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水底坑/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展开了胳膊腿加速冲着那个东西给游了下去。

我没下过西水塘,但是瞅着就不像有多深,捕捞队员也证实这就是个小坑,可是莫名其妙,这桥洞子底下却挺深的,像是有个暗渠一样,眼瞅着泡面头老公的身影就往下坠。

这个力道……有点不对啊!

泡面头老公也就一米七不到,干瘦干瘦的,体重肯定很轻,怎么沉的这么快?

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生生拽下去的一样!

要说是王大海那肯定不可能,王大海自己的魂已经被招到了泡面头老公身上了,想拽也是分身乏术。

我越来越疑心了,难道这个拽人的,就是把鱼给吓扑腾了的邪物?

想到了这里,我振奋了精神就一路往下游。仰赖后背上东西的气劲儿,一鼓作气,很快就要撵上泡面头老公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瞅见了一双手……一双惨白惨白的手,正拉在了泡面头老公的脚腕上!

这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了。我一脚发力游过去,逼近了泡面头老公左侧,想把他给拖回到了水面上,结果一看清楚了那个拽他的东西,我一口气没上来,当时就呛了好大一口水。

你娘,一身鸡皮疙瘩一下跟炸了一样覆满全身,这满脸眼睛的瘟尸我看见过,直立行走的黄皮子我也看见过,自认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加上知道塘里有邪物,可怎么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东西!

我本来以为那双手最多是属于某个死人的,可没想到,那双手是从一个鱼身上伸出来的!

美人鱼大家都听说过。可特么长手鱼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特么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条鱼大概得有一米长,细细的,不认识是个什么品种,但有鳃有鳞,说破大天来那也是条鱼啊!

而就在我这一愣之中,那个长着手的怪鱼已经将泡面头老公拖到了水底,我发现这水底,还另特么的有个深坑!

就好像在水底开了一口井一样!

别的顾不上了,我自己水性不错,都觉得气不够用,更何况那失去意识的泡面头老公了,再特么的不把他给提溜上来,他非得活活淹死在这里不可!

于是我继续一鼓作气,也奔着那个深坑给下去了,结果一进去我特么差点吐了,里面没别的,净是沉下去的烂肉,鳞片,还有鱼骨头。

看来那个长手的鱼。吃了不少的其他鱼,难怪把其他鱼给吓成了那个卵样。

这屏住呼吸,也觉得腥气是扑面而来的,何况水里这么恶心,我别无选择。也还是硬着头皮往坑下面冲,好不容易才捞住了泡面头老公的一条胳膊。

接着,我就死命提着那胳膊往上拽,而那个长手的鱼也发现了,一双泛红的鱼眼死死的盯着我。那模样特别凶猛,也特别邪性……你娘,这鱼一双眼咋跟人眼似得,竟然能看出了带着威胁性的眼神来!

我心里是越来越摸不清这玩意儿的底细了,济爷说过。遇上不认识的东西,千万别冒犯,给自己留三分后路,可这后路我要是给自己留了,泡面头老公就得死在这里!

我没法子,继续跟那个长了人手的鱼打起了拉锯战,继续往上挣扎,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泡面头老公给轻了,一转头,卧槽,而那个长手的鱼竟然松开了泡面头老公,奔着我就游过来了!

我浑身的汗毛一下就给炸起来了,你娘,这个速度,比他妈那个瘟尸头子还快!

还没来得及躲,那条长手的鱼猛然张开了嘴,一口咬在了我的胳膊上!

一阵钻心的疼袭来,我眼瞅着自己猩红的血丝在脏水里面泛了出来,这玩意儿眼睛像人手像人没有你酿的牙齿不像人。尖锐的跟几排钢针一样!

我心说既然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也不拿你当个濒危动物了,一把手灌足了气劲儿,奔着那个东西就劈了下去,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手才刚抬起来,还没来得及碰上那玩意儿呢,那玩意儿就特么跟受到了多大痛苦似得,扭动着身体,就闪避开了。

我一下就愣了,你特么的是碰瓷的吧,戏这么足?

但是转念一想,我心里就明白了,对了,上次在下马庄。死人蛟本来也想咬我的,可却全特么跟被我烫了一样,噼里啪啦闪避开了,难道这些邪物因为背后的东西,能怕我的血?

这么想着。我故意把带着血丝的水给呼扇了过去,可那个长手的怪鱼并不怕我的血,没有闪开。

这样说来……是怕跟在身体上的接触!

你娘,看你特么还敢咬老子!这玩意儿还真是不错的外挂,这么想着。我心满意足拖上了泡面头的老公就往上游,可谁知道这个时候,泡面头老公一转头,死死的就盯上了我。

对了,王大海还附在了这家伙的身上呢。

我被那个眼神瞪的浑身发毛。这玩意儿既然不是屈死鬼,而是冤死鬼,那肯定还是希望能有个活人来水底下给自己当替身的,眼瞅着我坏了他的好事儿,看样子不会跟我善罢甘休!

果然。他一只手抬起来,就冲着我的手反扭,显然是想从我手里挣脱出去,重新跳进那个深坑里。

深坑深坑,特么深坑里有你爹啊!

我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甩开我。手一翻利用了一个巧劲儿,正好搭在了他脉门上,再选了一根麻筋一碰,他那手不由自主就跟触电似得给松开了!

你特么一个卖水产的还想跟老子斗,老子跟邪物谈笑风生的时候。你还在市场称皮皮虾呢!

果然,泡面头老公露出了一脸的惊骇,像是没成想我竟然是个有本事的,一咬牙,忽然猫腰拽住了我的脚。跟秤砣似得拽住我就往坑里沉!

卧槽,水里本来就没什么能着力的地方,被他这么一扯,我整个人失去了平衡,一下就被他抻了一个倒栽葱!

黑水里的脏东西不断从我面前翻滚过去。你娘,我总算知道王大海的尸体为什么打捞不上来了,沉在了这个深坑里,多少遍网子拉过来,也肯定是挂不上一根毛!

不过……这个深坑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仔细一看,看到了深坑里有不少的铁链子!

卧槽?铁链子……这地下以前关过什么活物不成?我还想再看得清楚一点,但这个时候,我已经缺氧缺到了一定程度,眼前开始模糊不清,气劲儿也使不上来了。浑身发软,不行了,没法再看了,非得上去不可!

这么想着,我记起来被邪物附身的人。要害是在咯吱窝里,就跟当初济爷抓了李国庆媳妇腋下的小突起一样,我瞅准了泡面头老公胳膊的位置,下了死手,一把就攥住了!

泡面头老公。不,应该说是王大海自然被我给掐的要一声惨叫出来,可惜水里没声音,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一块烂肉直接灌进了他的嘴里,看的我直泛恶心。

当然,再恶心也顾不上吐了,我一把捞住了泡面头老公,脚底下一使了死劲儿,就往上蹬了上去。

那个长了手的怪鱼阴测测的在我身边游来游去,瞅那意思还想咬我一口,却不敢碰我,但这么个玩意儿对你如影随形,也特么还是挺渗的慌的,我还怕王大海再闹事,一手还是攥住了腋下小凸起没松手,死命的往水面上游。

眼前的黑色越来越淡,眼瞅着要浮出水面了,心里忍不住要放松一下。而这个时候,我猛然觉得身体里的气快支撑不住了,明明那么近的距离,却特么一下子像是远了很多,怎么也没法把脑袋扎出水面!

你娘,快……憋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