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又来了/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瞅着这么多人,我忽然想起了陆恒川当初从这里把我给背回去的时候。

他跟我一样,面对这么多人,才受了一身伤吧?

今天也只好把这个人情给还回去了。

我运了气,正想着动手,那些人一瞅偷五线香那小子被我扒光了的狼狈样,都瞪圆了眼,接着神色暧昧的看向了我。

卧槽。看你麻痹,老子对男的一点兴趣也没有!这眼神特么简直是无声的诽谤!

那小子随即也反应过来了,面红耳赤把衣服就穿身上了:“还愣着干什么,把……把五线香给我哥抢回来!”

王德光把五线香的盒子死命往怀里揣,生怕被抖落出来,我把王德光护在身后,低声说道:“我挡着,你给我跑。有多快跑多快,一定得把五线香给送回去,快来不及了。”

王德光犹豫了一下,说道:“老板。可是你一个人,怎么可能……”

“别废话了,我后背上有那东西,还吃了人参,死不了。”我说道:“你还记得咱们走过来的小路吧?顺着小路跑,我在巷子口堵着拖延时间,他们不好追上。”

王德光咬了咬牙,回身冲着那胡同就跑。郭家人怎么肯依,蜂拥而上就过来追,我横刀立马的挡在了那个狭窄的胡同口上,做出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姿态,有个人比较愣,一双手冲我肩膀上就是一搡,想着将我给推开,我正好运足了气劲儿,一把倒是将那个人给震出去老远。

那个人身材挺雄壮的,可还是跟断线风筝一样跌出去老远,重重的摔在地上,震出一声巨响,不动弹了。

这一下就把其他人都给镇住了,他们都不傻,知道我是块铁板,开始面面相觑。都不愿意过来当出头鸟,倒是那个五线香小子卷土重来,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一起上,不信他有多大的能耐。再不追那个老头子,我哥就尸毒攻心了!”

“你们要是敢上就试试。”我盯着那小子的手腕:“我包管你们的下场,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只要我挺着,倒是没啥问题。一旦挺不住,那肯定就是墙倒万人推了。

“快呀!”偷香的小王八蛋着急,点了两个人的名字,那两个人才不情不愿的过来了。一对眼一咬牙,奔着我包抄过来,伸手就要抓我,我一手反扭过那俩人的手,手指头格啦啦几声响,那两个人鬼哭神嚎的叫唤了起来。

这下子,剩下的人脚步又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些。

“养着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偷香的小王八蛋是真急了,拖着自己那只断手就奔着我招呼了起来:“你们跟我一起上,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他了!怂什么!”

说着,他那只好手重新奔着我面门砸了下来,我抬手一格,把他的好手也给搞断了,随着他的一声惨叫,我左边有了空门,一个机灵的立刻就扑过来了,我另一手运气,一把将他给掀翻了。

气带着人参的劲头,在身体里留蹿,那个燥热的感觉不仅没有减少,反倒是越来越厉害了。我只觉得那个伙计真轻,棉花套子似得。

“你本来能救你哥的。”我挺诚恳的望着偷香的小王八蛋说了句真心话:“你哥要是死了,是你作的。”

偷香的小王八蛋想起来了我许诺的三分之一根五线香,狂叫了起来:“弄死他给我弄死他。不然抢不回五线香,我让你们全不好过!”

那些人也知道抢不到五线香的后果有多严重,一个个只得前仆后继往上冲,像是一场人做的雹子,铺天盖地。

一开始是挡住了不少,人参的劲头儿挥洒的特别痛快,气痛痛快快的流窜,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耳边都是嚎叫的声音,让我觉得我简直是天龙寺前面的乔峰。

但毕竟人多,还有人抄起了板砖什么的,慢慢的,我身上开始挂了伤。

一有伤,就有了破绽,不可怕了。

那些人算是乘胜追击,四面八方都是抓向了我的手,我掰断了几个,自己数不过来。

陆恒川那天,一身都是这种伤,可当时昏迷了的我。除了被芜菁挖出来的那个洞,毫发无损。

人情我特么算是还了。

“给我鼓起劲儿,他熬不住多长时间了!”偷香的小王八蛋的声音特别刺耳,我想按住他揍一顿。只可惜没空下手。

终于到了站不住的时候,偷香的小王八蛋刚喊了一声给我往死里打,忽然这些人砸向了我的手脚停下了。

我头顶流血糊住了眼睛,抬起手擦了擦,看家那些人都停了手,对后面行注目礼。

谁来了?

“呵呵。”

有个老头儿冷笑了一声:“郭家就是厉害,一大群人,打一个,光彩。”

是……老茂的声音。

“死老头子,管你屁事,你不是老跟我爷爷作对吗?是不是又上我们家找麻烦来了?”偷香的小王八蛋天不怕地不怕:“我告诉你……”

这话说了半截,他忽然不出声了。

人群里有了缝隙。我看见那个小王八蛋张了嘴,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而老茂正把一个东西装回了怀里。

老茂身后,也带了不少人,随着老茂的手挥了挥,那些人进了郭家的大院子。

这特么的,好像抄家啊!

我膝盖疼的很,但还是能勉强扶着墙站起来,老茂冲着我走过来,那些人面露忌惮,不由自主就给老茂让了地方,老茂伸手把我给架在了肩膀上,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低声说道:“上头查了魃的事情,郭家要倒大霉了,这可多亏了你。”

我嘴角一抽:“那恭喜茂先生了。”

“同喜同喜。”茂先生笑:“走,我带你接你媳妇。”

被茂先生这种地位的人架着,让多少人看直了眼睛。

不过说实话,这么一活动,那种燥热终于在初晨的凉风里被荡涤干净了,挺舒服的。

进了郭家的宅子。一切景象还跟上次来的时候看见的一样,郭屁股站在中庭里,脸色特别难看,忽然“哦”了一声。

意思像是在说“原来你们竟然是一伙的。”

“长岭,我知道你想不到,”老茂还是那种笑里藏刀的微笑:“那些魃,我也想不到。”

“你运气好。”郭屁股一张脸像是在抽搐:“你跟李克生不是不对付吗?你怎么倒是跟他孙子给勾结上了?”

“都特么是你作的。”我望着郭屁股:“把我媳妇还给我。”

“你媳妇?”郭屁股的脸抽搐的更难看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装什么傻?”

我一愣:“你他妈的老年痴呆了,我装什么傻?”

“你敢这么跟我爷爷说话,李千树,上次我爷爷放走你是我爷爷心善!”三孙子忽然冲了过来,怕我把他爷爷怎么样了似得挡在他爷爷面前狠狠的瞪着我:“你那天不是把你媳妇给带走了吗,还有什么好问的?”

上次明明是陆恒川把我带走了!我特么昨天为止还在病床上倒气,什么时候把我媳妇带走了?

有人过来跟茂先生说了句话,茂先生跟我说道:“底下人查清楚了,你媳妇确实没在这里。”

不对……一股寒气猛地在我心里升腾而起,他们这个时候,没必要说谎,难道那个接走了芜菁的“我”,是“我兄弟”?

“你倒是挺厉害的啊,那天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能好端端的去而复返,”郭屁股冷冷的说道:“你后背上的东西确实了不得,你又装什么蒜?”

真的……是“我兄弟”又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