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砸场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我先吃了一惊,接着就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真碰上他了!

一手暗暗凝气,藏在腰后,跟提着把刀似得,带着一股萧杀之气,我就过去了,打算先把他掀翻了再说。

我甚至已经在构想。先打他哪儿?

就算打他我自己会疼,我特么的也不管,强忍着,也非特么把他打一个妈都不认识!

尤其他在人群之中那个神态,看的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娘,侧着脸,神情冰冷,仿佛鹤立鸡群,绝世出尘一样,你他妈的装逼给谁看?

但我不得不承认,那死玩意儿确实气质比我好,总是一股就算不张扬却也锋芒毕露的感觉,难怪女人都喜欢霸道总裁。

我决定了,先打他眼眶子。

而没成想。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后面扳住了我的肩膀:“看你眼生啊,你是哪一家的?”

我一愣,立刻先把气控制住了,看也没看那个人就挣脱开了:“我现在有点急事……”

而这么一错眼,“我兄弟”的身影竟然消失了!

一颗心像是从九天坠落到地狱,你娘,那死玩意儿上哪儿去了?

不行,年会上就算人不少,可范围也已经是缩到最小了,我特么的非把那小子给找到不可!

这么想着,我穿过人群就往“我兄弟”刚出现的地方冲。

“年会上能有什么急事,”

刚才那个人也是特么的无聊,可能为了表现亲热,往我肩膀上的劲儿使的大了点,还想把我给拉回去:“咱们看岁数应该是同辈,要不交个朋友吧?这一行,朋友多了好办事……”

我这满脑子想的都是“我兄弟”,猝不及防被人来了这么一下,加上跟丢了“我兄弟”是急火攻心,身体没跟刚才一样受控制,一把扣住了那人的脉门,往后一翻,自己都没反应过来,那人就被我咚的一声,重重摔到了后面。

你娘,随着那个劲头从我手上出去,我才跟被人泼了一盆凉水似得清醒了过来,这下子坏了!

果然,刚才还喧闹无比的年会随着这一声巨响,瞬时就安静了下来。我脑袋上跟开了聚光灯一样,所有的视线都投在了我头上。

我特么的没忘,能上这里来的,都是业内的大佬,卧虎藏龙。我要是在这里闹事,那离着被圈子封杀也不远了……

而那个人果然也跟我岁数差不多,穿的非常体面,只是这事儿实在尴尬,他一张挺白净的脸涨红了。估计没这么狼狈过:“你这是什么意思?”

“跟你说了,我有急事……”

“就算是有急事,你至于打人?”那个被我掀翻的人好像人缘不错,有他朋友把他拉起来了,对着我怒目而视:你说。你是哪一家的?哪里来的本事,连茂先生的孙子也敢打!”

卧槽,我一下就懵逼了,好巧不巧,这个年轻人,是老茂的孙子?老茂现在在“上头”的地位,那肯定是炙手可热,我特么的打了他孙子还能落好?

“既然你太岁头上动土,那我们就奉陪,不然你以为我们茂家没人了!”那个人话音未落,抬手就冲着我砸了下来。

我也知道,“茂家”不一定是老茂家里人,他门生弟子满天下,加上自己手眼通天的关系,在圈子里是不次于陆家的大门大户。真要是动了手,那对我来说是跟上金乌牒一样的危险!

“不是,你听我说,刚才就是个误会!”我赶紧举起手先装怂:“我也跟茂……先生说了,我真有急事!”

可越看我是退让的意思,赶着给小茂溜须拍马的就更有底气了:“你现在怂了?刚才不是还挺牛逼吗?”

说着,越看我无意打架,还以为我害怕了,越出手都是狠招,那意思就是想把我给打出了丑,好给小茂把面子捞回来!

当然,这几个小年轻的身手很嫩,我动真格的一个能打他们十个,但我今天上年会的目的不是为了打架扬名立万,而是为了追“我兄弟”和看郭屁股。哪一件事儿都是越低调越好,怎么偏偏还把我给招到了台面上来了!

草泥马,我怎么这么背!

“没错,敢欺负茂先生的孙子,这个小子是不是活腻了?”身边的人也都议论纷纷:“还是他想趁这个机会在圈子里出名?”

“白长得那么好看,”连那几个小姑娘也窃窃私语:“没想到是个心机boy。”

“这种班门弄斧的,每年年会也不少见,不就是想出名想疯了,不过一般都是自己丢人罢了。”还有人嘲讽的说道:“好看有什么用,冲着这个气质身板。也知道不是干大事的。”

大事你个几把毛。

特么的,眼看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一合计,不行我就挨一下,算是我为刚才的事情赔礼,把这事儿给扛过去再说?这种幺蛾子耽误的时间越短越好,万一“我兄弟”通过这事儿发现我也来了,那肯定更不会让我给找到了!

没成想,头皮都硬了预备挨打,那一拳头却怎么也没落下来。

我一抬头。看见一只手从我身后伸出来,在我前面攥住了那人的手腕,看样子没用什么力气,可那人的手已经痉挛成了鸡爪子的模样,我一回头,看见了那双再熟悉不过的死鱼眼。

“不好意思,里面我看有误会,”陆恒川那个气势跟我确实完全不一样,就算长的真是文弱,可偏偏真有一种过人的气派:“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别这么着急,先把话说清楚了,不然茂先生是出名的门风严谨,真冲动酿错,面子上也过不去是不是?”

这话说的特别得体,一方面肯定了老茂,一方面却又挑战了老茂,不卑不亢不说,甚至气场还压了对方一头。

我忽然觉得,陆恒川跟“我兄弟”在某种气质上很相似。像是只斜斜在人群里一站,就能发光。

草泥马,为什么老子不是这种人?

那人一愣,没话反驳不说,显然也认出了陆恒川来:“你是陆家的……陆家的……”

陆恒川手没松,却露出了一个很和善的笑容:“陆恒川。”

我见得多了,他净用这种笑容骗人!

而陆恒川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周围人议论的中心顿时就转到了他身上:“陆家的长孙,据说年轻有为,办事特别靠谱。”

“可这种大少爷。怎么认识这么个毛头小子?”

“是有点奇怪……”

而这个时候,雷婷婷早也过来了,就算一身华美,也跟个保镖似得挡在了我前面冷笑:“千树,有人要打架,怎么不带上我?”

雷婷婷一出现,想着给老茂溜须拍马的那几个脸色一下全变了:“婷婷姐?”

人群里更是倒抽冷气:“是雷婷婷,武先生里最出名的,还是个女人,一向是行里的传奇。”

“外号叫武神的是不是?拳脚很硬,据说买卖做的特别利落,没她打不过的行尸。”

“老……老板……”王德光也跑了过来,一脸无奈:“你怎么又惹麻烦了,这里的麻烦惹不得……”

“你听见没有,唐志鹰管他叫老板?”人群更是跟炸了锅的似得:“真的假的?”

“刚才雷婷婷管他叫什么,千树?”忽然有人反应过来:“是不是上了金乌牒的李千树?”

好了,这下我算是彻底出了名了……

“怎么回事,”忽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谁这么厉害,要在年会上闹事?”

这个声音一起,整个场子全跟按了静音一样。没声了。

真正的大佬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