,可是最后,已经不认识我的芜菁,却还是硬护着我,也不知道,我昏迷过去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有点担心,”王德光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跟郭家的梁子越结越大,他们会不会恼羞成怒,把你媳妇给……”

“那不可能,”我说道:“就算这次他们再怎么狗急跳墙,也不敢动芜菁,他们主要的目的还是我背后东西,真要是动了芜菁,要挟我去送东西的筹码都没有了,对他们不划算,”

不仅不会动芜菁,如果芜菁还在郭家,他们还会把芜菁给保护的好好的,

王德光寻思了寻思,这才点了点头:“有道理……”

我接着问道:“陆恒川那个王八蛋呢,”

其实想起他来,我这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要不是为了我,他早就从墙头上逃出去了,还至于被人追的跟狗似得,

“别提了,”王德光苦笑了一下:“情况比你还不如,现在也没醒,他给你送到了医院,通知了我们之后才倒下去的,一检查才知道,也满身是伤,连医生都说,瞅着那么文弱,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大毅力,能撑到那个时候去,”

我心里一堵,看来我昏迷过去之后,还是把那个祸害给连累了,这个人情是真欠下去了,

他说的也对,认识我,算他倒了八辈子血霉,我一阵担心,赶紧说道:“你领我瞅瞅他去,”

王德光还没来得及回话,门就开了,小梁的声音恶狠狠的响了起来:“你才刚醒,就又想看别人,你这是找作死知道吗,”

我一抬头,小梁一双大眼睛肿的跟桃儿似得,但还是恶狠狠的,忍不住就问道:“你长沙眼啦,”

“管你什么事,”小梁很凶的走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看了看我的伤口,嘴上厉害,手法却还是很温柔:“你就作吧,三天两头拿医院当旅馆住,早晚你就……”

她卡了半句话,没说出来,就把头扭过去了,

王德光低声说道:“这两天小梁医生家都不回,一直照顾着你,你还说人家沙眼呢,都是为了担心你哭的,你猜怎么着,我去上厕所,看见她在那发呆,小刘护士问她咋了,她抱着小刘护士就大声哭了,说你看李千树身上破了那么大的洞,会有多疼,”

我心里一动,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小梁本身是个医生,天天见惯了内伤外伤,流血骨折,咋还能这么多愁善感,

小梁转脸瞪了王德光一眼:“谁哭了,我就是长沙眼了,”

说着,给我看护完了转身又要走,我赶紧说道:“小梁,”

小梁停下了脚步,

“谢谢你啊,”我说道:“让你担心了,我下回……下回争取不住院,”

小梁的背影看上去像是怔了一下,半晌才说道:“你说话算数,不算数……”

她似乎也寻思出来,不算数也没啥可说,只好转身出去了,

“你跟唐本初帮我看着点陆恒川,毕竟人家也是为了我,”我说道:“我这边没事了,他那边……”

“你就放心吧,”王德光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老板,你们是不是从郭家带来了个脏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