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自作孽/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王大海尸体的下落虽然已经有了,可事情回到了原点,一,王大海到底是怎么落的水?二,这条长手的鱼是怎么来的?

先解决第一个问题,我瞅着泡面头的老公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就蹲在了他跟前:“你害怕吗?”

泡面头老公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一下就傻了眼,当即狠狠的点了点头:“怕!我怕的很!先生,刚才听我老婆说,是……是你救了我?”

“这个不算啥。”我挥挥手:“接了买卖,这就是我该干的事情,我想问的是,你心里清楚吧?王大海干啥谁的身也不上,非要上你身上来?”

泡面头老公一愣。脸色本来就不好,这会儿更是死白死白的:“这……这我怎么知道……人死了之后,也不可能跟活人一样,有,有理智……”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无话可说了。”我站起身来:“不过我就说一句好话,你听得进去就听,听不进去我也没法子,那就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要是瞒着我呢,后果自负,我身为一个先生,已经仁至义尽了。”

泡面头老公一下傻了眼。下意识就抓住了我裤腿,虽然挤出来的是个笑,却比哭还难看:“先生,我……”

“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泡面头也禁不住我这一诈。立刻站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我老公干了啥亏心事?这……这不能啊,他这个人老实,三巴掌扇不出一个屁,能干出点啥……”

我扫了一眼一直在一边瑟瑟发抖,却一声不吭的长发女人:“要不,你说?”

“不,你不要为难她!”泡面头的老公马景涛一样挺身而出:“跟她没关系,都是我不好!”

“哈?”泡面头见状,嘴一下张的能吞鹅蛋:“你……你该不会……”

“没错,”泡面头老公咬了咬牙,说道:“二秀,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大舅子,但我跟薇薇,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好的很,世间瞎扒多真爱。

泡面头张了张嘴,忽然给挺过去了。

泡面头老公吓了一跳,赶上去要掐人中,我拦住他:“有些事情。不让她听到比较好,你说是不是?”

泡面头老公瞅着我的表情充满忌惮,感觉我是个未卜先知的神仙,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我的眼睛,索性就认了:“是。”

我接着问道:“王大海落水。也是因为你争风吃醋,才把他给推下去的吧?”

虽然饭馆老板说,当时他看到王大海自己一个人先是自言自语,接着就跳了下去,可我一看到了王大海的衣服。和泡面头老公的身材,就猜出来了。

那个老板看王大海的角度,自然是看不到王大海身后的,而王大海的身材魁伟,衣服我看得是四五个x的。而泡面头老公又矮又瘦,穿M可能都大,他要是站在了王大海身后,再畏畏缩缩的,在饭馆老板的角度上,肯定会被王大海城墙一般的身材挡住,让他产生了王大海是在自言自语的错觉。

再加上招魂的时候,本来就应该是上自己最惦记的人身上,可亲妹妹的身不上,老婆的身不上,跟个妹夫感情能这么好?

而泡面头老公从头开始就是个路人甲,对姐夫的死除了害怕没什么表现,这就说明,既然不是关系好,那就是王大海恨妹夫。

对男人来说。什么恨能超过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所以我就疑心,那天根本就是泡面头老公把王大海给推下去的,当时围观群众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落水人的身上,没谁会留意桥上站着谁,自然不会被发现。

泡面头老公浑身跟筛糠似得哆嗦了起来:“我……我那天就是……”

“所以那天,你们俩那天肯定是要去摊牌的。”我接着说道:“王大海跟泡面头兄妹情深,又是个老婆奴,本来她们俩水火不容就头疼,你特么可倒是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一头猪拱人家两根白菜,最后还杀人,你说你缺德不缺德?给你来个十八层地狱百年体验券都不亏。”

“我缺德!我缺德!”泡面头老公双膝一软,就瘫坐在了地上:“可是……我冤枉啊!不是我推下去的,是他自己掉下去的!”

“啊?”我一瞪眼:“你俩摊牌,他不揍你,自己跳河?”

“也不是!”泡面头老公猛点头:“那天大舅子喊我过来,我就知道是为了啥事了,心里也挺害怕的,可是没想到。大舅子知道我不会游泳,是想着把我给扔河里去淹死我!我……我心里也害怕,可当时就是因为太害怕了,失去了理智,一通乱挣,也是因为我个子小,大舅子身材又笨,可不……可不大舅子就给掉下去了吗!”

啊?

“是真的!”长发女人忽然也跌跌撞撞的赶过来,说泡面头老公是世界上最老实的人,平时活在王大海和王二秀的淫威之下。一直是家庭里的弱者,两个人才同病相怜的,他害怕王家兄妹还来不及,绝不可能伤害王大海。

唐本初嘀咕了一句:“老实人蔫操蛋。”

泡面头老公就结结巴巴的继续说,说是这个西水塘本来也不深。加上好多人已经喊起来救人了,他心里害怕,跌跌撞撞的回家收拾东西打算逃跑,结果大舅子一直没提刀来砍自己,反而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心里既害怕也好奇,又心存侥幸,就一直跟在后面暗中观察这事儿,没跑。

你娘,合着这事儿是王大海杀人不成反送命?

那这样说来,第二件事情的疑问就来了,大家都知道,西水塘一直平安无事,怎么王大海落水就出现水鬼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来。王大海自己就是搞水产的,他这个身份,跟那条鱼的来历有没有什么关系?还是说……那条鱼本来是他扔进西水塘准备拿来整治泡面头老公的,结果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中招了?

于是我立刻说道:“这事儿发生之前,王大海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事情?”

泡面头老公平时看见王大海因为心虚躲着还来不及,自然说不出什么来,倒是长发女人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说道:“前几天,他是挺神秘的,老是半夜上地下室去,也不知道干啥,对了,他还跟个医生联系的非常密切,也不知道跟那个医生一天到晚干啥。”

我忙问他那个医生是谁,长发女人就答道,是县医院的小梁。

卧槽,我一下就愣了,这王大海跟小梁还认识呢?

雷婷婷早猜到了王大海找小梁干什么,有点幸灾乐祸:“这小丫头涉世未深,就是蠢,什么忙也肯给别人帮。”

我一打电话,小梁接起来还有点高兴,问我有什么事,我则直接问她。王大海前一阵找她到底干什么。

小梁一愣,才说道,王大海说最近在搞公益环保项目,让她联系医院里的垃圾,他免费给回收,县医院效益本来就不太好,这可能省不少钱,小梁还挺高兴的给联系了,又怯生生的跟我澄清她跟王大海只在以前是医患关系,不算特别熟。

医院里的垃圾,那不是用完了的药品盒子,就是手术室里的腐肉了。

错不了,那条化生鱼,是王大海自己用回收人肉养出来的!

你娘,真特么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唐本初王德光他们也弄清楚了:“这么说,是王大海自己作的?那,那现在怎么办?”

肯定不能把那个化生鱼留在西水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