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衣柜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茂先生犹豫了一下,才期期艾艾的说道:“这个有点不太方便讲,你好好想想,想起来了之后,一定要立刻联系我,”

这个神态,可实在不像是大人物了,那个衣柜对他来说,那么重要吗,

我赶紧很痛快的答应下来,并且假模假样的还让王德光把大衣柜的特征记在了本子上,茂先生看我真像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只得有点失望的走了,临走又叮嘱我两遍一定得好好想想,

等他们走了,陆恒川挑起眉头看着我:“你不说,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

我答道:“所以我就说你太嫩,还是跟姑夫学着点吧,你也知道,老茂跟郭屁股势如水火,老茂想抓郭屁股的小辫子,郭屁股一定也想抓老茂的小辫子,而那个衣柜,我看,说不定就是老茂的某个软肋,”

我说怎么郭屁股要运那个大衣柜进宅子,还以为他贪图阴沉铁梨木,闹半天里面还有这一层关系,

“对了,刚才那个玩意儿呢,”我回头瞅了半天:“衣柜里的,你出来,”

喊了半晌,衣柜里的那个玩意儿,才勉强从外面钻进来,虽然她算是成了形的厉鬼,可猛一看上去,还是面目模糊,只能看出一种很惊慌的感觉,

我立刻问道:“你是不是认识刚才那个老头儿,”

“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他还不是个老头儿……”那个玩意儿声音本来就诡异,这会儿听上去,情绪波动很大,像是信号断断续续的收音机,更让人瘆得慌了,

于是我就跟着问:“你说,那个老头儿跟你的死,有关系吗,”

俗话说神鬼怕恶人,这玩意儿躲藏了这么久,已经害死不少人了,可还是没法报仇,那就说明,弄死她的人比她强,她还是怕那个人,

所以,才希望能在我的帮助下报仇,

这个时候,那玩意儿猛地发出了一阵瘆人的声音,听的我不禁一个激灵,再一分辨,原来那玩意儿在哭,

难怪形容什么声音难听用“鬼哭狼嚎”四个字呢,这声音确实真让人不舒服,

陆恒川显然也是听得一脸痛苦,本来脸上就有伤,这么一会更像抹布了,看着特别可乐,

好不容易那玩意儿才哭完了,接着就说道:“就是他骗的我……就是他骗的我……”

接着,那玩意儿就开始讲述了起来,那个时候,茂先生还是个年轻小伙子,这个玩意儿吧,还是个青春少女,当时茂先生当然没有现在的这个地位,还是个当街出摊的毛头儿小先生,比我现在还不如,

而少女跟茂先生的摊子前面相了个面,少女嘛,问的肯定是姻缘,茂先生一瞅,就说这个少女红鸾星动,准有良缘,但是需要在月光底下才能看清楚,约少女晚上见面,

少女信以为真,晚上茂先生就跟少女人约?昏后,借着相面,谈起了情爱来,

据少女说,茂先生年轻的时候相貌很好,比我和陆恒川也不遑多让,虽然那个年头先生这个职业不比当官经商的,可倒是也算有个饭碗饿不死,加上茂先生文质彬彬,说话也特别得人心,于是少女跟茂先生一来二去,谈谈红鸾星姻缘线啥的,就好上了,

少女家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可也算是小康之家,当然不可能让少女跟个居无定所的先生在一起,就劝她干这一行的本来就是靠嘴皮子吃饭,千万不能被他给骗了,

可少女那是动了真心,坚持要跟茂先生,结果跟家里闹了个不欢而散,茂先生软言安慰,并问少女要不要跟他走,要不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盲目的,就真自己私自跟茂先生逃出来了,

这在那个年头,就是戏台上的“私奔”,村里讲就是“跟人跑了”,对一个女人的名声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就算她再回去,也不会寻摸到什么好婆家了,足可见其破釜沉舟的决心,

本来少女也这么认为,还觉得自己是找到了真爱,觉得这一切都值得,白天茂先生出摊,她在家做家务,虽然清苦,也开始做跟茂先生生儿育女白头偕老的美梦,谁知道过不了多久,茂先生忽然就变了一个人似得,一回来,就开始对少女冷淡,话也说不上几句,甚至言谈之下,还有让少女回家去的意思,

这下少女可就慌了,她哪儿还有什么退路可回呢,

于是她寻思了寻思,在茂先生白天出摊的时候,就偷偷跟在了后面,想看看茂先生到底为什么变心,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这一跟踪,她的心就凉下来了,原来茂先生已经平步青云,不再出摊子,而是被一个大官给聘用了,登堂入室,分明是风光了,

少女也是蠢,还心想这不是好事吗,为啥要赶走自己呢,跟大官家附近的街坊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茂先生偶然的情况下帮大官躲了一场灾,大官知道他有真本事,就请进门来了,十分重视,茂先生能说会道,把大官哄的心花怒放,甚至还有意向,把女儿嫁给他,让他入赘,

少女也在戏台上见过秦香莲陈世美,当时只觉得可怜,还跟着戏文哭过,可这事情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是晴天霹雳一样,哭都哭不出来了,

于是少女等茂先生回家之后,就苦苦哀求,让茂先生回心转意,要是在这个时候被茂先生给抛弃了,那她这一辈子都完了,茂先生当然不依,说少女不贤惠,这是毁他的前程,光凭这一条罪过,就足够把她休回去,何况俩人并不是明媒正娶的,茂先生本不必跟她负责那么多,

少女一颗心也凉了,想要跟秦香莲一样,上大官家里说实情,并让大官收回成命,把茂先生还给她,

茂先生一听她有这样的念头,当然是吓得魂不附体,连声说他其实跟大官的女儿也是逢场作戏,让少女可千万不要这么冲动,

少女不信,茂先生就答应了少女,亲自带她跟大官见一面,阐述心意,

少女信以为真,第二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跟着茂先生就进了大官家里,结果吧,茂先生并没有领着她去见大官,而是偷偷把她带到了大官家里放衣服的大衣柜前面,嘴上说让她见见世面,却用衣带子把她活活吊死在了大衣柜里,

我倒抽一口凉气,这是杀人灭口,

而为什么把少女吊死在大衣柜里呢,是因为他在大官家里的时候发现了,那个大衣柜是阴沉铁梨木的材料,能封阴,而那个衣带子,估计也不是普通的衣带子,而是能将少女的魂魄给牵引在大衣柜之中的材料,可能是天葵血混梁上灰的,也能镇灵,就是怕少女死的不甘心,要么去阴差那里告状,要么变成孤魂野鬼索命,

这样的话,等于说把少女的魂魄锁在了那个大衣柜里,让她不得超生,更别说报仇了,

所以说,那个有钱人家发现了一具来历不明的尸体,还是弯着腿上吊的,

之后估计茂先生也是想把衣柜给收起来的,可是应该机缘巧合出了什么岔子,那衣柜被大官卖掉,流落到了二手商行,导致茂先生再也没找到,几经辗转,又被郭屁股给知道了,弄到了手,

这种事情当然不光彩,可算得上是茂先生的一个把柄,郭屁股当然是想抓在手里的,而茂先生这么着急,估计也听说了这件事情,恨不得立刻把那个埋藏自己肮脏过去的衣柜给弄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