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顶挂孝/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陆恒川说道:“现在茂先生在上面的地位水涨船高,可风光的很,准是给你介绍了一个大买卖还人情。”

水涨船高……这我倒是明白,之前老茂跟郭屁股算得上相互制约,现在郭屁股被拉下马,可不就变成了老茂一家独大了。

自打上次郭屁股养魃的事情被老茂给捅上去,听说郭屁股现在还没回郭家,可见罪过不小,老茂自然春风得意了。

不过,老茂倒是也并没有跟三孙子说的一样来找我灭口。甚至衣柜的事情他连提都没提过,反而三天两头介绍买卖,模样特别热情,说是给我还人情。

老茂是个笑面虎,越这样越该防着他,我打定了主意,想跟前几次的买卖一样,推掉算了,反正有王德光呢,看看坟山也能保证饿不死。我也少测点字,免得把阴德给透支了补不回来。

这么想着,我就下了楼,这么一下楼不要紧,只见楼下摆满了礼盒。瞅着金灿灿的,王德光看我下来了,俩眼直放光:“老板,你看茂先生多客气,还带了这么多礼物来。”

“是啊师父,”唐本初也赶紧说道:“都可贵了,以前见过人家送给我爸,那都是……”

王德光啪的打了一下唐本初的头。

老茂坐在我平时坐的竹椅上,眯缝着狐狸眼笑,我赶紧说道:“您咋这么客气……”

“没什么。”茂先生摆摆手:“这些东西都是人家送给我的。我也吃不完,难道丢到垃圾桶里吗,就当给你回收,别糟蹋东西就是了。”

卧槽,这些东西一看就值钱,搞得我很想再给门脸开个礼品部。

不过俗话说得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尤其是茂先生这种精明人,我就开门见山:“茂先生,我听陆恒川说了,有买卖要做,只是我这现在……”

“我也知道你惦记着你媳妇的事情。”茂先生摆摆手,十分和蔼的说道:“就是让你出去散散心,老在门脸里憋着有什么意思,我跟你说,石头镇那里风景温泉在咱们全县都出名,你去了,保准不会后悔。”

我本来一句“算了”都到了嘴边,可是一听“石头镇”这三个字,一个激灵就瞪了眼:“石头镇?”

“是啊。石头镇。”老茂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千树啊,咱们干这一行的,也需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多点经验见闻,没什么不好嘛,我也知道……”

“您跟我讲讲。”我一把扯过了一个条凳坐在了老茂跟前:“石头镇出啥事了?”

老茂那意思本来还想苦劝我,可能准备了不少的腹稿,没想到这一次我这么痛快。自己倒是有点意外,但马上笑逐颜开:“看来你是想开了,好,好得很!这个石头镇上,是闹鬼了。还为此出了人命。”

接着老茂就讲述了起来,说石头镇上有温泉,所以开发商打算在那里建造一个度假村,可没想到一动工,村里忽然就少了好几条人命,一个个的,还全死在了度假村门口,一条两条人命也就是了,连着死了好几个人,搁谁不都得想是不是度假村动土得罪了什么,导致害死了自己村里的人?

所以村民们全跑到了度假村那里去闹事,搞得工程没法继续,大老板没法子,过来求助茂先生。

据茂先生自己说,开发商可没有穷的,这一趟是个肥差,所以才特地留给我,没舍得给自己徒弟。

我知道他是要卖个人情,赶紧说了不少场面话,装的感激涕零的。

把老茂给送走了,陆恒川瞅着我也意外:“你不是说没心情做买卖,要等人吗?”

“我改主意了。”我说道:“你不是说我迁移宫有红光,离开门脸比较合适吗?就当我见钱眼开好了。”

“师父,有螃蟹!”唐本初本来自己家条件不差,跟着我以后。海鲜可还是一次没吃过,见了螃蟹这叫一个高兴,我这心里略愧疚,就让他们赶紧煮了吃,吃饱了好上路。

陆恒川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反应过来,真想打自己的嘴,真他妈的不吉利,菜市口斩首的才叫吃饱了好上路呢!

等到了石头镇,还真跟我在存思之中见到的很相似。哪里都是水,鸟语花香的,景色确实不错,我想找找那个老娘们唠嗑的地方,却没找到,正这会有个戴草帽卖豌豆黄的老头儿路过,我们就打听了一下,那个度假村在哪儿。

那老头儿一听,立刻变了脸色:“你们跟那帮天杀的是一伙的?”

听这意思,那帮开发商可真把当地人给得罪透了。我赶紧摆手,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下,阐明自己积德行善,是为这事儿来帮他们的。

那老头儿一听,显然有点半信半疑,瞅着我:“你这么年轻,还能是个先生?”

而王德光岁数是像先生,可因为牙齿的缘故,形象不太好,倒像是夜叉。咧嘴一笑,把那老头儿吓了一个趔趄,自然也没得到信任。

倒是陆恒川说道:“老人家的老伴儿这一阵子是不是病了?”

那老头儿一愣:“你,你咋知道的。”

“您夫妻宫虽然圆满,却泛青筋,不吉。”陆恒川说道:“恐怕老太太一场病来的时间不短,却一直没法根治,看这个意思,是体虚而操劳过度,累倒的。”

“是……是。”老头儿一下就被陆恒川给镇住了:“我这次正打算卖了豌豆黄,给她瞅瞅……”

“看您的田宅宫带黑,应该是家里的风水出了问题影响的。”陆恒川不翻死鱼眼,语气又温柔的时候,确实看上去特别有亲和力:“我们正带了看风水的大师,你要是不介意,我们可以给你看看。”

所以我就说,会相面,真方便,陆恒川什么时候想出风头,就可以出个风头。

那老头儿听了,这叫一个激动,豌豆黄也顾不上卖了,转身就把我们给带到了村里:“说也巧,我们家就住在那个狗日的度假村旁边,你瞅瞅……你要是真能给瞅好了,我立马把村里的事儿全告诉你!”

陆恒川笑的很和煦,还文绉绉咬文嚼字:“那就有劳您了。”

老你妈个蛋,你以为你唱戏呢。

跟着那老头儿往里走,果然看见一个盖了一半的建筑物。规模还不小,可是被一大群村民围了一个水泄不通,砂石车和水泥搅拌车全开不进去,穿着工作服的人们满脸无奈。

陆恒川和王德光进了老头儿的宅子给相看了相看,这是个很陈旧的四合院,里面花木扶疏,蓊蓊郁郁的,连我都知道,这就不是好兆头,叫花旺人不旺。

因为一般来说一个宅子里的生气是有限的。被花木给抢走了去,人自然就少了生气,很容易生病闹灾。

而王德光比我专业,一眼就找出了毛病来了,指着墙角就问:“你们家这棵香椿树养了几年了?”

老头儿掰着指头数了数:“三年了,我家小孙子出生那年栽上的,就为了长大了给他吃上香椿芽。”

王德光就说道:“你想想,你老伴儿是不是就打这一年开始闹病的?”

老头儿一拍脑袋,满脸惊恐:“还真是!这……跟这个树有关系?”

“你住宅的遮阳板不可有树木穿过,这叫顶上挂孝,”王德光指着那棵香椿树钻透了遮阳板的枝杈,说道:“赶紧把这棵树给坎了,不然,你老伴儿估计熬不过今年。”

老头儿连连点头,对王德光和陆恒川一脸崇拜:“真是人不可貌相,你们是真神!”

逼都被他们装完了,心里真不爽,我就催着问,这村里死人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