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是鳏夫/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兄弟”跟我一模一样的脸,就在手术室的窗口上,正在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一下就要坐起来,可却被那些穿白大褂的死死摁住了:“病人情绪激动,快,麻药快!”

你麻痹,难道偷着在温泉里放了颠麻的就是他?我就说,他就在石头镇,存思怎么可能骗我!

不想被我找到,就用这种手段坑我,真特么不要脸!

但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东西扎在了我身上,眼前的一切都给模糊了。身上的力气也渐渐的像是抽离了出去,眼皮沉重的盖下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过来,是被周围的声音吵醒的:“李千树我看着就可以了。梁医生那里应该还有很多病人要忙吧?救死扶伤要紧。”

“并没有,医院现在正是清闲的时候,雷小姐的生意不是也挺忙的吗?电话都接了好几个了,快去救人于危难之中吧!”

诶嘿,谁这么吵?火药味还这么大?

我眯缝起眼睛,早晨的阳光特别刺眼,搞得我泪流满面。

眼前的朦胧终于变成了清晰,只见王德光和唐本初坐在我旁边,津津有味的一边嗑瓜子一边小声唠嗑:“你说她们俩谁能赢?”

“难说,我赌婷婷姐吧,婷婷姐胸更大,上次跟师父去拔火罐。师父看见个胸大的女服务员眼都直了。”

“那可不一定,小雷身手太厉害,我看老板不见得喜欢女强男弱,小梁医生温柔可亲,对老板还好,适合娶来当老婆,赢面比较大。”

而小梁和雷婷婷俩人面对面怒目而视,跟要打擂台似得,眼瞅掐起来了,小梁一身白衣,带着点职业性的权威,而雷婷婷一副御姐特有的冷傲,那眼神,仗着身高这叫一个居高临下,谁也不服谁。

“我赌一百五婷婷姐。”

“跟了,一百五。我赌小梁。”

“你娘,”我忍不住说道:“你们俩真特么是盐吃多了,闲(咸)成了什么卵样?有这个功夫不如去门脸接生意。”

“生意哪儿有热闹好玩儿……”唐本初说完了才反应过来,又惊又喜:“师父。你醒了?”

“老板,我就知道你福大命大!”王德光也凑了过来咧着嘴露出满口锯齿牙笑了:“觉得好点没有?”

“李千树?”小梁听见了,立刻跑了过来。

卧槽,又要被狮子吼了……

谁知道。小梁没跟平常一样,看见我受伤之后特别狂暴,而是温柔的把微凉的手覆到了我额头上,声音也是从没听过的柔软:“你……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话?”

而雷婷婷已经坐在了我床边:“为了我。你怎么那么傻?”

为了你?我寻思了寻思,恍然大悟,雷婷婷以为我是为了给她拿玉片才甘愿受这种伤。

“那什么,这其中有点误会……”我赶紧说道:“我也承认这次我有点作死,下次我不……”

“有我在,不会有下次了。“雷婷婷立刻正色说道:“我绝不会先走。”

”就算有下次,“小梁也很认真:“我给你治。”

你娘,真特么是种蜜汁尴尬。

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个,陆恒川呢?”

“第一个关心的竟然是陆恒川。”唐本初瞪了眼。

“难道老板喜欢男的,陆恒川才是他的真爱?”王德光也遗憾的摇了摇头。

爱你个娘希匹。

“陆恒川说家里有事,先回去一趟。”雷婷婷说道:“我先留下来给你帮忙。”

“那怎么好意思,你自己不也……”

“生意在哪儿做不是做。”雷婷婷爽快的说道:“我这就搬到你的门脸去。”

小梁一听,脸立刻就黑下来了:“千树可没说要雇你。”

雷婷婷还没答话,王德光早就坐不住了:“小雷啊,要是愿意。你可就太好了,我们上次就说,门脸里就差一个武先生了,老板也中意你的很。就怕我们小庙请不起大佛……”

“什么大不大的,”雷婷婷显然很受用:“那就这么说定了,工钱不工钱无所谓,不怕跟你们说,做了这么多年买卖,我不缺钱。”

说着,雷婷婷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向了小梁,小梁虽然牙根痒痒。但还是倔强的迎上去了,那眼神碰撞的噼里啪啦的,套唐本初的一句话,真是抄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

不过,你们谁问我的意见了吗?

“那什么,”我从疼痛欲裂的脑袋里想组织点语言,阐述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可还没等我开了口,门口忽然就被推开了:“千树啊,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进来的,是老茂。

老茂戏特别足。一进来,跟新闻里领导人慰问英雄似得,干枯的手死死的握住了我的手:“为了一单子生意,弄成这样。这是何苦呢?”

论演技我老太太都不扶就服你。

但我还是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觉,傻呵呵的说道:“茂先生也别太担心,也是我自己能力不足,以后会小心一些的。”

“那就好那就好!”茂先生跟任何一个慈悲的长者一样。拍了拍我的手背:“你还年轻,咱们往好处想,这也不失为一种经验嘛!。”

接着又告诉我,破面文曲的位置已经堵住了。让我别惦记善后工作,还有,这单买卖的报酬已经给我打到公司账户了。

说是公司账户,就是王德光为了收生意钱办的一张农行卡。

王德光赶紧把手机给我拿了过来。我一瞅入账短信,差点从床上蹦起来,卧槽,这个数字还真不少!

老茂是个人精。当然早就把我少见多怪的眼神给捕捉到了,微微一笑:“你先好好养着,什么时候再有买卖,我还介绍给你干。”

意思就是一计不成再成一计,还想着坑我灭口呗?

我想了想这段时间也没听说郭家的事情,跟老茂打听了一下,老茂听我关心郭家,表情很有点不自然。但还是迅速敛起了那个表情,亲切的让我放心,他们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也是因为作为阴面先生坏事做尽。损耗了阴德,活该得到这种报应。

他们家的阴德肯定因为放阴债积攒了好多,报应嘛,不敢说。

但是一提起了阴德来。我顿时想起这一阵子测字过度之后,都没有来得及去买鱼放生,寻思着多积攒点阴德,说不定运气好,就能找到芜菁和“我兄弟”了。

既然“我兄弟”已经出现到了这里,那就说明他已经带着芜菁转移回来了,自然不会重新回到石头镇去。

但我猜测,他带着芜菁到那种破面文曲去,肯定想对芜菁做什么。

想想这个可能,我的心就刀割一样的疼。

送走了老茂,王德光和唐本初开始瓜分老茂送来的东西,而雷婷婷和小梁则抢着照顾我,我拐弯抹角的说自己有媳妇了,可雷婷婷显然早就从王德光那里听说了芜菁的事情,不以为意的就说道:“她不是死了吗?所以你不算是有媳妇,而算是鳏夫。”

这么说……倒也不算是不对……

“既然是鳏夫,那我就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雷婷婷的一贯风格就是爽快,义正辞严的说:“你也不用负罪,这是我自己选的,从来没有人为了我……”她俏脸一红:“为了我想要的东西,命都不要。”

我解释了半天,她挥挥手表示听不进去。

小梁表示不服,气咻咻的说:“你这是第三者插足你知道吗?”

“那我不管,”雷婷婷嘴角一翘:“反正他是第一个跟我坦诚相见的男人,他就算负责,也该为我负责!”

温泉那事儿,我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买鱼放生的事情,现在做,立马做,我非得给自己积德换好运不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