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燥得慌/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王德光问,我这心里跳的砰砰的,就跟在听陆恒川死亡宣判结果似得,那王八蛋没有几个小时能坚持了,天亮之前拿不到就完了,

看场子的人沉吟了一下,才说道:“有很长时间没看到五线香了,”

我的心一下就凉了,没成想那个人接着说道:“可是今天正好有,”

你娘,你说话能别大喘气吗,差点把老子的虎胆给吓碎了,

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个人接着说道:“那你们赶紧去吧,有五线香的时候太少了,今天已经有不少人来问了,可带五线香的,就只有一个人,”

卧槽,这么紧俏,

王德光也有点紧张,赶紧带着我就往里面走,

大院子里毫无章法的闲散坐着很多人,其实很像是村里老太太在小区门口卖自己摘的野菜,

来来往往的人行色匆匆,虽然人多却特别安静,给人一种挺诡异的感觉,

摊子也不少,不知道五线香到底在哪里,我和王德光一人找一侧,我看见的光是一些个看似平淡无奇的东西,什么旧皮鼓啊,小石头子啊,甚至还有骨灰坛子,看似寻常,却都带着点诡异,

加上那个大槐树遮天蔽月笼罩了整个院子,更显得里面的这些客商人不人鬼不鬼的,这样的地方不打眼才怪,

而走着走着,我忽然觉得特别热,说热也不确切,而应该说特别燥的慌,浑身上下都不太对劲儿,脸上也发烧,卧槽,难道是我吃了那人参吃的,

对了……虚不受补,可不就是这个症状吗,就好像我小时候偷着从阴河里逮到个王八烤着吃了,那真是一会儿都闲不住,老想着动,好像满身的精力过剩,让人想干点啥似得,

小时候不懂,现在倒是明白了,这感觉……特想找个女人……

我赶紧把这个不正经的念头给甩开了,陆恒川还等着我救命,芜菁下落不明,哪特么是动这个念头的时候,

你娘,我忽然就明白了,难怪陆恒川说什么“你也喝”,

而我正这么想着,一分神,忽然被脚底下的青石板砖凸起的一块给绊了一下,猛地就扑倒了,这一扑不要紧,正把一个迎面过来的女人给撞在了身下,我的脸,一下埋在了她的柔软上,

卧槽,我一个激灵,就把头抬起来了,结果这一抬头,正看见那个女人开的很大的领口,眼前一道深沟,一片雪白,

“啪嗒……”

有什么东西从我鼻子里冒了出来,落在了那个女人胸口上,卧槽,我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我特么竟然流鼻血了,

而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一声“流氓,”一只手就要落在了我脸上,

我本来气劲儿就乱撞没地方使,这一下更是反应奇快,一下挡住了那个女人的手,没让那女人的手打中,

这只手滑溜溜,软绵绵,白嫩嫩的,让人嗓子眼儿发干,特想喝水,

“你想干什么,”那个女人恼羞成怒,猛地把手给抽了回去,像是憋了一肚子气:“要不要脸,”

“误会,”我鼻血都顾不上擦的摆手:“真是误会,”

“老板,老板,”王德光闻声从旁边找过来了,一瞅我正在当街吃人豆腐,也吓了一跳,赶紧把我拉起来了,低声说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在这里还……”

得了,连王德光都不相信我,更不能指望那个女人相信我了,

我被王德光一拉起来,那个女人才略微带点狼狈从地上站起来,仔细一看,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挺漂亮,跟芜菁的脱俗,小梁的清秀,陆茴的艳丽都不太一样,是一种透股子的妩媚,说句新鲜点的形容词,好像是御姐型的,穿着一身?色蕾丝连衣裙的身材更是该鼓的鼓,该收的收,挺劲爆,

而她一双杏核眼死死的瞪着我,跟有啥不共戴天的仇一样,

“美女,你听我说……”人参的劲儿让我耳朵里都嗡嗡直响:“我真是……”

“不用跟我解释,也不用跟我道歉,我都不接受,就当自己被疯狗给咬了,”那个女人冷冷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转过了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了一个条桌上,

鬼市里大概平时没出现过这种骚动,因为这个地方鱼龙混杂,很可能会得罪厉害角色,一般没人敢造次,所以我这么一手,引来了不少围观的吃瓜群众,跟看猴似得看着我,

有人一看那个御姐也是来换东西的,就蹭上去问她换的是什么,我那会儿都不好意思站在那里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刚想走,却听见那个女人清清楚楚的说道:“我拿的,是什么邪毒都能解的五线香,”

你娘,不是吧,买彩票中大奖都没这么巧,

王德光一听,赶紧推着我过去了:“姑娘,我们正想要五线香,你瞅瞅,我们拿这个跟你换,包你只赚不赔,”

说着,就要把我的红布包裹给打开,而那个女人看都不看,杏仁眼一瞪:“我跟谁换都行,就是不跟你们换,”

显然是被我刚才那一下给得罪透了,

王德光也忍不住“啧”了一声,用一种谴责的眼光看着我,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可事已至此,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凑了过去:“美女,刚才我真是不小心给绊倒的,我们现在也真是诚心想换,要不你先看看我的货,咱们好说话,”

“不小心,擦擦你的鼻血再说吧,”那个御姐冷冷的盯着我:“我告诉你,不管你带了什么东西,买卖我都不跟你做,”

不行,我不能就因为这个屁事儿把陆恒川给耽搁了,还在想怎么跟御姐冰释前嫌,而这个时候,我发现我站着的地方正好能看见那个女人脖颈下一片……

我是想把眼光给挪开,可因为人参的功效,我就忍不住老想往那儿看,

御姐察觉到了我的眼光,脸都红了——不是小梁那种娇羞的红,而是愤怒的红,那模样像是想冲过来抽我两巴掌,

我特么的……是招谁惹谁了,

而这个时候,早有别人听见了这边有五线香,都一股脑儿的凑过来:“真是五线香吗,美女你招出来,”

招是圈子里的内行话,意思就是把东西给摆到明面上,让大伙掌眼辨真假的意思,

那个御姐也挺痛快,把带来的那包东西给打开了,里面是个方盒子,揭开方盒子的盖子,里面是一个跟贡香很相似的粗香头子,王德光赶忙挤到了前面,伸手把那香的味道往鼻子里扇,回头瞅着我,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真是五线香没错,

可是这御姐的模样,肯定不能给我好果子吃,这可咋整……

其他想换五线香的也认了出来,早蜂拥而上将那个御姐给围了一个团团转:“美女你看我这个,百年?皮子的引元丹,”

“我这有隋朝传下来的招魂琉璃灯,”

“我这是?木栗子树做成的雷击木,”

那个御姐不慌不忙的辨认着,却没看见对心思的,不住的摇头,像是很失望又很焦急的样子,

她到底想换什么呢,

我寻思了一下,忽然看见这个御姐的盒子上刻了一个字,仔细一辨认,心里不由大喜,真他娘的是天助我也,索性把自己的红布包裹给打开了,盘在了一边,以那个御姐能听到的音量喊道:“千年人参,吊命续命,有换的来找我,天上地下只此一个,晚了就没了,”

果然,那个御姐一听我的吆喝声,脸色瞬间就变了,往我手上的人参看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