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屈死鬼/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再看向了那个“兄”字,与兄分离,上心成悦,悦本来是开心的意思,可在这里不能算开心了,而说明她哥心里肯定有不甘心的事情,才跟她分离的。

“我哥就是因为那个浪娘们才死的不甘心!”泡面头忽然跟撒癔症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我哥死的冤屈啊,活不见人,他死不见尸哎……”

“行了行了,”泡面头的男人满脸尴尬,要把他媳妇给扯起来,却被踹了两脚踹远了。

而长发女人也把自己写的字给我送了上来,满脸的殷切:“您再看看我的!能不能多一点线索!”

长发女人写的是个“夫”字,我一看更明白了。你娘,合着小姑子虽然造谣成习惯,可这个给嫂子造的谣,还真撞到了点上!

“夫”字者,一人二心。显然是长发女人对王大海有了外心,确实是出轨外遇了!说不好听点,这种女人,一个男人是没法满足她的,天生就是个水性杨花的不忠之人,比痴情的咪咪姐可怕,跟谁在一起,就能附赠谁一整套绿帽套餐。

可偏偏穿心撇捺火淘金,走之平稳水溶溶,主异性缘好,所以男人一般就选择“当然是原谅她了”。

有外心那就是两个夫了,双夫齐日为替,现在她应该对王大海也没什么留恋,已经找到下一个代替的死备胎了。

再看王大海生前,与夫分离为夹。那就是说王大海生前被夹在了老婆和妹妹之间,肯定也很痛苦。

夫者出手则为扶,这个扶,已经不是互相搀扶,而是“扶灵”的扶,意思已经是个寡妇,也说明王大海死的透透的。

要与夫见,则成“规”,无规矩不成方圆,也说明王大海的尸体就在方圆之内,在古语之中,规者通“窥”,意思就在穴下。

穴下……我低头一看,就明白了:“就在桥洞子下面。”

一听终于算出了确定的地点,这帮人别提多高兴了,赶紧让捕捞队的下水去捞,可捕捞队的面面相觑:“那个地方,我们已经捞过很多次了,真没看见尸首,再下去。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啊!您不能听风就是雨……”

言下之意,是对我很不信任。

而泡面头那暴脾气上来,立即指着那捕捞队员说道:“我就是乐意白费蜡,我给钱,怎么啦?你们不就是为了钱吗?让你们去你们就给我去。工钱我翻倍!”

捕捞队员没法子,只得带着网又下去了,结果在我指定的地方还是毛都没捞到了一根,满脸的不耐:“行了吧?您可也看见啦!”

“这不算!”长发女人也急了:“你们下水找!”

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就想起来了水鬼拉人的事情了:“不行。人不能下水,水底下很危险……”

“你也别看不起人,”一个捕捞队员显然早就对我的装神弄鬼不服了:“我们都是吃这口饭的,只要水底下有,钻戒项链之类的我都捞得上来。就怕没有!”

我还要说话,那队员就抢白道:“我这下去再没有,咱们这事儿可就算是仁至义尽啦!”

说着,一个猛子就给扎下去了。

我一愣,看了雷婷婷一眼。

雷婷婷不用我说,飞快的下了桥,矫健的蹬上了捕捞队的船帮,一手撑住了船沿往下看,捕捞队员都被她凌厉的身手给吓了一跳,但满眼也都是带着点惊艳。

我赶紧也跑到了桥下,果然,那船帮下的水很快就微微扑腾了起来,显然那人已经遇上麻烦了。

其他捕捞队员都给愣了,他们什么风浪没见过,这西水塘里的水对他们来说跟澡盆也差不多,根本想不通那个队员怎么可能游不上来,有人忙要下去拉他,雷婷婷抬起手没让,倒是自己跟水下撒了点东西,那一小片水顿时就给变混了。而雷婷婷抄起了船上的一根长捞网,就探到了水下,很快划拉到了什么,回头就跟那些捕捞队员说道:“拉!”

那些捕捞队员瞅着她本来都瞅愣了,她这么一开口才都回过神来。忙全跟着拉了起来,这一拉,只听哗啦一声沉重的水声,刚才那个捕捞队员就跟个落汤鸡一样拉了上来,一歪头吐了一口水,脸色死白死白的,其他人都问他是不是在水底下出啥事儿了。

他张了半天嘴,才说道:“底下……底下有张泡白了的人脸……那个人,还拽我……”

说着,手抖抖索索的就拉开了自己的裤腿。果然,白皙的小腿上,确实出现了一个乌青乌青的印子!五道杠,肯定是人手攥出来的。

这一下将在场的众人全给镇住了,而那个队员歇了一口气。结结巴巴的说道:“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那水忽然混了,那个东西不知道为什么,碰到了浑水,就跟被电了一下似得。把我给松开了,我就被捞上来了,要不……我非得……”

说着,惊魂未定的看着我:“这个先生,还真是有真本事的……”

而泡面头和长发女人一听。纷纷跑到水边大声哭了起来,哥啊老公啊死得好惨啊怎么这么想不开什么的,但看得出来,泡面头虽然声音难听,却是真流泪了。而长发女人声音虽然哀婉,但一看就在做戏,连表情姿态都控制的那么到位,能是真哭?

唐本初也给清醒过来了,偷偷戳了我一下:“师父。那人是自杀,还是被杀的?我怎么瞅着他老婆……”

“人不是他老婆杀的,”我说道:“字相里测出来她虽然花心却重情,不会是她动的手。”

“那……肯定也不是他亲妹妹啊。”唐本初皱着眉头:“那既然是自杀,王大海到底有啥不甘心的。玩命护着尸体不让人找?”

“我求求你们……”忽然泡面头奔着我扑了过来,跟个重型装甲车似得差点把我给扑地上:“你给我想想法子,别让我哥在底下受罪了……那水泡着他,我心疼啊……”

我心里,一阵恻然。

“他要是变成了水鬼。是不是非得找个替身才能解脱啊?”一直不敢吭声的泡面头男人忽然跟着插嘴道:“那我们难道还得……”

“这倒是不用,”我说道:“他不甘心的,估计就是老婆外遇的事情,把这个不甘心给化解了,执念应该也就消失了。”说着,我看向了长发女人:“你把真相跟他说一声就行了。”

“说出来?”长头发女人满脸都是亏心与恐惧:“我怎么说出来?”

“简单,”雷婷婷答道:“既然他只是个自杀的屈死鬼,咱们不是要灭了他,而是要把他从执念之中给解脱出来,所以到时候捐一个替身就行了。”

这种“搵替身”的死人分两种,被人害死的,叫做“冤死鬼”,踟蹰人间的目的是要报仇,比较厉害。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厉鬼。

而自杀死的,叫“屈死鬼”,目的是化解执念,没有执念自然也是不会自杀的,这种死人比较软弱。威逼利诱就能搞定。

“但你记住了,千万不能还有瞒着他的,”我盯着长头发女人说道:“要不然的话,请来送不走,倒霉的是你。”

“不会的。我老公很爱我的!”长发女人立刻信心十足的说道:“就算我有什么迫不得已,没法子告诉他的秘密,他一定也会理解我尊重我的。”

你是在演琼瑶剧还是怎么着,说的简直是一个死备胎的自我修养。

“活着的时候是,可人死了之后,不会记得那么多的。”我说道:“我劝你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