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五线香/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有点犯难,同时偷偷的瞅了陆恒川一眼,

“在这里养伤太浪费时间了,”不明所以的陆恒川翻了个白眼,忽然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话:“现在到了这个时候了,把那东西拿来吃吧,”

我一听有点没反应过来:“你吃啥,蘑菇干啊,”

难道他想着魂游天外去做点啥,

“吃你个头的蘑菇干,”陆恒川耐心有限的用死鱼眼盯着我:“你是不是傻,灵脉上的人参,人参,”

人参,对了,我一下就给想起来了,卧槽,我们还有那玩意儿呢,终于是派上用处了,要是人参能给陆恒川续命,那还用得着狗屁的五线香,

就算人参真不济,那玩意儿也是个值钱货色,跟到时候拿到鬼市上换东西,也肯定换的了,

我赶紧站起来,结果又疼的坐回去了,对着王德光和唐本初指挥:“你们俩,给我帮帮忙,带着我回一趟门脸,”

“你这样还想回门脸,”王德光叹为观止的瞅着我:“老板,不是我说,你不能嫌自己活得长啊,”

谁嫌自己活得长了,那玩意儿因为值钱,我怕被谁惦记上,给封在床底下了,不亲自去拿不出来,

按着伤口费了很大的周折,才背着小梁偷摸出了医院,取了东西又火速回来了,我看得很清楚,确实有几个不认识的人有意无意的从医院就跟着我们,估计就是老茂请来的“保镖”,

人参那个模样愣一看是很骇人的,我还小心翼翼的用红布一层层给包裹了起来,不知道的以为我抱了个孩子呢,

回到了病房我才敢打开,王德光一瞅我寻摸回来的是这个,眼珠子瞪的跟铜铃似得:“老板,你深藏不露,还有这玩意儿,”

“不值啥,”我装逼的挥挥手:“你认识,”

王德光连连点头:“这玩意儿能续命,只听说过没见过,据说在紫砂锅里熬水最管用,”

其实这玩意儿已经在灵脉那边的地洞里被黄鼠狼给加工过了,不知道黄鼠狼是咋弄的,不过东西又没坏,我就从不显眼的地方拔下来一部分,让王德光重新再给整整,弄两碗给我和陆恒川喝,

喝好了省事了,喝不好,也别破坏了卖相浪费了,

王德光连声夸我细致,陆恒川则死鱼眼一翻:“你还跟着喝,真是狗咬茉莉花,”

“我看是你牛嚼牡丹,”

“哼,”陆恒川鼻子出气:“你喝是可以,别后悔,”

我后个几把毛的悔,这玩意儿也是老子出生入死弄来的,现在肋骨下的窟窿还没长好,还不许喝点了,

很快,王德光把人参给整好了端给了我们,味道不敢恭维,不过后味儿很醇厚,喝得出来是好东西,

而且说实话这玩意儿真神,暖和和的一下肚,就觉得浑身血都热了,伤口?酥酥的,像是被一张小嘴吸着似得,想挠,又不太敢挠,

陆恒川的脸色也很明显的变好了,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只是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那条胳膊还是死黑死黑的,还扩散的更大了一些,

我皱起眉头,照着之前这尸毒扩散的速度算了算,最多还七八个钟头,尸毒就入心肺了,

而我这边,伤口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试着用力气,甚至运气也更流畅了,掀开病号服一看,我自己头皮都发炸,之前那么邪乎的伤口,居然愈合的差不离了,

当然,一方面是人参牛逼,一方面我后背上的东西肯定也出了力,

王德光看着陆恒川的胳膊,偷着跟我摇头,意思是人参没法解毒,不管用,

反正这玩意儿倒是把我给治好了,也算立了功,我把人参给抱在了怀里:“走,去鬼市,”

能做的,我肯定十成十尽力做,做不做得成,就看陆恒川有没有这个造化了,

唐本初看我们要出去,也想跟着,但鬼市据说进出很?烦,我就留下他看着陆恒川,他噘着嘴有点不太乐意,但也还是听话的留下了,

王德光不知道跟哪儿借了个电动车,带上我就开了起来,别说,他对新事物的适应能力还挺强,估计是跟在了唐志鹰身边的时候,一直与时俱进,

电动车穿梭过了不少豪车,一路往商店街后面开,绕过了几个路口,才瞅见一个挺破的老街,

这种老街就属于你从里边过都想着加快脚步赶紧走过去的那种,阴森森的像是随时能闹鬼,瞅着里面都是一些没人住的破房子,窗户框子都是裂的,四处黑洞洞,拍个闹鬼纪录片都现成,

我忍不住说道:“这地方叫鬼市,还真特么的合适,”

王德光一边开电动一边说道:“这个地方历史悠久,据说打顺治年就开始有先生组织了,一代一代传到了现在,不过只许圈子里的人进去,圈外人进去是坏规矩,被发现了可是大?烦,”

“圈子里的,”我问道:“这咋看,”

王德光说道:“有证件,说起来跟身份证似得,”

卧槽,我毕竟上这个地方来时间还短,这金乌牒才刚下去,哪儿有什么身份证啊,

“你放心,唐志鹰有,”王德光早看出来我的心思了:“你跟着我就行,但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你也知道,你毕竟……”

我毕竟当过通缉犯,还是低调点合适,

这个时候,电动车开进了一个狭窄的小巷子,在一个门楼子前面停住了,

门楼子里面有个很大的院子,里面还有一棵大槐树,影影绰绰的有不少人在大槐树底下晃荡,瞅着还真有点像是跳蚤市场,

王德光一边领我进去一边介绍,说这地方之所以叫鬼市,跟北京的簋街异曲同工,都是天黑之后出摊,天明之前收摊,跟鬼的活动时间一样才得了名,

鬼市有三条规矩,一,就是前面说的,天亮不开市,

二,一物换一物,不使钱,

三,东西交换自由,但是买卖一过手,就是死交易,你不能反悔,所以是打眼还是捡漏,全看自己运气,没有重来这一说,

王德光还跟我讲,说他年轻的时候,就看见有阴面先生骗人,用跟珍珠相似的红鲛鱼眼换了人家的犀牛角,结果货物成交之后被对方看出来了,那人不干,要将东西给要回来,可那个阴面先生哪儿肯给,咬死了第三条规矩,就是不肯还,结果俩人闹起来,惊动了看场子的,

我一愣,忍不住插嘴,问这里还有看场子的,

王德光点了点头,说那是啊,没看场子的不就乱了吗,看场子的,也是直属上头的,权利很大,能耐也挺大的,

我就问那然后呢,给那换犀牛角的做主了没有,

王德光咂咂舌,说:“这里只看规矩,不看人,所以那个卖犀牛角的犯了规矩……”

他没说下去,只摇了摇头,我就明白了,肯定没啥好下场,

卧槽,不仅那东西难找,还得防止假冒伪劣和诈骗,真他妈的黑暗,

这个时候,有人上前问身份,王德光拿了个小东西给那人看了一眼,那人点点头表示认识,同时瞅了我一眼,

这应该就是王德光所说的看场子的人了,模样挺普通的,可是眼神特别锐利,像是贴着皮肤擦过去的刀子一样,让人后背发凉,

我虽然不会看相,看人倒是一直很准,这个地方,果然连保安都不是什么一般人,

那人要看我们今天带了什么,王德光就把人参给亮出来了,那人还真是见过世面,模样挺平淡的,一点没意外,可见没少见好东西:“打算换什么,”

王德光忙答道:“换五线香,今天有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