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夜打伞/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工作人员还觉着我挺碍眼的,又把我给扯走了,只听一大帮当地的居民围上来七嘴八舌的就问陆恒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恒川好歹也是世家名门子弟,也是做惯了大生意的,云淡风云就应对了下来,看着跟开记者招待会似得,什么都说的井井有条,我寻思了寻思,就拿他当个外交部发言人,趁乱把王德光唐本初给带到了里面去了。

一进度假村,扑头盖脸就有种阴气,憋的人喘不过气来。王德光蹲下身捻了捻地上的土,摇摇头,冲我说道:“老板,这土粘里带腥气,黑里又透红,我们行内叫三寸血,里面八成出过行尸。”

行尸也就是所谓的僵尸了,也就是人死之后不坏,遇上阴邪能诈,魃就是这种地方才能出的,有的阴面先生就专门找这种地方养死人,郭家大宅底下。就是这种地,不过是不是这邪乎的三寸血就不知道了。

王德光接着说道:“我年轻的时候看风水,见过三寸血里面出的东西,那是个年轻女人,死了该有百十年,身上衣服都还是新的。只是牙长到了嘴唇外面,头发长到了膝盖,一双脚……一双脚上的指甲,长的尖尖的,把绣花鞋都顶破了,已经能动了,要不是我们当时开棺开的早,非折在那里不可。”

我心里一动,难道这次也是出了哪个行尸?

唐本初一听这个,脸色有点发白:“人都死了,还能……长?”

废话,要不怎么叫行尸呢。

我继续往下想。死的人都是青壮年男人。一般青壮年男人阳气是最足的,普通阴邪不容易近身,如果还是童男子,阳火更足,而那个害人的竟然专挑厉害的下手,也真是有点剑走偏锋。

同时说明,肯定是个厉害角色——在这种地方养起来的,没可能不厉害。

要是能知道,那些男人到底是看见了什么被吓死的就好了……只可惜没有啥目击证人啊!

“你就是先生吧?”冷不丁一只手搁在了我肩膀上,吓的我当时就是一个激灵,回头一看,也是个穿工作服的,那个人发觉自己吓了我一跳,挺不好意思的就把手给拿下来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接着热情的自我介绍了一下,说是这里的施工队长,姓王,让我就跟他叫小王吧。

小王吧。

小王这个人长相很忠厚,挺容易博人好感那种,小心翼翼的问我们看出什么线索没有,有啥能帮得上忙的,一定要找他。

我倒是来了疑问:“说起来,这事儿一闹,死的都是村里的人。你们这些在这里施工的工作人员有没有发现什么怪事的?”

那小王摇了摇头,也挺困惑的:“这事都是村里人说,我们自己真没……”

说到了这里,他梗了一下,有点不自然。

我赶紧问他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知道这里闹事传出去影响生意。可如果有,现在可不是隐瞒的时候,没准会多害两条人命。

小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我就说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跟死人的事情有关系没有,就是……有几个工友在半夜的时候,从施工栅栏的门口。见过一个女人。”

女人?我就让他接着说。

小王脸上有点红,才说道:“那个女人身材挺好的,前凸后翘,穿着一身红,估计应该挺漂亮的。”

这么说他没看见脸。

大半夜站到全是男人的施工队门口,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难道是鸡想拉客?但瞅着这个村子民风挺淳朴的啊。还有这买卖?

小王接着就说,他们这些施工队的都是城里来的,也以为是那种服务呢,有的弟兄从楼上看见,就来了兴趣,想着过去搭讪搭讪,可又觉得不对劲儿,因为大晚上的,又是晴天,那个女的居然在头顶上打了一把伞。

晚上打伞?我也来了兴趣,一般来说打伞不是遮挡太阳就是遮挡雨雪,特么大晚上打伞,确实诡异。

那个工友觉得有点瘆得慌,长了个心眼儿,仔细瞅了瞅,才发现那个女人确实是有影子的,这才放了心,可是下楼一看,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之后也陆陆续续有人在楼上看见过那个女人,可没人靠近了看清楚过。

说起来瘆得慌,可又没造成什么影响,大家都没往心里去,还疑心是不是村里的疯子啥的晚上出来乱晃,那么好的身材可惜了。

可是之后,村里就传来了死人的事情,而且都正好死在了度假村的门口,叫谁谁也害怕,加上村里人都过来嚷嚷不让继续施工,非说是度假村肯定得罪啥了,他们挺为难的。这才告诉了老板找先生。

“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吧?”唐本初忍不住说道:“半夜打伞,一身红,又死了人,也不害怕?”

“人家是普通人,一辈子接受的都是无神论的教育,跟咱们这种跟邪物摸爬滚打的当然不一样。”我说道:“要是贸然说那女的是个鬼。八成才会被同事给当成神经病。”

“对对对!”小王连连点头:“就是这么回事,我们……我们也真没想到世上真有鬼啊!说起来,那真是鬼?”

听了这个,我心里就明白了,那些青壮年男子,肯定跟那个红衣女人有关系。被吓死的……那让伞挡住的,是张什么样的脸呢?

正这个时候,一直跟着陆恒川的那个工作人员来了:“哪一位是李千树?陆先生要找您,说有线索了。”

我一听,这死鱼眼挺有能耐啊,忙就跟上去了。

这一出去不要紧,只见陆恒川在人群中间,跟个邪教教主似得,每个闹事的村民瞅着他,都是满脸的崇拜之情,先前死鱼眼还特么说我要发展邪教,我看他洗脑的本事比我强。不搞传销都可惜了。

“来了?”陆恒川抬起头看向了我:“你过来。”

这口气,真你娘跟喊跟班儿似得。

我没法子,只好过去了:“啥事?”

陆恒川指着一个中年男人,说道:“他儿子,昨天见到了那个东西了。”

我一下就来精神了:“见到了?”

那人猛点头:“我听说来了先生,特地找来的,你们跟我回我们家去,他……他现在就还有口气!”

有口气……我赶紧喊了唐本初和王德光,要奔着那个人家里去。

但是临走的时候,我长了个心眼,问在场的人,有没有谁是见过我的。

村民们听问。都有点莫名其妙,摇头表示没见过。

我咽了口唾沫,让他们好好想想,有没有见过我跟一个很好看的女人在一起。

村民们更莫名其妙了,还有大娘表示我这样的俊小伙子少有,看见肯定忘不掉,要是想找媳妇,他们家二闺女倒是没对象,可以给我介绍一下,还被旁边一个挺黑的小丫头拧了一下。

奇怪,我越来越纳闷了,“我兄弟”真的来过这里吗?

听我这么问。鸡贼如陆恒川,显然已经知道我是个什么意思了,瞅着我,眼神变幻莫测,没出声,唐本初和王德光则跟村民一样莫名其妙,不知道我发什么神经:“老板,什么叫……”

“没事,”我摆摆手:“等有人见到再说吧。”

据那个中年男人介绍,见到那个东西的他儿子,平时打零工维持家用,所以有时候回来的很晚,平时胆子特别大,身材也是五大三粗,孔武有力。

到了他们家,果然看见灰扑扑的炕席上躺着一个年轻男人,那个头得有一米八多,雄壮的占了半个炕。

只是那个人脸色特别难看,满脸发青,确实是个晦气相,陆恒川一见,先啧了一声:“财帛宫本来圆润有肉,应该是身强体壮阳火高的,可现在印堂上带黑青气。主阴邪侵袭,肯定是撞过什么东西。”

那中年男人就说,他儿子昨天上夜班回来,就是在经过了那个度假村的时候,在度假村前面看见个女人,一身红,打着伞,虽然看不见脸,但是瞅着那身条玲珑有致的,跟大婶子小媳妇的五大三粗区别太大了,怎么也不像是本村的人。

王德光和唐本初一听这个,都看向了我。

果然……跟度假村门口的是一回事。

那中年男人接着说。他儿子是个热心肠,觉得一个女的大半夜在外面晃荡,估计遇上了啥难事儿,就问那个女的,是不是度假村里哪个工人的女朋友,大半夜置气才跑出来的,还劝那女人最近村里不太平,闹鬼都闹出人命了,让那女的赶紧回去。

结果那女的没头没尾的就问他儿子,你想看看我长什么样吗?

那声音别提多好听了,又甜又软,电视里的明星都没这么好听的声音。

他儿子因为家里穷,还没谈过对象,当时就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村里哪儿有姑娘这么说话的,太勾人了,这叫啥,这叫艳遇啊!

于是他儿子就害羞的点了点头,说想。

那个女的就让他过去,同时把伞给抬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