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死鱼眼/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愣,脏东西,卧槽,对了,衣柜里面那个玩意儿,

看我的模样知道我是想起来了,王德光赶忙说道:“那个玩意儿一直在你旁边赖着,瞅着像是个有实体的厉鬼,我也打算把那玩意儿给赶走了,可那玩意儿竟然特别皮实,我怎么也赶不走,而且看样子不打算伤你们,所以我就想问问,那是啥,”

我当然没忘,那个东西是跟我说好了,跟我互相帮助的,看棺材的时候,还多亏了她帮忙排除了一个选项,虽然后来还是放出来了一个女魃,但也算是欠了她一个人情,

先前也确实是说好了,等她帮完了我,我还得还她人情,

“算是……客人吧,”我忽然想起来,那个东西既然是一路跟着我过来的,那我昏迷过去的事情,她肯定知道啊,

一转头,我瞅见那个玩意儿正在窗台后面窝着呢,

这个时候唐本初也来了,因为屋里阳气太足,那个玩意儿不乐意出来,

于是我就跟王德光说,让他领着唐本初先去看看陆恒川,等我输完这瓶液,我也去,

王德光让我千万别动,带着不明所以的唐本初就出去了,

果然,他们俩这么一出去,那个玩意儿就期期艾艾的也从后面蹩过来了,诡异的声音说道:“老板,”

卧槽,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你他妈的叫什么不好,学着人家叫老板,

估计是在这躲藏的时候,听王德光他们喊学的,王德光叫没觉得怎么着,这玩意儿叫感觉自己跟个嫖客似得,

于是我就摆摆手,凝气于喉,说别叫什么老板,我叫李千树,接着就问她,我昏过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玩意儿一听问,连忙说道:“老板,你媳妇可真厉害,”

我立马来了精神:“怎么说,”

那玩意儿就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了起来,

当时郭家人把我和陆恒川给围起来的时候,芜菁挡在了我前面,郭屁股养了一辈子死人,没见过都被养了还能逆反自己的,

她这么一挡,郭家人都不敢上前,陆恒川本来势单力孤的,但也趁机带着我拼了命的就往外面跑,可是那墙很高,陆恒川背着我,也翻不过去,还是这个衣柜里的玩意儿帮了陆恒川一把,才把我给弄出来的,

接着那玩意儿就问我:“老板,你说为什么那个小白脸让你丢下媳妇逃命,他反而不把你丢下逃命呢,”

我很想说他跟我一样,是自己作死,可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那腹?王八蛋,就特么的知道五十步笑百步,

想到了这里,我连忙又问了我最想知道的问题:“那我媳妇把我们给放走了之后,自己怎么样了,”

那玩意儿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我怕你死了没人帮我报仇,一路跟着你,就没管后面,”

芜菁自己面对郭家人,一定会吃亏的,

我的心像是被人给揪了一把似得,火辣辣的疼,

一个大男人,说是接媳妇,最后还是靠着媳妇,才能出来……

“老板,”那个玩意儿像是很好奇:“本来就是你媳妇把你伤成了这样,你怎么还是这么关心她,”

“废话,不管她把我伤成了什么样,她也还是我媳妇,”我叹了口气:“何况这事儿的一开始……”

这事儿的一开始,难分谁对谁错,

“你媳妇虽然死了,可是单凭有你,就算是挺有福气的,”那玩意儿的声音带着点哀怨:“你有那种媳妇,也算是挺有福气的,”

这在我听来都是废话,再一瞅,我看见输液瓶子差不离了,就自己拔下了针管,扶着墙起了床,

这么一动,肋下的伤口钻心的疼,这伤可不算轻,要不是我身后的那东西,别说下床了,估计我现在连动都难,

勉强着尝试运气,也觉得气劲儿不通顺,算了,反正我身体的恢复能力异于常人,应该很快就能好起来,

扶着墙一步一步往外走,瞅着小梁没在外面,我蹭到了护士站打听了一下陆恒川的病房,又借了个拐,撑着过去了,

唐本初和王德光一见我真来了,吓的都瞪了眼,我忙表示自己没事,往床上一看,心里忍不住也难受了一下,

就算以我一个死直男的眼光来说,陆恒川长得都算是挺好看的,大眼小唇,肤白貌美,可现在一张脸青的青肿的肿,像是煮过了火的猪头肉,

他上半身也没穿衣服,绷带绕过了肩膀和肋骨,脖子上还打着夹板,满身都是淤青,我也有点难以想象,他这个卵样,咋把我给背回来的,

“医生咋说的,”我按着伤口喘了口气,自己找地方坐下了,

“多处骨折,”王德光小心翼翼的说道:“好像还有内伤,”

唐本初插嘴说道:“师父,据说那伤本来可以没有这么严重,但是因为受伤之后还吃力的背着你,才把伤口给撕裂了,这不就给……”

“行了,”王德光说道:“少废话几句,老板,小梁医生说反正没伤到内脏,估计也没啥大事,就是跟你差不多,一直没醒,”

我忽然想起来,上次陆茴不醒,还是我喊的魂,这次陆恒川要是也一样,要不我再试试,可鬼门关也特么不是城门楼,我这随随便便的进来出去,估计准得给干爹添麻烦,

想到这里,我又戳了陆恒川两下:“陆恒川,回家吃饭,”

可他也跟条死鱼一样,毫无反应,搞得我这心里挺内疚的,心一横,跟王德光他们说道:“你们帮我找找,看看这王八蛋带没带蘑菇干,”

“怎么,老板你饿了,”王德光忙说道:“蘑菇干有什么好吃的,我给你买点粥……”

“不是,他是想着叫魂,”

卧槽,谁这么懂行,一转头,只见陆恒川的眼睛竟然给睁开了,绷带底下还是个死鱼眼,就是这双死鱼眼满是血丝,显然是没少受罪,

“太好了,双喜临门啊,”王德光赶紧推唐本初:“赶紧喊大夫喊大夫,”

你娘,我就知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张了张嘴想说个谢谢,可是瞅着那俩死鱼眼却怎么也说不出来,陆恒川挺善解人意:“你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是不是想说点什么,”

“看你麻痹的含情脉脉,”我瞅着他:“我就是想说,谢谢啊,”

陆恒川想笑,可是脸上有伤,一笑跟要抽筋儿似得,真尼玛难看:“我是为了你身上的东西不被郭家人拿走了,就算那东西在一条狗身上,我也会这样的救狗,”

这王八蛋咋狗嘴就吐不出象牙呢,算了,我就当他是不愿意我为着这事儿对他愧疚,而找的借口好了,

一阵尴尬的沉?之后,我问:“这事儿算不算跟他们家撕破脸了,你们家是不是也得跟着掺和进来,”

毕竟我后背上的东西本来就是陆家的,芜菁又是陆家的人,郭屁股又那么小气,这事儿肯定不好干休啊,

“你猜,”

猜你妈个蛋,

我转了转眼睛:“不过,我倒是有个法子,让郭屁股家暂时消停一会儿,找不了别人的麻烦,”

“嗯,”陆恒川翻着死鱼眼:“你有什么法子,”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说道:“你也知道,茂先生跟郭屁股俩人不对付,肯定特别想抓郭屁股的把柄,要是郭屁股家养了那么多的魃,让茂先生知道了,茂先生会不会往死里整他,”

陆恒川一挑眉头,显然也想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