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破文曲/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老头儿是个行动派,抄起了斧头一边砍香椿树一边就开始跟我们讲述了起来。

原来这个村虽然荒僻点,却一直平安无事,今年开始,那个开发商看中了这里的温泉资源,就跟村民谈妥了征地。

村民们本来挺高兴的,结果一谈那地的位置,却都傻了眼,度假村要的也不是别处,是一个乱葬岗子

村里上岁数的知道了。都不同意,说哪怕要的是谁家的坟地,迁坟都好说,你刨了人家的乱葬岗子,里面的孤魂野鬼闹腾起来,你往哪儿送?

于是村官就跟度假村商量,能不能换块地,村里反正到处都是温泉,可是勘探的非说就要那一块,别处没有啥啥元素。都没有乱葬岗子好。

这下村里闹了意见,可开发商出手很大方,哐哐哐砸了不少钱,一下就把大部分人的嘴给砸严实了,到最后没人再拦着了。

一些懂行的上岁数人就叹气。说为了那么点小钱,把村子都给搭上了,年轻的倒是很兴奋,因为一旦这个温泉村开开了,那这里就会成为旅游胜地,赚钱的路子当然也就更活泛了,再说年轻人也不信神鬼,只信毛票。

就这样,村民们草草的把乱葬岗里的尸骨挖出来换了个地方,不过乱葬岗本来就没棺材。里面的尸骨好多就放混了,村里人有点心虚,还请了外地和尚放了焰口来超度。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了结了,可谁知道,就在这一阵子,村里忽然就开始死人,第一个死的,是村西头的杨老二。

杨老二是个修车的,那天下班晚,本来是跟家里打了招呼了,可他老娘却发现儿子一晚上没回来,老娘着急问修车厂,结果修车厂说他半夜就回去了,老娘不放心,四处央求人去找,结果被人在度假村门口给找到了——不光没气,身上都凉了,死相还很不好,俩眼突突的瞪着,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有上岁数的人一瞅那模样都愣了。连声说杨老二这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给吓死的。

村子里多少年没出过这种事,自然是让人心笼罩上了一层阴影,而这件事情还不算完,接二连三,村子里陆陆续续一直在死人。而且死的,都是跟杨老二一样的青壮年男人。

作为青壮年男人,身体肯定都是没啥问题的,而尸体被发现时,全跟杨老二一样。突突着眼睛,伸手给他们合都合不上。

说到了这里,老头儿叹口气,说:“作孽啊,最后还是生生用针线给缝上的。”

唐本初不懂。低声问我:“师父,死人合不上眼,为啥还得缝上?”

“这是规矩,不然的话,那叫死不瞑目。”我说道:“也就说明,死者本来是命不该绝的,死的不甘心,还对人世间有眷恋,才想一直看着这个世界,缝上是强行让他安心送他走,不然总睁着眼睛,见到点什么,很容易诈尸,麻烦。”

唐本初打了个冷战:“一个大老爷们,被活活吓死,那得是看见啥了呀……”

这个啥,就是这件事情的关键了。

于是我带着王德光他们就出去了,打算瞅瞅这个地方,既然是个乱葬岗,风水上是不是有什么说头。

王德光先找了个高地看了看,脸色就略微有点阴郁,接着又找了个小坑,往里面塞了点什么,我想起来了,他不是钻地派的吗。估计放老鼠去了。

等老鼠的这段时间,我也爬到了一棵比较大的树上往下看。

这边既然有温泉,虽然水属阴,也合该是带着暖和意思的,可这里的土质相当阴寒,土色呈黑。照着《窥天神测》里面说的,算是养尸地,我心里有点明白了,难怪出幺蛾子。

穴有三吉,葬有六凶。阴阳差错为一凶,岁时之乖为二凶,力小图大为三凶,凭恃福力为四凶,僭上逼下为五凶,变应怪见为六凶。

我看这个乱葬岗子,八成犯了变应怪见这一凶了,这里不该葬人还葬人。

“师父,”唐本初早等得着急了:“你瞅出啥来没有?”

“这方面你们家牛逼,问我干啥。”我从树上下来:“你看不出来?”

唐本初虽然很有学习的热情。其实却没什么天分,虽然自称跟他叔叔,那个倒霉的唐志鹏学习过了一段时间,却看事看不出啥眉眼高低,只扯着嘴角说:“我就看着,这地方好像是养尸地,不知道准不准。”

我点了点头,准。

“可这叫不对劲儿了啊,”唐本初忙说道:“如果真是养尸地,早该闹起来了。咋还等到现在?”

“因为山不可葬者五,这边犯了忌讳了。”这个时候,王德光已经把钻地的老鼠给收回来,冲着我们走了过来:“问题就出在这边的山脉上。”

虽然这是藏尸地,可这里的山脉,偏偏又是藏风聚水的好山脉,本来该出文曲星的,也就是说葬在这里人的后代,能出文一类的贵人,大吉。倒是正能镇住这块乱葬岗,所以没盖温泉村这段时间,肯定能得保平安。

偏偏度假村为了引水,炸断了一块山脉,断山不可葬,这就正好弄成了一个“破面文曲”,凶上加凶,不惊动还好,一惊动,那放出来的就是大麻烦。

果然是这个度假村作出来的。

养尸地……“我兄弟”带着芜菁上这里来,有这方面的缘故吗?

这个时候,忽然有个穿工作服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问道:“你们……你们是老板请来的先生吗?”

那个人扫了我们这群人一眼,热切的眼光盯在了最鹤立鸡群的陆恒川脸上,显然把他当成我们这波人的领导了:“先生,您可得给我们帮帮忙,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工期全给耽误了,那得赔不少钱啊!我们这个融资……”

“行了行了,”我站在了陆恒川前面:“我们确实是过来解决这件事的。你领着我们进度假村里面看看。”

那个人也特么是个不透光的玻璃眼,竟然还拿我当成助理啥的,坚持把陆恒川当领导,绕过我一脸堆笑的去请他:“先生你这边走,路滑,小心别摔了。”

我特么那么不像个头?气得我恨不得踹丫屁股一脚。

而陆恒川的气势确实是不错,被那个工作人员领着一走,瞅着是有点出尘绝世,仙风道骨。

你娘,我低头看看自己的旧褂子。忽然觉得自己也许也得买点新衣服啥的穿穿。

等到了那个度假村,门口早就水泄不通的,口口声声让工作人员赶紧滚,而那个工作人员急急火火的就把我们给抬出来:“这些都是管事儿的先生,一准把那件事情给平了,你们就放心吧!”

“啊?”村民们跟刚才卖豌豆黄的老头一样半信半疑:“这么年轻?行不行?”

而那个卖豌豆黄的老头儿早就蹿出来了,绘声绘色把陆恒川给吹嘘了一番,添油加醋的,我听着都尴尬,而老头儿因为是本地人,村里人都信他,一时间也对陆恒川刮目相看,目光全聚集到了他脸上,还有大姑娘小媳妇给看脸红了。

我忽然想起来存思之中看见的,那些女人也瞅着“我兄弟”好看,如果她们认识他,我来刷个跟他一模一样的脸,岂不是很快就能找到他了?

想到这里我就又往陆恒川前面耸,可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人表现出认识我的样子。

我越来越疑心了,这特么可就奇了怪了,“我兄弟”真的在这个石头镇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