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捞出来/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我又疑心起来,化生鱼的事情在先生里都是很生僻的,这王大海怎么知道的?

王德光拉过我:“老板,化生鱼的事情,咱们处理的越快越好,照着你说,那个化生鱼吃的人肉还不算太多,只长出了两只手,真要是长出了人身子来,那玩意儿就不好弄了。”

我就问王德光,怎么个不好弄法。

王德光答道:“这化生鱼真要是吃人肉吃到了那个程度,就能连活人也吃了。变成个妖怪,害人不浅不说还招死人……这种邪物坏风水,招灾引祸,碰了它。跟太岁头上动土一样,得倒霉几年。”

我猜到点什么了,就问王德光:“这玩意儿一般多长时间能变身?”

王德光摇摇头:“具体说不好,但是手脚长出来。那就快了。”

我恍惚想起来,那一片黑水之中,那玩意儿靠近尾部的鱼鳍上,显然也长出了两个小肉团子。照这么说,这货人肉没少吃,马上就要施展开来了。

只有沉着成型之前弄死了化生鱼,王大海才能摆脱伥鬼的束缚重新轮回。再把尸体捞出来——估计也被吃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了——我们的买卖也就做成了。

于是我瞅着那水面,寻思了寻思,就让王德光和唐本初先把泡面头送县医院,顺便去找小梁,给弄点能引出化生鱼的东西来。

王德光自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一口就答应了。

化生鱼引出来,再打捞的时候没有王大海捣乱,也就容易多了,我就让雷婷婷帮忙,看着这附近,这一时半会的,千万不能让人下水。

刚才被我这么一折腾,肯定是已经把化生鱼给得罪了,这会儿谁下去,谁就撞枪口上了。

雷婷婷就答应了下来,而长发女人和泡面头老公自己做贼心虚。哪儿还敢在这里看着,脚底抹油,美名其曰去照顾泡面头,跟着唐本初和王德光就也去了县医院。

这王大海兄妹俩也真你娘是造孽。

不过这事儿也不算难解决。比前几次可强太多了,竟然让人有点悠哉。

没成想,就在等唐本初他们带诱饵回来的时候,天才刚微微亮。忽然桥上就来了一帮人,个个身强体壮的,到了放生塘旁边就把衣服给脱了,全露出了硬邦邦的腱子肉。

我操?我俩眼一瞪。这是来了一群裸奔的还是怎么着?

没成想这些人重新换上了泳裤,奔着那放生塘就想跳。

我一瞅就傻眼了,赶紧拦住他们:“你们这是干啥?没听说这里闹水鬼吗?要游泳去龙潭河!”

“就是因为这里有这个水鬼的传闻,我们才特地过来的!”这帮小伙子定睛一看岁数都不大,一个个朝气蓬勃的,瞅着跟唐本初差不多,都带着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感觉:“所以我们才来当志愿者,帮着打捞那个找不到的尸体,你放心吧,不收费。”

剩下的小伙子也七嘴八舌的说没错,西水塘是县城的旅游胜地,被这么个无稽之谈给糟蹋的没人来也太可惜了。他们爱家爱国爱县城,这是给社会做贡献。

说着一个猛子就要往里扎。

我一阵脑仁疼,再一瞅他们这劲头,肩膀一顶就把那小伙子给震开了:“你们这不是找作死吗?”

这帮小伙子不乐意了,指责我就是宣传封建迷信的,说我是封建糟粕,社会的蛀虫啥的,跟高批斗差不多。

说真的,一看这些愣头青就怵头,他们半大不大,没有经验却有主见,还特别倔强,正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时候,跟他们硬碰硬真落不了什么好。

雷婷婷是个什么性格,生怕他们打了我让我吃亏,一下就过来拦在了我身前。动作利落的就开始热身,看那意思想着打一架以暴制暴。

我赶紧把雷婷婷给拦下了,说不至于不至于的,接着我就看向了领头的一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泳裤上写着个手写牌,是个“江”字,张嘴就说道:“你不好好学习,考试名落孙山。还有时间操心这个,不如多做作业多看会儿书。”

那个小伙子一听就给傻了:“你……你怎么知道我名落孙山?”

“因为这个字呗。”我指着那小伙子腰上的牌子。

这“江”者,不正是功名源远的意思吗?也就是求学路不顺畅,虽然是在考学的过程中。可考试结果肯定就有点危险了。

这帮小伙子估计都是一个班的,一下全被我给镇住了:“还真准……”

那身上写着江字的小伙子还是有点半信半疑:“那……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名落孙山?”

“这还用说,”我答道:“就是因为你在没意义的事情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最近是不是在玩儿一款外国游戏?”

那小伙子嘴张大了,其他的小伙子发出了倒抽冷气的声音。

江字,有一半洋一半工,可不是磨洋工的意思嘛,他是学生,总不可能是去钻研外国课题了,所以只能是在玩儿外国游戏。

这小伙子听了这个,一下就傻了,情绪都有点失控:“大……大师。那你看我,还有救吗?”

“好说。”我指着水面说道:“你们要是这次别下去送死,我就告诉你。江字嘛,也有沾水带半红的意思,半红呢,就是见血送命,所以要是执意下去我就管不了了……反正也上不来了,还操心以后的事情干什么?”

这话一出口,这几个小伙子不由自主都对水面露出了忌惮之色,为首的那个姓江的更是脸色煞白:“我不下了,我不下了,大师,你跟我说吧!”

我就说道:“江者,工出力为用功,而加刃加木,则为栋梁,用得上木头和刀子的……你是学雕塑的?把时间全放在木料和刻刀上,一定能成大器。”

“准!”一帮小伙子全心悦诚服:“确实神准!”

“没错,老江,我看你也别挖空心思讨好姜素兰了。”有人起哄说道:“还是好好学艺吧!”

姜素兰?我一愣,木匠师傅?一问之下,这帮小伙子都是唐本初他们学校艺术学院的雕塑系的,姜师傅正是他们客座教授。

真没想到这姜师傅这么牛逼,闹半天混的如此成功,我都没看出来。

想到这里,我忙问道:“说起来,你们为什么想起来上西水塘当捞尸体的志愿者了?”

没成想那小伙子还没开口,唐本初他们就已经回来了,一瞅这个阵势,跟要打群架似得,唐本初头脑一热一下就蹿了过来:“师父,这帮小子要干什么?”

“行了行了,”我摆摆手说道:“不是要打架……”

没成想我话还没说完,唐本初跟那个小江倒是瞅对了眼:“唐本初?”

“小江?”

“卧槽,这特么也太巧了吧,你们上这干啥来了?”显然,他们俩是一个学校的,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见过。

小江只得挺尴尬的把目的讲了一下:“本来是打算捞尸体的……”

“快拉倒吧,幸亏我师父拦下你们,要不你们早被吃的连屁眼都不剩了。”唐本初说着,拿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塑胶袋:“瞅着点吧你们!”

我知道,这就是他们从医院里弄来的腐肉了。

于是我就接过去,让他们都闪远点,就雷婷婷一直守在了我身边,那模样跟怕我掉下去似得。

我表示我不下水,只是把那个他们用来捞我的网兜给拿了过来,把血糊淋淋,腥气冲天的腐肉存在了网兜里,用以前在村里阴河捕螃蟹的法子打好了结,扔到了西水塘里。

瞅着这“饵料”,在场众人都差点给吐了,我则站起来,坐等那个网兜里愿者上钩。

小江瞅着我又瞅着唐本初:“这……管用不?”

唐本初则拍拍胸脯:“我师父出马,还没有不管用这么一说。”

而说话间,那网兜边缘的水面,真微微一动。

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