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骂破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捕捞队撒了网又是一遍捞,当然用来打捞尸体的网眼是比较大的,有胳膊这么粗,泡面头还絮絮叨叨:“就是因为你们的网子这么大的窟窿,才捞不到我哥的,能不能再细点?”

捕捞队的人哭笑不得:“大姐,一般来说捞人的,用最大号就行,这五次三番,已经给您越换越小了,咱们毕竟不是来捞鱼的,人要是这么小……”

话说到这里。他也咂摸出来意思不太对,赶紧把嘴闭上跟同事一起打捞去了。

泡面头的脸顿时就白了。

人要是这么小,除非被人千刀万剐成碎尸了。

果然,这捕捞队忙活了半天。也没见到什么东西,倒是捞上来了几只破鞋,可破鞋经过辨认,也都不是死人的东西。

那泡面头盯着那烂乎乎爬着螺狮的破鞋,倒是对身边一个长发女人冷笑:“破鞋。”

长发女人一怔,脸色也白了:“王二秀,你嘴巴干净点,你说谁呢?”

这个长发女人长得倒是挺好看的,穿着也很典雅,年纪看着比泡面小十来岁。

“哎呦,我说破鞋呢呀!”泡面头等的就是这一句,冷笑道:“眼前的破鞋是破鞋。有人自己认自己是破鞋,那就更是破鞋了!”

长发女人一只手死死攥着,骨节都白了:“我毕竟是你嫂子,你哥泉下有知的话……”

诶嘿,嫂子比小姑子还年轻。

“我哥泉下有知?”泡面瞪向了长发女人:“你敢说,我哥的死跟你没关系?”

“你别血口喷人!”长发女人一双眼睛快喷了火:“你有证据就拿出来,拿不出来,我就上法院告你诽谤!”

“你要证据是吧,什么时候把我哥给找到,咱们什么时候算!”泡面头那模样像是恨不得吃了长发女人的肉:“张薇薇,我还告诉你了,我们家这辈子跟你个不知廉耻不守妇道的破鞋都没完!你个死淫妇,裆里不能缺屌……”

话骂的脏,周围的人都是一脸黑线。

长发女人哪儿还受得了,上去就要跟泡面头厮打起来:“我看就是因为你老跟你哥嚼这个舌头根子,才把你哥给害的寻了短见!”

“寻短见?我看就是你跟奸夫害死的。你个潘金莲!”

“行了行了,”泡面头的男人赶紧把泡面头拉开了:“这么说不好……”

“你撒开!”泡面头跟自己男人更有能耐了:“你个老不死的,是不是也看上那个骚狐狸了?真是情义千斤不敌胸脯四两啊……”

那个长发女人满脸通红,蹲下就要哭。可这么一转头,又看见了我,忽然愣住了:“你……你是不是李千树?”

我也傻了眼:“啊?对,我是。你……”

这女的认识我?可我对这个女的完全没印象了。

“李大师,真的是你,”那个长发女人又惊又喜,一把捞住了我的手:“看见你就有救了!”

“诶呀我擦。你看见没有,还要证据呢!”泡面头指着我和长发女人:“给她拍下来!姘头,那小白脸肯定是她姘头!”

姘你娘的头。

而雷婷婷则一把将长发女人的手扯下来了,冷冷的说道:“有话好好说,没必要动手动脚的。”

“我……”那个女人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瞅着我:“我是咪咪的好朋友,从咪咪那里知道了你的事情,还去门脸看过你呢,你忘了?”

就是怀鬼胎的咪咪姐?哦对了,我还想起来了,咪咪姐那事儿之后,说是把自己“浪漫邂逅”的股份给我三成,谁知道她出了差点逼死原配的事情之后,名声在县城一下打响了,全县城的女人都拿着她当个小三代表,威逼自己男人不许去她那,搞得生意一落千丈。我要是要了那三成股份,我特么还得跟着咪咪姐一起还账。

所以咪咪姐要来跟我签股权转让合同的时候,我不算委婉的拒绝了,当时是有个美女跟着咪咪姐一起来。原来是这个女人,一面之缘我早忘了,想不到这个长发女人记性倒是挺好。

“哪儿是我记性好啊,”看我想起来,长发女人不好意思的抿了一绺头发到耳后,露出了修长的脖颈,这叫一个风情万种:“年轻有为长得还帅,想忘也忘不了。”

这女人异性缘肯定很好。我讪笑了一下,不,半下,撞上了雷婷婷凛冽的眼神。又把那笑给压下去了:“啊,太过奖了,你刚才是……”

“对了,我遇上难处了。您可得帮我测一下!”长发女人热切的说道:“报酬你定!”

你看看,在门脸都没等到生意,出来立马撞上了,放生就是管用。

我就点了点头。让她说。

她就开始讲述了起来,死人是她老公,叫王大海,做水产生意的。家里有点小钱,前几年跟前妻感情不和,离婚娶了自己,本来两个人感情挺好的。偏偏那个小姑子王二秀看她年轻漂亮的很不顺眼,非说她是看中了王大海的钱,才勾搭上了王大海,害的王大海家庭破裂。孩子也跟着吃苦受罪。

而正因为她以前是跟咪咪姐一起工作的,难免认识不少男人,有一天在街上碰上了以前认识的男人,俩人动作稍微亲密了一点。正好被王二秀给发现了,立刻添油加醋跟王大海说这个小嫂子还是不正经,在外面偷人哩!

王大海为此当然也很痛苦,毕竟长发女人以前是干什么的他心里也清楚。而王二秀一直不停的劝王大海跟长发女离婚,说要想生活过得去,身上不能带了绿,王大海被她的掺和搞得精神抑郁,才在这里想不开落水了。

而长发女人的意思,就是想让我给她测个字,算一下她老公的尸体到底在哪里,入土为安之后。节哀顺变,好重新面对生活。

你娘,哪儿有人劝自己“节哀顺变”的。

而唐本初眼里,颜值即正义。一看美人说了这样的话,深替她感到委屈,低声说道:“那个泡面头真是六个指头挠痒——多这一道,管人家家务事干啥?”

而一听这话。泡面头差点提了刀:“那贱女人他妈的明明偷了汉,装什么贞洁烈女?你们也信?小白脸,你要是真跟人们传的那么神,你也给我测一下,我光明磊落没对不起任何人,雇你找我哥!”

王德光一听乐开花,这一个买卖俩主顾,赚双倍钱,简直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抢在我前面就答应了:“您只管来,我们老板什么都能测!”

泡面头和长发女虽然互相很凶狠的互盯了一下,都把害死王大海的事情推到了对方身上,但这会儿也达成了一致,各自找笔找纸写起来。

泡面头写得快,生怕落在长发女后面,猴急猴急的把字纸先塞给了我。

我拿过来一看,写的是个“兄”字。

我一瞅这个字,心里就明白了,长发女还真没冤枉她,这个小姑子是没事就爱搬弄是非,嘴下长腿,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意思,不就是造谣吗?

明摆着,是经常要犯口舌官非的意思,为了自己的嘴肯定没少吃亏。

而“兄”谐音“凶”,意思当然大不吉利,她哥哥不仅跟雷婷婷说的一样已经命丧黄泉,就算找起来,肯定也会遇上凶邪事儿。

而与兄分离则成兑,兑位于正西,西水塘就在我们正西,说明她哥哥,就在西水塘里沉着呢。

听了我这一席话,泡面头脸色发了青:“那到底……到底为什么找不到我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