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铁梨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魃这种东西不是一般的死人,是会引起灾祸的大玩意儿,所以在行业里算是一种违禁品,你身为阴面先生,养一两个能控制的,那也没人说啥,可像是郭屁股一样养了一个排,还都是他自己都不好搞定的大魃,这就属于玩儿的过火,犯了行业里的规则,

大家都知道阴面先生伤天害理,但郭屁股好歹算得上入行早,经验老,可能就算犯规,也没人敢找他的麻烦,

可茂先生就不一样了,照着在茂先生那里测出来的字相,茂先生对这个对头可以算得上是水火不容,恨不得逮住了打个屁眼朝天,所以肯定时时留意着郭屁股的动向,眼下有郭屁股的小辫子可抓,他不定多高兴呢,

加上上一次那个灵脉事件,我也感觉茂先生比起“得到”灵脉,更在意的是从郭屁股手里“抢到”灵脉,

这样的话,一石二鸟,不仅能让茂先生收拾了郭屁股,还能从茂先生那弄个人情,但凡能弄到人情,茂先生本事那么大,帮我把芜菁抢回来也有可能,

陆恒川眼光闪烁:“你也别把事情想这么简单,就算他养了魃,可并不是什么大罪过,怎么找麻烦,”

“你呀,就是刚长穗的棒子——太嫩,”我说道:“他养魃是为什么,咱们可以说,是为了将魃给放出来,”

只要将魃给放出来,魃所在的地方肯定就会闹大旱,大旱之下,这老百姓们肯定得找人禳治,这个时候郭屁股出现了,来个贼喊捉贼,名利双收,不正是阴面先生的一贯伎俩吗,

而他养了那么多大魃,真要是全放出来,别说一个县城了,一个省城可能都得大旱,到时候事情闹大了,上头能不管,

我让陆恒川放心,这种编排别人的伎俩,姜是老的辣,我都能想出来,茂先生能想不出来吗,估计比我编排的还得邪乎点,为着这个肯定要找郭屁股的麻烦,郭屁股跟他见招拆招还来不及,哪儿顾得上跟咱们算账,

陆恒川也被我给说服了:“别说,你这人大智慧没有,小奸诈一把一把的,”

你知道屁个大智慧,能用得上的就是大智慧,

其实就从郭屁股挖我们家祖坟找芜菁这事儿来说,又是觊觎东西,又是动人家亲人尸体,足够把陆家也牵扯进来找郭屁股麻烦,到时候那还不跟三国演义似得,非得更热闹不可,不过陆恒川,陆茴,芜菁都是陆家人,算我老丈人家,就不把他们拉下水了,

一想起芜菁,我心里就难受,先是当地娘娘,又被裹进这种糟心事儿里来,什么时候能把她接回来,我一定把她好好保护起来,再也不让她掺和这些烂事,

这些……都是为了我,

“老板,”忽然这个时候,那个衣柜里的东西也跟过来了:“我的事儿,你能给帮忙了吗,”

一下把这茬给忘了,我忙说道:“可以可以,你说吧,”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答应了肯定得做到,开空头支票要损阴德的,

这个玩意儿挺激动,可是刚要讲述,外面忽然一阵吵嚷声,像是王德光在拦着谁:“我们老板伤还没好,不见人,”

而外面的人似乎不好拦,我的心立刻就提起来了,卧槽,该不会是郭家祖孙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吧,

陆恒川也皱起了眉头来,没成想外面一个虽然苍老,却很有力道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跟千树说,是茂先生,他不会不见的,”

卧槽,不是这么巧吧,刚想找茂先生,他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我赶紧站起来想去迎,可肋骨下的伤一下剧痛无比,我本来抓住了病床上的栏杆,结果没力气抓紧,直接扑在地上跌了个四脚朝天,伤口的那个疼劲儿啊,让我想骂一百个娘,

而屋里一有动静,王德光也听见了,顾不上别的,赶紧就开门进来了:“老板,你没啥事吧,”

我赶紧摆摆手想爬起来:“拉我一把,还有,外面的茂先生……”

“你说你这孩子,身上有伤,就别行这么大的礼,”茂先生已经进来了,伸手就先王德光一步把我给拉起来了,一眼看见了我肋骨下的伤口,做出一副很心疼的模样:“你也太不小心了,”

我虽然疼的呲牙咧嘴的,但还是强颜欢笑:“我就是看见茂先生,激动……”

茂先生拉着我坐下,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不是一听说你醒了,我就来了嘛,”

看来他对我还真是非常留意啊,忙说道:“我这点屁事又不光彩,还把您给惊动了,真是怪不好意思的……不过,您咋知道的,”

“这个……”茂先生一挑眉头,忙说道:“是姜师傅特地过去找我,说郭长岭这一阵可能要为难你,让我一定得帮你一把,我还记着你上次的人情呢,可不打听了一下,没想到郭长岭下手这么狠,真是丧尽天良……你别说,幸亏我跟过来了,打你们住院之后,一直叫人在医院看着,要不还不知道那郭长岭会不会又下什么阴招毒手,”

这瓷套的好,我心里早明白了,姜师傅已经跟茂先生把我和郭长岭之间的过节讲了一遍,我在郭屁股家发生的事情也被他听说了,他急不可耐,跟我想到了一起,打算从我这里,看看有没有郭屁股的把柄可抓,

聋子看哑剧——两方正合适啊,

我跟陆恒川偷着挤了挤眼,就把魃的事情以“不经意”的语气说了出来:“本来都是小误会,结果就变成大梁子了,不过说也奇怪,那魃是害人的东西,我也不懂,咋郭长岭养了那么多啊,”

我早看出来了,就算茂先生努力压着自己的表情,也从眉梢眼角看见了喜色,这对他来说,那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但他还是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也觉得有点不合常理,这样吧,我先把事情跟上面反映一下,确实是个值得引起重视的事情,这段时间你放心,有我在,郭长岭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我赶紧又说道:“那……您看我媳妇的事情……”

“你媳妇的事情也不用担心,”茂先生说道:“只要事情属实,我跟上面说清楚,一定把你媳妇还给你,”

好,这样的话,我这一场罪,就特么的没白受,

又扯了几句场面话,忽然茂先生话锋一转,以一种假装出来的随意问道:“对了,千树,我问你,你有没有在郭长岭家,看到一个大衣柜,”

诶,我一下愣了,他问的,难道是闹鬼的那个大衣柜,问这个干啥,

我长了个心眼儿,就说道:“他们家确实有大衣柜,不过挺多的,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样的,”

“成色算是半新不旧,料子是阴沉铁梨木的,双开门,两米高,”茂先生盖不住眼睛里面的焦灼,说的竟然非常详细:“款式也很旧,在郭家应该算是格格不入的,很打眼,你有印象吗,”

分毫不差,还真是那个闹鬼的衣柜,我起了疑心,一扫刚才那个衣柜里出来的玩意儿,却发现那玩意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这个嘛……”我犹豫了一下:“我对木头不是很有研究,您容我想想啊,对了,您问那个衣柜干啥啊,难道是郭长岭从您那偷来的,”

茂先生嘴角一扯,神色很不自然:“这个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