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搞偷袭/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你咋啦?”唐本初瞅着我:“是不是又有啥新线索了?”

我摇摇头,这西水塘的西南方向那么多地方那么多人,也未必就是我想的地方,还是先追上去再说。

于是我就让王德光看好了雷婷婷,我自己带罗盘去追。

雷婷婷不乐意:“我也去!”

我直接拒绝了,雷婷婷这不仅是落水呛水,估计还受到了惊吓,这个时候慌慌张张的做事,很容易失手。

王德光知道我的意思。有点担心:“老板,你一个人行不行?”

“那有什么不行的,”我说道:“一个人追起来更痛快。”

唐本初想跟上来,我摆了摆手:“别拖后腿了,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那个人是什么路数还不知道,小心为上。”

唐本初知道那个人可能是个硬茬,不带着他是怕他有危险,很惭愧的低下了头。

我揉了揉他头发:“行了,下次带着你,你要保护王德光和雷婷婷,水里的王大海还没弄出来,任务也是很重大的。”

唐本初一听我这个意思是把王德光和雷婷婷交给他了,这才重新跟打了鸡血似得点了点头:“师父,我办事。你放心!”

说着就跟小江他们讲好了,绝对不能再让人下水,小江他们点头如鸡啄米,瞅着我的表情老崇拜了。

我抄起了罗盘,就顺着指针跑。

这会儿天才刚亮,路上没什么行人,空气也挺清新的,都是树叶子和露水味儿,跑起来真是特别痛快,但是追着追着,果然还是到了我最不希望的那个地方。

姜师傅家的胡同。

之前小江说了,他是在姜师傅家附近遇上的那个人,那个人的意思,也是来找姜师傅的,我就猜那个人肯定求姜师傅也有事,果然,他带着化生鱼,又上这里来了。

指针不偏不倚的指着姜师傅家的大门,大门虚掩着,门槛上还带着点潮湿的痕迹,像是有什么水淋淋的东西在上面被拖行过去一样,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水腥气。

要是雷婷婷在这里,肯定光通过了这点气味儿,也能闻出不少东西,可惜我不会这门本事。

姜师傅家的地理位置我是门清的,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直接从一个废料垛上翻进了围墙,先从高处往下望。

姜师傅家还是老样子,木料和塑像堆的到处都是,我一颗心提起来。那个人找姜师傅到底啥事?难道求姜师傅雕个佛像?

这么想着,我凝气上耳,就开始听里面的声音,可偏偏里面乱哄哄的,像是开着电钻之类的某种工具。我光听见嗡嗡的声音,听不见人说话,心里也有点着急,就轻手轻脚的从围墙上翻了下来,躲在了门外边往里瞅。

这么一瞅不要紧。只见姜师傅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嘴上被贴了个胶布,只有俩眼睛露出来,正崩发出了熊熊怒火,而一个年轻男人正斜斜的站在了姜师傅面前。像是在想什么,手里提着一个网兜,里面果然是化生鱼。

你娘,这是绑架啊?

而那个年轻男人身材是跟我很像,但我看不见脸,也无法确定是不是“我兄弟”,只见他一手提着化生鱼,一边就在姜师傅屋里乱翻,像是要找什么东西。

奇怪了,姜师傅这里除了木料,还能有什么值钱的?

但是显然这个狗日的没什么好心,不管是想干什么,也都不能让他得逞,我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进去了,姜师傅一抬眼看见我。跟看见救星似得瞪大了眼珠子,我怕姜师傅一挣扎惊动了那个人,赶忙示意姜师傅别吭声,我杀他个猝不及防。

姜师傅会意的点了点头,而这个时候,那个人正好猛然把头给扭过来了。

卧槽,我赶紧一拧身躲在了一个二郎神像后面,正好那个二郎神像肌肉发达,能把我完全挡住。

透过二郎神飘带上的空隙,我看那个年轻男人是跟明星出街似得,把脸包的这叫一个严实,他显然也发觉了屋里有异动,连忙转身四下里找,我仗着身体瘦,兜兜转转躲在哪里都容易。他找了半天没找到,似乎也疑心是自己看错了,就重新四处乱翻了起来。

他这警戒心一下去,我绕到了他身后,凝气在手,一雷击木就下去了,但是没成想我刚抬手,化生鱼倒是一下发现了我,俩眼睛瞪的老大,剧烈的在网兜里面扭动了起来!

你娘。这坑爹货,早就应该宰了它!

果然,那个年轻人被网兜里的化生鱼一引,猛地回过头,一看到了即将落在脑袋上的雷击木,猛地一偏头,雷击木“当”的一声,正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这一下劲头可不小,那年轻人帽檐下的眉头猛地就皱起来了,忍不住也呻吟了一声。

而那个人既然也是行里人。肯定也修行行气,他身上的行气也不弱,一股力道透过雷击木反回到了我手上来,把我握着雷击木的虎口都给震的生疼。

好哇,势均力敌好,咱们就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没成想,这个人墨镜后面的眼睛一看见是我,顿时就给愣了,显然认识我。

我心里也嘀咕了起来,立刻大声喝道:“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那人像是怕我。禁不住周身就是一个哆嗦,我心里越发纳闷了,这狗日的怕我干什么?

而正在这个时候,那个人趁我一不注意,转身奔着外面就跑,我哪儿容他在我眼皮子底下给溜走了,灌足了气劲儿,奔着他就扑了过去。

虽然我体重不沉,但是力气大,这一压之下。只听那个年轻人嗓子卡啦一声,就被我压的吐出了一口血来。

他身手不错啊,按说怎么也能跟我正面刚一场,怎么看见我还跑?

我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一把攥住了那个人的脖子:“跑跑跑,看你他妈的还往哪儿跑!”

说着,反手就要把那个人给拽起来,那个人像是狗急跳墙,一松手,把化生鱼给松开了!

“嘶……”一阵很难听的声音从化生鱼嘴里发出来。有点像是毒蛇咬人的劲头,可那玩意儿记性不错,咬我吃亏,倒是记住了,身子一甩,就直接跟个围脖似得缠在了我脖子上,那两只人手,也直接往我眼睛里抠!

要不说化生鱼能藏人的邪气呢,特么人的阴招都学会了,我手上用了力气,一把先攥住了那两只人手,那人手不是跟人一样吗?我没客气一下就掀开了它好几片指甲。

人都知道十指连心,那鱼也一样,当时疼的身体就抽搐了起来,缠我脖子的劲儿更大了,这一缠且把我给缠的眼冒金星,差点没吐了,但手上劲儿没小,又一把将那人手的指头直接掰断了好几根。

卡拉拉,这就是不是脱臼了。而是真断了,那化生鱼疼的细长的身体在我脖子上打了挺,噼里啪啦跟抽耳光似得,但这一下我脖子就松开了,赶紧喘了一口气,觉得眼睛都给勒充血了,眼前是一片血红。

而在这一片血红里,我看见那个人已经趁机从我身下爬出来就要往外面跑,我一把将化生鱼从自己脖子上抻下来,奔着他就甩过去了。

化生鱼被我整治的除了疼什么也不知道了,一下缠在了那小子身上,气劲儿上来,将那小子的脖子给勒住了!

那小子本来就慌张,再被化生鱼缠住,一头就栽倒在台阶上,把七仙女的雕像骨牌似得撞翻了一片,自己被压在下面了。

我立刻跑过去,一把将那个人的口罩墨镜给扯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