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不认主/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瞅那张脸,我一下就给懵逼了。

只见这小子脸上好地方少的很,这里青那里肿,被打的跟猪头肉似得,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满脸是淤血,鼻梁子的形状本来应该挺好看,可现在估计是断了。包着好大一块纱布,药味儿扑鼻。

难怪戴墨镜戴口罩的,我还以为是不想被人给认出来,感情是让人给揍成这卵样了。

“这事不是我先招惹你的,”那个人一抬头就咬硬:“可我真没想到我就养了个化生鱼,也被你给找来了,行内也有行内的规矩,不能因为我打不过你,你就一辈子欺负我……”

这声音虽然惊慌发抖,但显然跟我自己的声音根本不一样。

这一下我就确定了,这狗日的身形虽然跟我有点相似,但确实不是“我兄弟”!这从我打他那一雷击木。自己没疼,就猜出来了。

可眼看他这么怕我,肯定有什么内情,于是我就模棱两可的问道:“好哇,不敢招惹老子?这么说你还记得老子呢?”

“当然记得!”那人一咬牙,声音有点倔强:“我这一辈子没吃过什么亏,第一次有人把我给打成这样,我怎么可能忘了,但是这次化生鱼难得,我都养到了这个份儿上了,要我放弃,我真是不甘心!我也知道惹不起你,这不就想着拿回来拉倒,面也不想跟你照的,可你……你还是把我给找到了……”

我这个人一直懂规矩,打架很少打脸,更何况这个人身手不错,如果他是我打的,我绝对不可能不记得,显然,他是先遇上了“我兄弟”,从“我兄弟”那里吃了亏,后来逃走了,才养的化生鱼。没成想又碰上了跟“我兄弟”一模一样的我跟着掺和这件事情,估计也是一个自认倒霉,觉得我阴魂不散要弄他。

不过既然他遇上过“我兄弟”,估计怎么也能找点线索出来。于是我就又问道:“那你知道上次我为什么打你吧?”

“死也忘不了!”那人梗着脖子,带着点不甘心说道:“其实也是因为你媳妇太漂亮了,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死人,所以想跟你抢。这不就得罪你了吗?”

果然,我心里一提,这个狗日的是遇上我兄弟和芜菁了!

我立刻把那人的衣领子给提起来了:“你说清楚了,你特么的在哪儿看见的?”

“啊?”那人一愣。微微一眯红肿的眼睛,瞅那意思像是对我起了疑,我立刻也反应过来了,这小子不傻,为了避免这小子发觉我跟“我兄弟”不是一个人,耍了花样,我一巴掌就扇在了他脸上:“别特么的给我考虑,立刻说!”

这一巴掌劲儿不小,也算给唐本初和雷婷婷报仇了,那小子本来脸上就有伤,被扇的发蒙,才说道:“是在西水塘后面养化生鱼的时候看见的。你们俩半夜正过桥,我……我没忍住摸了你媳妇屁股一把……”

我操,你他妈的连我媳妇屁股也敢摸!

一股火撞上脑门子,我甩手又是一个巴掌:“后来呢?”

那小子被我打的嘴角都流血了:“后来,后来我就想抢,你不就把我给打了吗?你出手太快,我自问也算是有点身手,可真看不起你怎么出的手!你先扇了我的脸,接着打了我肚子,最后还用了这个雷击木……主要还不是因为你的雷击木够硬!”

言下之意,吃亏只是吃在了雷击木上?

我心里咯噔一声,卧槽。这雷击木本来就不多见,何况还是金丝檀木的料子,照着这个稀罕程度,我从没想过这世上居然有两个!

这个是干爹给我,那另一个雷击木,难道也是干爹给“我兄弟”的?

那他妈的不可能,除了我,谁特么敢认那种干爹啊!

“你说。你说再也不想看见我了,”那小子继续咬牙切齿的说道:“可这次明摆着是你找上的我!”

这倔小子看来没骗我,这么说,“我兄弟”和芜菁果然已经从石头镇来县城了,我手指头攥的生疼,我特么非找到他不可!

在西水塘附近么?

“嗯嗯!”忽然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挣扎的声音,我回头一看。这才想起来姜师傅还给绑在凳子上呢!

“您等着,我这就给您解开啊!”我又从旁边把托塔李天王和哪吒三太子父子俩的雕像给搬过来,压在了那倔小子身上,把他镇的跟五行山下孙悟空似得动弹不得,就奔着姜师傅去了,先把姜师傅嘴上的胶带给撕下来了。

这一下把姜师傅给撕的倒抽凉气:“你小子对老年人就不能柔和着点?”

“这不是长痛不如短痛嘛!”我一边给姜师傅解绳子,一边问道:“说起来,您跟这小子是个什么仇啊?把您捆成粽子了都。”

姜师傅一听这个。柳眉倒竖,气的跟炸了毛的猫一样,噼里啪啦的就说道:“我跟他能有什么仇,我都不认识这小王八蛋,上次来了一趟,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非得管我要引元丹,你知道。我现在哪儿还有引元丹?这小子不信,说有法子让我说出来,我当他发癫,也没往心里去,结果这次他带着化生鱼,二话不说,进来就要打劫,说再找不到就让化生鱼咬我。逼我说,我岁数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碰上跟我打劫的!”

我回头瞅着那个小子:“你翻来找去,找引元丹?谁告诉你这里有引元丹的?”

那小子还是一副很骄傲的样子,昂着下巴不肯说话。

你他妈的跟谁装逼呢?

我低头一看,那条化生鱼被我甩的早就气息奄奄了,也被压在了那些雕像下面,几根手指头全被我掰的支离破碎,但嘴还张着,看意思再吃点人肉就欢腾起来了。

于是我把那化生鱼提溜出来,搁在了那倔小子脸上:“得了,那我把你对姜师傅说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你,你要么就讲,要么,就给化生鱼吃。”

化生鱼这玩意儿是六亲不认的。你别想它能认主,之前王大海苦心喂养它,反倒是被它吃了成了伥鬼,就看出来了。

那小子头一歪:“你放鱼咬我吧。”

你娘,够重义气的,演江姐呢?

“行吧。”我把那鱼围在了这小子的脖子上:“我倒是知道有个叫郭洋的,倒是从这里偷过引元丹,我还揍过他一顿,要不我问问他?”

“你揍过郭洋?”那小子一愣,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了:“难道,你……你是商店街的李千树?”

“你还挺见多识广,”我满意的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你爸爸我。”

“我早该想到了,”那小子一咬牙:“除了你,没人敢跟我们阴面先生找茬!”

菜的抠脚,是我找茬?是你们多行不义必自毙。

显然郭洋上次在姜师傅这里吃过我的亏,知道我跟姜师傅有交情,所以不想跟我碰面,喊了这个愣头青来了。

那小子因为一脸伤,也看不出什么脸色,但显然伤重的五官都给拧起来了,他咳嗽了一声:“你靠近一点,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但是事关重大,我不想让那个老太太听见。”

这么神秘?该不会是想耍什么花招吧?可这小子压的动弹不得,耍也没法耍了,我就低下了头:“你可以说了,不过我提前告诉你,你要是敢骗老子,保准你吃不了兜着走……”

结果我话还没说完,只听姜师傅忽然大喊了一声:“千树,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