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中尸毒/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御姐的盒子可能是自己家的老东西,估计她们家姓叶,上面有个朱漆的繁体“葉”字,“世”字是“人世”,“人世”在草木之中,不成了荒坟了吗?那肯定是活不长的意思,而“葉”有“弃”形,更不是好兆头,“弃世”更不是好话,恐怕御姐是心怀愧疚,想救一个曾经被自己抛弃过的人。

御姐自己有五线香,所以她想救的人肯定不是中毒。不是中毒的,那就是体衰或者外伤,急着吊命续命,千年人参最合适不过了。

虽然我这个人参,其实不是啥千年人参,噱头确实有吹牛逼的嫌疑,但这种成色已经很少见了。

果然,我那红布一展开,孩童大小的个儿先把那些围观群众给惊了:“世上还有这么大的人参?”

“而且这么像人?”

“据说越像人的越管用。”

“没错,这个模样,该不会是从某个灵脉上长出来的吧?”

我一听有识货的,赶紧说道:“真没错。你看看这成色,闻闻这味道,不是上好的灵脉,哪儿能长出这种好货?”

被灵脉这么一加持,这人参的身价当然更是扶摇而上,刚才围在御姐身边的。全围到我这里来了。想跟我换的东西这叫一个琳琅满目,全是我不认识的,但被他们这么一吹嘘,好像个个都是独一无二的好宝贝,王德光都给看花眼了。

我透过人群的缝隙瞅那个御姐,果然御姐也没想到我正带了她想要的东西,加上刚才她自己说过,跟谁换也不跟我换,这会儿要是反而主动过来,肯定啪啪的打脸。

所以她满脸的进退两难,咬牙切齿。

其实这地方谁认识谁啊,这种女人肯定特别爱面子。我得想法给她个台阶下。

这么想着,我就开始对那些送到面前的东西挑肥拣瘦,嫌这个不够大,那个不够香,那些人就沉不住气了:“那你到底想换什么?”

我瞅着那个女人就说道:“其实吧,我想着换五线香。”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对那御姐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我趁机鼓动道:“要不这样,你们帮我劝劝那个美女,赶紧跟我换了,这样的话,人参到了她手里,你们可以找她试试,看看你们手上的东西,她是不是感兴趣。”

那些人一听,赶紧就劝那个御姐:“美女,你就赶紧换了吧,这小哥本来就是为五线香来的,闹什么别扭,最后大家一拍两瞪眼,都不好。”

果然,被大家这么一附和,那御姐才咳嗽了一声,装出满脸不情愿的样子:“我本来不想跟他换的。”

一听“本来”都出了口,那铁定是改主意了。我又不傻,一下就听出来了,赶紧把那个人参给抱过去了,面子给足:“您也大人不记小人过,咱们俩这货都是用来救人的,谁也别耽搁。来来来我跟你道个歉,交易就成了,行不行?”

那个御姐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我这个高兴劲儿啊,赶集就想把那个五线香给拿出来,可谁知道我的手一伸。却跟另一只手同时按在了上面。

我一愣,想看谁跟我抢,抬头一看,是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模样特别冷。

我二话不说就想把五线香盒子给拿回来,没成想那小子的手劲儿也不小。居然死死的钳住了那盒子,跟铁箍似得,硬是让盒子纹丝不动。

“你想怎么样?”我压住了火气:“这东西我跟这位美女已经定好了交易了,你是不是不懂规矩?”

“我看你才不懂规矩。”那个年轻人嘴角一勾:“你们口头交易,东西不是还没换吗?我来换也来得及。”

说着,跟身后努了努嘴,他屁股后面就闪现出来了一个人,也捧着一个大红布包裹,打开了一招,我的心咚一下就沉了,只见他也拿了一个人参,竟然比我的还大!

我的人参不是少年模样吗,他的人参竟然是个少女模样,浑身器官玲珑毕现,都跟活人一模一样!

就连我一个不懂行的,也知道他的恐怕比我的值钱!

人参也分阴阳,阳的就是我这种,补外伤内伤的血气,阴的是小姑娘模样这种,专补精气,说白了,外伤内伤伤可以用阳参,但是体虚气虚阴参更合适。

而阴参还比阳参更加少见。

你娘,哪儿杀出来这么个程咬金啊!

而那个御姐眼前一亮,显然她要救的人,阴参更合适!

我心里骂了一百万个草泥马,转头看向了那个御姐:“美女,是我先来的……”

“我要阴参。”那御姐本来对我印象就不好,这下更是翻脸不认人,冷冷瞅着我:“拿开你的手。交易我跟他做。”

那拿阴参的小子,冷笑了一声。

我本来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精力过剩,眼瞅着这小子想跟我争东西,恨不得打一架,王德光见状赶紧按住我,低声说道:“老板。这个人恐怕不好惹,你别轻举妄动,他身上带阴气,阴气又重,肯定是个老资历的阴面先生。”

我这一阵咋命犯阴面先生,到哪儿都能碰上!

眼见那小子志得意满,等着我松手,我忽然眼珠子一咕噜,转头对那个御姐说道:“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算一卦,算是附加价值。”

一说算卦,那御姐顿时冷哼了一声:“给我算卦?”

说白了,能在这个场子里面的,哪一个不会算卦?都说文人相轻,我们这一行也是,谁能服谁?

尤其是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你不知道哪里就暗暗站了个大佬,要是班门弄斧出纰漏砸了饭碗,名声往外一传,你买卖也不用做了。

可我就是不松手,虽然那个年轻人也暗暗用了劲儿想把我给镇开,可我劲儿也不小,他一时三刻,还真拿我没法子,眼神一瞅我,阴晴不定的。

而我立刻跟御姐说道:“我先算我的,决定权在你,我问你,你要救的这个人,七十岁整。是不是?”

御姐本来冷雪凝霜的脸一下怔了。

“葉”字写成简体,是“叶”字,一十一口,正是“古”字,说明那人年至古稀,正是七十。

“葉”从片为“牒”。估计那老头儿是做文书工作的,有可能是个教书的,而“葉”从虫成“蝶”,“蝶”通“爹”,看来身份是御姐的老爹,这个老人估计年轻的时候不太安分,恐怕有对不起御姐这个女儿的时候,所以才对应了御姐后来对他的抛弃。

可是俗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现在那个老头子估计为着什么快死了,御姐反倒是后悔了起来,想要念一下父女亲情,想救他一命。

测到了这里,我接着说:“不过这老头儿现在就算得到了人参,也只能救一时的命,真要是给他延寿,我倒是有破解的法子。”

御姐早听愣了,想都没想就问我:“你有什么法子?”

“想知道啊。”我微微一笑:“拿了五线香跟我换,我教给你。”

御姐的表情松动了下来,终于点了点头。

那个跟我争人参的小子后槽牙几乎都咬的格格作响,却无计可施,我说了个不好意思,手上灌足了力气一下将那个人的手给震开了。

因为吃了人参,我这劲儿来的又凶又霸道,那小子不由自主的就松了手,虎口上还微微的渗出了一点血。

痛快。我把五线香装在了身上,留下了人参,就跟御姐说道,“葉”从口成喋,就是滔滔不绝一直讲话的意思,老头儿体衰,得的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你让他回到讲台上,体虚肯定很快就会好转。

御姐赶忙点了点头,偷偷的擦了擦眼泪。

哎,父女情深啊,眼瞅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跟御姐告别,要回到医院去,没成想刚那个抢五线香的小子撞了我一下,自己就走了。

麻痹,输不起屌个卵,我没当回事,等到出去的时候,看场子的问我是不是得偿心愿了,我还挺得意的想把五线香给拿出来显摆显摆。可是再一摸,五线香竟然不见了!

我的后背顿时就凉了,草泥马,难道被我给弄丢了?

王德光一瞅我,有点担心的问我怎么了,我摆了摆手,强压住了火气:“你跟我,去追刚才的那个小子去。”

王德光没反应过来:“老板,你平时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救陆恒川要紧,就别跟那个小子计较了。”

我吸了口气:“计较个屁,刚才肯定是那个王八蛋,把老子的五线香给偷走了!”

这个时候,离着天亮没多长时间了,再耗下去,陆恒川非特么变成了活跳尸不可!

王德光这才知道五线香丢了,显然也吓了一跳:“咋?可那小子早走了,咱们上哪儿找?”

“我知道。”我说道:“那小子带来的人参,跟我的一阴一阳,显然是同一处灵脉上出来的,这个灵脉,除了我们和茂先生,只有一个人知道,而为什么这么巧,那小子也来找五线香,肯定是他们家的人,也跟陆恒川一样,中了魃的尸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