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又是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我一下就放心了,因为我之前最怕的,就是这个女人,是被“我兄弟”控制的芜菁。

不是她就好……

而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度假村里一阵狗叫,只见那几条又大又凶的狗已经奔着我们给冲过来了,里面还夹杂着唐本初的声音:“给我上,别让那玩意儿动了我师父!”

你娘,我心一下就沉了,眼瞅就抓住那女的了,怎么你非特么这个时候放狗!

而那狗一冲,倒是先把我给冲倒了。热烘烘的舌头奔着我的脸就舔,我再一把将狗给推开,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我只看见墙角有一抹红色的背影!

“师父!”唐本初跑过来还得意洋洋的邀功:“我就知道那个东西不好对付,怎么样,狗放的还及时吧?”

及你个蛋!

我站起来就奔着那女人那边追:“你赶紧给我滚回去!”

冲过了那个拐角,把唐本初的喊声甩在了脑后,眼前暗影幢幢,正是山脉被炸断的那个缺口,也就是“破面文曲”上。

冷风兜头一灌,把我吹了一个透心凉。

提起了雷击木,发现被塞进那个女人嘴里的部分出现了一小圈牙印子。

我后背一阵发凉。这玩意儿的牙口那么好,连金丝檀的雷击木都咬的动?

这个牙口要是咬在了我身上……

“窸窸窣窣……”前面一阵乱响,显然是有人正在小叶灌木里面穿梭过去,我精神一震,提起了雷击木就追过去了,但是我一动,那个声音瞬间就消失了。

那玩意儿挺精,提防着我呢!

我屏息凝神,放低了脚步声,蹑手蹑脚往里走,我记得很清楚,那个女人身上带着一股子腥气。

只可惜,这附近是养尸地,本来就腥气,我没学过这类武先生的技巧,不是很容易分辨。

而且今天是个毛月亮天,这种天气阴沉沉的,没灯的地方,哪里都不清楚,影影绰绰朦朦胧胧,你拿不准她在哪个阴影里会忽然扑出来,更让人手心冒汗。

我尽力凝气往耳朵里引,那股气劲儿灌上来,只听“唰……唰……”

确实有人的声音。

在西边!

我确定好了位置,悄悄的往那一丛黄刺刺梨里往里看,没错,里面是窝着个人影!

你娘,给我找到了!

我二话没说,猛地拨开了那一丛带着刺的树枝,举起雷击木,重重的就砸了下去,而那个女人反应竟然也很快,像是用什么东西,“锵”的一下就把雷击木给格住了。

卧槽,你还长本事了!

我凝了浑身的气,到了手上,狠狠往下一压,可那个女人劲头儿竟然也挺大,格住了雷击木之后一反扭,那力道竟然把我给推了一个踉跄。

诶嘿,没成想长得那么奇葩,还真是个硬骨头。

我撑住了没倒下。眼瞅着那个女人要扑过来,我一手灌注了气,用劲儿压弯了身边的灌木条,“啪”的一下,将灌木条冲着那女人就弹了过去。

那女人猝不及防,那枝条来的又急。自然被打的后退两步,我趁着她没站稳,雷击木探下去就硬扫上了她的脚,果然,她没站住就倒了下去。

我乘胜追击,猛地按在了她身上:“跑跑跑。看你他妈的还跑!”

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的手因为太黑了,按的好像不是地方,滑溜溜的衣料和长头发下面,是柔软饱满的女性曲线!

这玩意儿身材确实好,我没忍住。身为一个男人,条件反射就捏了一把,手感真丰盈,内衣肯定得穿大号。

而我话音未落,一把粉末状东西“蓬”的一下就撒在了我脸上。

我没成想区区一个行尸还能用了阴招,怕有毒,赶紧往后躲了一下,但是那东西还是撒了一些罩上了我脸,不过这东西的味道一扑出来,我立马就蒙比了。

你娘,甜香甜香的,糯米粉?

糯米粉是专门克行尸的,一个行尸冲我洒出糯米粉是怎么个意思?

“你不是行尸?”

沉默片刻之后,我和那个跟我厮打半天的女人同时开了口。

但是再一想,不能够啊,哪个活人能长了一脸的眼睛?

难道这是使诈?我还是带着戒备,而那个女人则开了口:“你是谁?”

这个声音……确实不是刚才让我看脸的那个声音!

卧槽……难道我这一追,没追上那玩意儿,却追上了个活人?

不管对方是谁,你让我答我就答岂不是太没面子了,于是我直接反问道:“你又是谁?”

“我叫雷婷婷,”那个女人喘了一口气,倒是很痛快:“葵花门的。”

葵花门不是啥门派的意思,是一句我们圈子里的行话。因为“葵”跟“馗”同音,而钟馗是捉鬼降妖的祖师爷,人家一说葵花门,意思就是武先生。

普通人可没有这样的身手和方术,果然是个武先生。

不过这女性武先生,比大熊猫还稀罕,我这辈子还没见过。

“问你呢。”这个自称雷婷婷的女人看我没答话,声音不悦的提了起来:“深更半夜的,你又带着雷击木,也是圈子里的吧?”

“我叫李千树,”我赶紧说道:“文昌星下的。”

这也是业内的行话,文昌入命的人,眉清目秀,聪明好学,性近文艺。是专门保佑读书人的吉星,这话的意思就是我是文先生。

“自己人。”那个女人冷冷的说道:“你也是在追那个穿红衣服的打伞女人?文昌星下的不在门脸里算卦,乱掺和我们的事情干什么?”

你当我愿意啊,还想回他几句,忽然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咋一直在树丛里不出来啊?就问她:“要不,出来说话?”

“你以为我不想出来?”那个女人的口气很冲:“脚给你压断了,起不来!”

诶呀我擦,别说,刚才我以为她是行尸,用的力气确实不小。不过再一想,这个女人不简单啊,脚都被我压断了,刚才竟然一声不吭。

还有……我心一提,刚才我摸上她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赶紧拨开了灌木丛,伸了一只手:“这都是误会,我先把你扶出来。”

那个女人犹豫了一下,但因为确实没法子了,才勉强把手搭在了我的手上,那手虽然看不清楚是不是白嫩嫩,可是又软又滑,让人心里也是跳的砰砰的。

我顺势一拉,把这个女人架在了自己肩膀上,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传过来,扰的人心猿意马的。

虽然看不清楚长相,但是身材确实非常劲爆,四肢纤细而又紧致,跟一般的女人真不太一样。

我喉结滚了滚。没忍住咽了一下口水,那女人察觉出来,有点恼,可偏偏没我走不了,我也有点尴尬,为了驱散邪念就没话找话说:“你脚伤厉害吗?走不了。我背着你。”

那女人虽然不乐意,也微微点了头,估计疼的狠了。

托着她上了我后背,又暖又软的身材贴上来,让人口干舌燥的,我忽然想起来,我背的第一个女人,是芜菁。

一想到了芜菁,心里就发沉,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自然也就消了,我托着那女人大腿往上抬了抬:“说起来,你为啥来追那个打伞的?”

“我是被人请来的。”那女人散着头发。滑溜溜的发丝纷纷扰扰的落在我脸上,带着一种水蜜桃的香气:“这边的开发商说闹鬼耽误施工,跟我联系了一段时间,我一直没空过来,忙完了手头上的活,就连夜赶来了,一到这里就闻到了尸气,追着就过来了,结果你这么一冲……”

我把她当成行尸,她把我也当成了行尸了。

“要不怎么说是误会呢,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没成想那个开发商还真有钱,请了我还不算,又另请了这个女人,也特么的不知道事前知会一声,真特么不够揍。

“你身手不错。”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倒是那个女人先开了口:“做文先生可惜了。”

“没有没有,我也是赶鸭子上架……”

不大会,我就把她给背到了度假村前面了,陆恒川王德光还有唐本初都跟家里养的大鹅似得,伸着脖子在等我,陆恒川松了口气,那表情像是在说你没死啊。

你死老子都不会死。

而王德光和唐本初一瞅我背回来个女人,都挺激动。还以为我把行尸给降服了,尤其是唐本初:“我师父就是屌!这本事叫啥,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

你娘,要特么不是你,老子就真把那个满脸是眼的给捉到了。

结果我这么一走近了,王德光看清楚了那个女人,倒是愣了,而那个女人的身体也在我背上微微一僵,显然也认识王德光。

卧槽?我心里难免就暗暗的八卦了起来,这个雷婷婷跟王德光还是老相识?

结果我还没开口问,那个女人就不顾脚伤,从我身上滑了下来,死死的瞪着我,在灯光下我一瞅她的脸,也傻了。

你娘,这也太巧了吧?

“我说手脚那么不老实的还能是谁,”那女人冷冷的盯着我:“原来真又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