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留记号/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恒川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我忍着疼推了他一把:“你他妈的等雷劈呢?”

而陆恒川一皱眉头,也不走,拿着那一大串大五帝钱就往我身后那个行尸嘴里塞。

背后被咬住了的伤口一松,显然那玩意儿也忌讳五帝钱,趁着这个功夫,陆恒川一把就把我给拽过来了:“你才等雷劈呢,跑啊!”

后背伤口这叫一个疼。我咬着牙,跟着陆恒川就跑,但是身后一阵风声,那玩意儿比我们快,我觉得脑袋顶上笼罩下来了一层阴影,是那把伞过来了!

这样下去,俩人一个都跑不掉,我硬生生的转过身来,雷击木在手里一转,灌足了气劲儿就顶了过去,那个打伞的东西扑过来的力道本来就很大,被我这么一顶,生生退了好几步。

身后传来陆恒川骂我找死的声音,但是他应该是被王德光他们给拉走了,声音稍微远了一点。

而这个东西的伞,也被这个力道给顶开了,露出了脸来。

我扫了一眼,只觉得自己一脑袋头发都给立起来了,这张脸……比昨天那个红衣女人的脸还要密集,愣一看跟个蜂窝似得。黑白相间的眼睛转来转去,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这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看见,非特么得自毁双目不可。

随着那眼睛的转动,甚至还能听见滋滋的水声,每只眼睛上都能映出一个我自己的影子来,一股子腥气扑鼻,怎么看都比那个红衣女人厉害的多!

雷婷婷说了,这玩意儿万中无一,咋这破地方能出来俩?

而这个行尸一身衣服,灰扑扑的是个宽袍大袖,看着像是个男人,不过这款式有点眼熟,再一端详,我后背就凉了,他穿的。应该是个道袍吧?

这种道袍叫现在来说,是武先生做场的时候才会穿的正式服装,为了显示自己正统专业,也是身份的象征。咋这玩意儿能穿上?

你娘……难道这个行尸生前,是个武先生?

脑子里乱糟糟的想法也只是一瞬,眼看那玩意儿的速度快的吓人,我赶紧跌跌撞撞就往回跑。耳后一阵破风声,那玩意儿竟然毫不费力的就追上来了!

完了……一个想法掠过了我的脑子,我竟然跑不过它,今天岂不是得交代在这里了……与此同时。一阵带着腥气的冰冷逼近了我的颈窝,眼瞅着那咕咕嚷嚷的眼睛,就要贴在我身上了!

真没想到,我竟然是这么死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唰唰”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凌空甩鞭子一样。

接着,那个行尸冷不丁的安静了下来,我一愣,立马意识到那玩意儿不动了,回头一瞅,在几乎贴上我后背的距离上,那玩意儿的眼睛虽然还在乱转,身体却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了一样,动不了了。

卧槽?我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我跟那个东西中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道线!

而这线是黑色的,我认出来,那是浸泡过黑狗血的墨斗线!

墨斗量天地之正气,决无偏差,行尸是至阴至邪之物.墨斗正好克行尸!

一抬头,看见那墨斗线的另一头,在雷婷婷的手里,只见她纤细的身材立在后面,满脸萧杀,别提多英姿飒爽了。

真不愧是专业的武先生,比我们这些门外汉牛逼太多!

“还愣着干什么?”雷婷婷喝道:“你是不是喜欢上那玩意儿了,还不离远点?”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倒退了好几步:“多谢多谢。”

“不用。”雷婷婷皱起了眉头:“不对劲儿。这东西一只都少见,怎么可能还有……”

我还想问你呢!

但还没等我开口,我就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仔细一看。只见这个行尸虽然被墨斗线给困住了,可竟然还在拼力气,想要把墨斗线给挣开!

雷婷婷脸色都变了:“你快躲开,这东西确实邪,墨斗线可能支撑不住多久!”

“我跑了,那你呢……”我一下反应了过来:“你坚持住,我去弄石灰埋了它!”

“不行!”雷婷婷喝道:“现在还不能埋它,得顺着它去找它的老巢。因为……”

她脸上滚过了一丝不安,我早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这东西,很有可能不仅仅一两个!

我头皮瞬间就麻了。一两个都这么难对付,要真还有很多,那特么谁能杠的过?

老巢……光这么一想,我后脖颈子都发凉!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嘣”的一声,那墨斗线就给断开了,说时迟那时快,雷婷婷从怀里拿一个小罐子,往自己膝盖上利落的一磕,跟扔手榴弹似得,一下扔在了那东西的脸上,只见里面“磅”的一声就炸开了。一团子粉末状的东西跟云雾一样,笼罩了那东西全身全脸。

接着,雷婷婷敏捷的冲着我跑过来,捞起了我的手就往高处跑!

度假村因为正在施工。到处都搭着便携梯子,雷婷婷一双长腿有力的就跳了上去,矫捷的把我往上一推,而那个东西已经从那团粉雾里挣扎开了。跟发疯了一样,奔着我们就追!

因为速度奇快,很快也要攀爬上便携梯子追上来,那个速度,看的我浑身都发颤!

雷婷婷眼疾手快,就在那个玩意儿的手马上要触碰到了便携梯子的时候,已经把那个便携梯子给收上来了,那个东西的手抓了一个空,疯了一样的满地兜起了圈子。

这个时候,我身上的冷汗才涔涔的流下来,要是没有雷婷婷,我们几个现在会变成什么样?

而正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忽然拍在了我的后背上,把我给吓了一个激灵,还以为又有行尸从后面给绕过来了,回头一瞅。原来是雷婷婷在仔细的查看我肩胛骨上的伤口:“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当然觉得疼,疼的想骂娘!

雷婷婷皱起了眉头,看着我:“你……你好像真跟普通人不一样。”

“啊?”我心里一紧:“要是普通人会怎么样?”

雷婷婷的眼睛倒映出我的脸来,闪烁不定:“要是普通人,被那种东西给咬上,早就毒气攻心了,而你的伤口……竟然在慢慢愈合。”

那还不是多亏了后背上的东西,不过这玩意儿也不是逮着谁就能跟谁夸耀的,我只好讪笑了一下:“天赋异禀,老天爷赏饭吃。”

“师父!”唐本初他们也从旁边跑了上来:“唉呀妈呀,好大的伤口,师父你没事吧?”

我摆摆手:“这算个毛,更厉害的伤我都受过。”

陆恒川撇了撇嘴:“你就是找死上瘾。”

“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说,老子不是为了救你吗?”

这还是个人?这特么就是个白眼狼!

再说了,陆恒川要是被咬上了,那肯定就得开始做散播瘟疫第一人了,至少我被咬了,克的住那毒性。

我都被自己蜡烛一样的牺牲感动了。

“说起来,婷婷姐可真厉害!”唐本初瞅着雷婷婷一脸崇拜:“身手太利落了,整治这玩意儿也真专业。”

雷婷婷好像平时就被恭维惯了,根本不为所动,只是谦虚了一句没什么,接着就看向了下面的行尸。

那个行尸咬不到人,先是疯狂的乱转,接着像是累了,竟然慢慢的往回走。

雷婷婷不是说要跟着这个东西找老巢吗?我立刻看向了雷婷婷:“要不要跟上去?”

雷婷婷摇了摇头:“大晚上去太危险了,等天亮。”

我忙问:“可是天亮了还来得及吗?”

“没事。”雷婷婷指着那东西沾染上的一身粉:“我留了记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